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搞了18岁的司理
    【番外】搞了18岁的司理

    18岁的司理怔愣在原地,既是被面前小女孩的狂言妄语吓到,又是源于自己的秘密被人发现。

    “安啦~没有其他人知道的,我说了我是你未来的老婆嘛~当然知道你有阴茎喽。”边程程一边解着司理的皮带,一边抬头向司理眨眼,稚气未脱的脸上现出一副情欲,烫了司理的眼。

    司理脑中一片混乱,不知该作何反应。她心中竟然不讨厌边程程的行为,甚至相信了边程程的话。

    边程程掏出了司理半硬的肉龙,一只手扶着有点重,她双手捧着白嫩的肉棒,握着中部上下撸动,抚摸着司理肉柱上凸起的根根青筋。“嗯哼,挺沉的。”

    “唔……你放手……”司理敏感的稚嫩肉根经不住撩拨,几下抚摸便站立起来。她说出的拒绝听着却像柔声的勾引,让边程程听得攻魂猛涨,发誓要给司理的第一次最好的体验。

    “不放。不想要的话就推开我啊。”边程程如是说着,却趁司理想逃的时候张口含住了司理的龟头。

    “啊———”司理哪受过这种刺激?阴茎突然进入了温热湿滑的口腔,让她惊呼出声。司理的身体疯狂颤抖着,理智告诉她应该推开边程程,但是内心的魔鬼却让她纵情其中,司理红着脸蛋受着女孩的猥亵。

    “呜呜……”边程程大力吮吸着司理的肉茎,双手还在刮擦肉棒上的青筋。她的舌头绕着司理的龟头转圈,有力地刮擦着司理的冠状沟,舌尖甚至想要往马眼里钻。

    “啊啊啊……”灭顶的快感让司理的整根肉棒被戳得颤抖,内里沿着尿道传来的酥麻让司理的精液都绷不住了。

    边程程死死嘬紧司理的滚烫肉棒,脑袋前后晃动着吞吃肉根,她嘴里泛滥的口水与肉棒进进出出混合,制造出【咕啾咕啾】的淫秽水声。

    虽然下着雪,但是深陷欲海的两人都不觉得冷。尤其是边程程浑身燥热,恨不得扒光衣服和司理滚成一团。

    “嗯啊……啊啊啊……”司理闭着眼背脊紧紧靠着电线杆子,陌生的感觉让她几乎要失控。她的小腹一阵抽搐,肉棒也被尿意充满。司理咬着唇乞求着边程程放自己的肉棒一马。“想、想尿尿……你快吐出来啊……”

    边程程怎么可能放开?口中的肉棒凸凸跳动着,她知道司理即将高潮,于是连忙加快了吞吃肉棒的速度,她奋力吮吸着司理肉棒的精华,脸颊都用力到凹陷。

    “呜啊啊————”司理肉棒猛地一抽搐,臀部奋力前挺,尿道里一股热流汹涌喷出马眼,让她长吟出声。

    分贝极高的叫床声将草地里藏着的猫儿都吓跑了。

    【咕咚咕咚……】边程程则大口大口地吞下司理的香甜浆液,舔去嘴角的余精。边程程手里继续撸动着司理的肉根,射出的精液涂满了司理的肉棒,作为润滑不会导致过度摩擦。

    “我、我不行了……”司理知道这人又要来一发,第一次被口角的小处女司理连忙求饶,说出了司理日后不可能会说的言论。

    “你可以的。”边程程的手指抠弄着司理的龟头、戳着司理凸起的冠状沟,生生将那疲软的肉棒活了过来。边程程看着手中勃起的肉根,私处的肉穴猛地一跳、挤出一股热流来,她的内裤已经完全濡湿几乎要滴出水来,不得不吃进肉棒解决欲望。

    司理靠在电线杆上,眼睁睁地看着边程程折磨自己。

    边程程将自己的裤子褪到膝盖处,背过身来用屁股对着司理。她握着司理湿漉漉的肉棒就向自己的私处怼去,肉缝里早已泥泞不堪,此时贴上了巨大性器,更是激动地跳动了两下。边程程呼出一口气,猛地向滚烫肉根坐了下去。

    稚嫩的肉穴被巨棒戳开,痛得两人同时颤抖惊叫出声。

    “啊———”司理的肉根挤入狭窄的穴口,撞散了山路崎岖的嫩肉,深深地卡在了边程程的甬道里。肉穴甬道比嘴巴还要紧致,夹得司理几乎要昏厥过去。

    “呜啊啊————”边程程的处穴也痛到不行,她体内的肉棒滚烫存在感极强,边程程适应了一会儿便猛地呼出几口气缓解自己的疼痛。她夹了夹阴道确定自己骚穴的状态,之后就开始了前后吞吃司理的肉根。

    “唔啊……疼……”司理粗壮的阴茎又被夹了两下,痛得她双手紧紧掐着边程程的纤细腰肢,上身忍不住微微弯曲,胯部确是扎实挺出的,任由边程程掠夺自己的肉体与灵魂。

    “唔啊……好大……”边程程咬着牙踮着脚,艰难地吞吃着司理的肿胀阴茎。但她竭尽所能,尽量快速地前后移动,在司理的肉棒上前前后后。

    “嗯那……啊……”司理的肉根逐渐适应了那崎岖的甬道,她的肉棒裹满了边程程的春水,变得游刃有余起来。边程程的吞吃逐渐不能满足她的快感阈值。

    边程程全然不知司理的变化,还在呼呲呼呲用力

    于是,受着性本能驱使,司理握着边程程的腰肢凶猛冲撞起来,第一次的她不知道轻重,在边程程逼仄拥挤的肉穴里疯狂抽插起来。一时间透明的淫水迸射,边程程的骚穴嫩肉被带出挤回,反反复复的。

    【啪啪啪】的肉体撞击声在寂静的雪中,十分清晰抓耳。

    “唔啊啊啊……太、太快了……”边程程的肉穴被摩擦地几乎要冒火,饶是她也有些承受不了。

    “啊!!”边程程的媚肉突然被戳到,让她的叫声突然高亢。

    “嗯那……”司理无师自通,针对着甬道上壁凸起的G点疯狂撞击,她似乎变成了个打桩机,即使马眼里窜出了热液也不停歇。

    “啊啊……啊啊……”边程程的叫床声都被戳得逐渐破碎,她的双腿酸软,体力也渐渐跟不上了。边程程干脆用后背紧靠着司理,让对方支撑自己。

    “唔嗯……”司理双臂紧紧箍着身前的边程程,抽插也逐渐掌握了技巧,随着边程程的叫床反馈调整自己的肏弄速度,寻找出了先慢后快再慢的方式。她的肉棒不知疲倦地戳弄着边程程的G点,小腹里送出一股热流,冲向她的尿道里。

    “呜啊啊……”边程程的G点媚肉被戳的异常肿胀,身体不自觉地发麻,她的肉穴痉挛般颤抖收紧着,夹着身体里的肉棒,一波波蜜汁跟着涌流而出。

    “程程……”司理不知为何,竟然闷哼着叫出了边程程的名字,这个名字好似有魔力,她含着“程程”的发音,竟然身