第六章 我也喜欢你(h)
    第六章 我也喜欢你(h)

        一直到十月份,林月才被人保组放出来,也许是她交待的材料够多了,也许是实在耗了太长时间,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后来哥哥在信上说,上面的风向开始变了,情况也许很快就会好转。对于政治这些,她不太了解,但确实被这封信安慰了不少。

        不过稀奇的是,她被关押的时候安兰时不时地去看一眼,现在她出来了,安兰反而不出现了,好像在故意躲着她。

        林月直接去了安兰家,还没放工,家里只有小花在。小花很久没看见林月,高兴得不得了,又是招呼她坐,又是给她倒水。

        “小花,不用忙了,又不是第一次来,这么客气做什么?”林月笑着阻止她。

        “林姐姐,你先坐,我姐应该很快就回来了。”

        果然,不到半小时安兰就回来了,她看见屋里的林月时愣了一下,随后撇开目光,走进屋问道:“你怎么来了?”

        “我不能来吗?”林月反问。

        安兰顿了一下,说:“没有,你随便。”

        “小花,不用准备太多菜,随便吃点就好。”林月站起身冲灶房里的小花喊,然后对安兰说,“去外面吧,我有话问你。”

        两个人来到林月之前住的房子,里面很干净,床上铺着凉席,好像有人打扫的样子。林月没想太多,径直问道:“你为什么躲着我?”

        “我没有。”

        “没有?你当我傻吗?”林月睨她一眼,在床边坐下,“说吧。”

        安兰闷不吭声地在那站了半天,林月失去耐心,一把拉着她坐下,然后直接跨坐在她腿上。

        “磨叽什么呢?”

        安兰看了她一眼,欲言又止。

        林月右手探到她腿间,揪住那个长条状的东西,威胁性地捏了捏。

        “说不说?”

        本就旷了很久的大家伙被林月细软的手握住,像吹气似的立马膨胀起来。林月状似惊讶地哦了一声,好整以暇地看着她。

        看到自己这么不争气,安兰又急又恼,在她的目光凝视下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把自己心里的纠结想法全部说了出来。虽然支支吾吾,言不达意,林月还是听明白了。

        她先是愣住,然后低头笑了。

        “你,你笑什么?”安兰坐立不安。

        “我笑你像个傻子。”林月贴近她,离她的脸只有几厘米。

        “我……我怎么了……”

        林月没有回答她,而是直接吻住了她。她非常主动强势地侵入对方口中,安兰不知所措地被她带着走。

        一吻终了,林月微微喘息,却见安兰还是一脸迷茫,忍不住咬牙在心里骂了句脏话。

        “我的意思是,我也喜欢你,明白了吗?”她一字一句地说道。

        好不容易消化了这个信息,安兰欣喜若狂,她激动得语无伦次,只知道抱着林月傻笑。

        “你那天……”安兰犹豫着问道。

        “哪天?赶你走的那天?”

        安兰轻轻点头,林月叹息一声,道明了自己当时的想法。

        安兰性子冲动,如果情况不对,很有可能做傻事,只有坚决地推开她能稍微促使她冷静。而且在安兰第一次溜进去之后,村长就来找过她,大概意思就是,现在风向不明,劝她最好和安兰保持距离,以免连累她。

        也是在想到自己会连累安兰而决定“推开”她的时候,她才猛地看清自己的心意。

        “原来是这样。”安兰恍然大悟,笑嘻嘻地搂着她,“我还以为你讨厌我呢。”

        “我讨厌你会让你干我?”林月白了她一眼,无语。

        误会解除,两人搂着腻歪了一会,安兰感觉身下憋得快炸了,忍不住伸手抓着火热的性器撸动,一边在林月耳边低声说。

        “我想日你。”

        “一会就吃饭了,小花会发现的。”林月心虚地看了看外面。

        “可是我忍不了了。”安兰可怜兮兮地看着她。

        林月心里也很动摇,安兰憋得慌,她又何尝不是呢。

        “这里……”林月迟疑地四下看了看。

        “这里很干净的,我基本每天都收拾。”安兰立刻表示,“这凉席就是我铺的。”

        “你不在自己房间睡,在这里铺凉席干嘛?”林月敏锐地发现问题。

        “呃……”安兰不自在地摸了摸鼻子,说,“我晚上睡不着觉就会来这个屋睡。”

        “嗯~?”林月似笑非笑的反问,“在你的房间睡不着,在这就能睡着了?”

        “这里是你睡过的嘛……”安兰小声说,“我就想着你在这里手淫……”

        “好啊你,真是大色狼。”林月笑意渐深,攥住她腿间的硬物,“说,在这干了多少次坏事?”

        “呃哈……”安兰低喘一声,“记不清了,反正这床上、墙上、桌子上都被我射过……”

        毫不掩饰的露骨低语让林月禁不住一阵阵发热,身下悄然溢出一股湿滑的液体,她面色微红,低声说道:“去锁门。”

        这就是同意的意思了,安兰兴奋异常,两步跑到门口拴上门之后抱着她滚到床上。因为要速战速决,两人只褪下裤子,早已彼此熟悉的身体刚一接触就迫不及待地连在了一起。

        “嗯……慢点……”

        林月搭在她屁股上的腿稍微用力压了压,制止了她想要抽动的动作。虽然勉强插了进来,但小穴润滑还不太充分,加上这么长时间没做,被粗大的性器撑得有点疼。

        安兰耐不住地喘着粗气,硬挺的肉棒被紧紧含住,久违的销魂感让她恨不得立刻狠狠进攻,可是顾及到林月,她只能强忍着,十月份的天气已经微凉了,她硬是憋出了一头薄汗。

        林月见她忍得这么难受,心里一阵疼惜,伸手勾下她的脖颈吮上她的唇,小舌在唇上安抚似的轻舔,然后和对方探出的舌头纠缠在一起。安兰反客为主,压着林月百般缠绵,以转移注意力。

        身子瘫软下来,小穴深处像终于被凿开的泉眼,汨汨涌出清流,却又被粗长的侵略物堵在里面,空虚而又饱胀的双重刺激让林月忍不住轻轻动了动屁股,无需开口,安兰就领悟了她的意思。

        嵌在洞穴中的肉棒突然尽根抽出,在龟头堪堪滑落时又狠狠地顶进去,大量淫液被挤得飞溅而出,发出响亮的水声。林月没忍住叫出了声,赶紧咬住下唇,她面色潮红,呼吸急促,虽然两边屋子隔了些距离,她还是怕被小花发现,只敢低声哼哼着。

        安兰可顾不了那么多,大开大合地抽插起来,仿佛要把前段时间的性爱全做回来,每一下都又深又重,不停撞击着闭合的宫口。

        过于强烈的快感让林月受不住,又不能放肆地叫出来,只能咬住自己的胳膊,用痛觉提醒自己保持理智。肉棒每一次进出都狠狠地擦过她的敏感点,然后重重地撞在宫口,她仿佛能感觉到上面突起的青筋。

        安兰疯狂的架势让她有些慌,她夹紧双腿,尽量限制她的抽插幅度,然后在她腰上用力掐了一把,压抑着的声音沙哑中带着哭腔。

        “呜……你……不要命……了……哦……轻点……”

        安兰捞起她的腰,在她光滑紧实的屁股上揉了一把,低沉道:“别夹着我……日得不爽……”

        “啊……混蛋……你是爽了……我……要废了……”

        “不会的,小逼这么厉害,哪会坏,乖,松开点,不然我可硬来了……”安兰亲了她一下,低声威胁道。

        “呜……王八蛋……”

        林月无力地松开腿,安兰笑着轻咬了一下她的鼻子,俯下身子,在她耳边说道:“真乖,别咬自己了,咬我吧。”

        身下的肉棒再次凶猛地进攻,林月一口咬住她的肩膀,呜咽着任她蹂躏。

        好在这不要命似的交合没有以前那么长时间,安兰也无意忍耐,狂风骤雨宣泄过后畅快地射了出来。大量浓稠的精液射进小穴深处,林月眼前一片白光,身下不受控制地喷出大量液体,仿佛失禁一样,她下意识狠狠咬住安兰的肩,浑身痉挛了两下,颤抖个不停。

        “呼……好爽……”精液还在时不时射出一股,安兰趴在她身上,下意识耸动屁股延长高潮的快感。

        林月好半天才醒过神,松开牙齿,感觉嘴角都发酸,不过安兰就惨多了,肩膀上深深的牙印,再用点力恐怕就要渗血了。她轻轻摸了一下,声音虚弱的问道:“疼不疼?”

        安兰根本不知道她在说什么,挺了挺腰,体内的性器隐隐又有硬起来的迹象。

        “不疼,爽。”

        林月无语望天,拍了她一巴掌。

        “快起来,小花该来了。”

        安兰不想动,她还没尽兴呢,只想插在这湿软的地方不想出来。

        “好啦,快点,晚上让你肏个够,现在不行了。”

        有了她这句承诺,安兰终于依依不舍地抽了出来。这次真的是够疯狂,只做了一次床上就一片狼藉,白浊的精液流出来,覆在湿透的凉席上,色情得过分。林月脸上又一阵发烫,刚刚高潮时失控的感觉应该不是尿尿吧?

        虽然林月嘱咐过,小花还是尽可能地做了相对丰盛的晚饭。

        “小花,说了随便吃点就行,怎么还炒了肉。”林月笑着道。

        “姐姐让我买的!”小花笑容灿烂,小孩子嘛,平时不容易吃一回肉,当然开心了。

        林月都不知道安兰什么时候跟小花说的,眼含柔情地看了她一眼,安兰不自在地低下头。

        “快吃饭吧……”

        知道她有这份心意就行了,林月体贴地把肉都让了给小花吃。

        晚上留宿顺理成章地留宿,虽然之前也有几次下山住过,但距离她上次来也已经快一年了。

        偌大的院子还是她们三人,关系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林月站在屋前巡视着熟悉的院子,看见墙边废弃的牛棚时她想起被安兰堵住威胁那天,忍不住笑了。

        “笑什么呢?”安兰刚从屋里出来就看见她清浅的笑容,问道。

        林月突然有了个大胆的想法,她贴到安兰耳边,压低声音说道:“我们在牛棚里做一次吧。”

        安兰心脏一跳,看了看堆放干草柴火的棚子,回过头盯着她,她脑子里已经出现各种各样的淫靡画面。

        “骚货,这么浪?”她舔了一下林月的耳朵,低声调侃。

        夜色深沉,明亮的月光跟两人打破关系那个夜晚一模一样,照在院子里两个赤裸纠缠的人身上,隐隐反射出瓷白的光芒。

        林月被安兰抱在怀里,大腿紧紧环绕在她腰上,安兰赤红的硬物刚好插在她穴里。两人结合着从房内出来往外走,粗长的肉棒随着走动一下下地戳刺,林月搂着她的脖子,舒服地低声呻吟。

        安兰抱着她走动的同时挺腰耸动,感觉还挺刺激,于是在接近牛棚的时候她突然拐弯,往院子另一边走。

        林月夹了她一下,问道:“你干嘛。”

        “我觉得这样肏也爽。”

        安兰托着她的屁股,让硬挺的肉棒更方便在里面进出,她就这样抱着林月在院子里一圈圈转悠,两人结合处不断有液体滴落下来,几乎洒满了整个院子。

        但这样的进攻总归比较温和,林月每次在高潮边缘都被打断,被折磨得不上不下,水流个不停。

        “嗯……阿兰……别玩了……我想要……想让你用力干我……”她在安兰耳边哼哼唧唧。

        她不常这样亲昵地叫她,但每一次都让安兰心里甜蜜无比,她抱着安兰走进棚子里,门口放着一个大石磨,刚好可以把林月放在上面。

        “阿月……”

        安兰满怀柔情地在她脖子上细细密密地吮吻,身下的进攻却异常激烈,肉棒在绯红的小穴钻进钻出,引得林月娇吟不断。

        “啊……快……我要到了……哈……用力肏我……”

        终于酣畅淋漓地到了高潮,林月软软地靠在她身上,心满意足地呢喃。

        “好舒服……你好棒……好喜欢你……”

        外面终究不方便,安兰带着她回到自己的房间,那张熟悉的床上。

        一切在这里开始,也在这里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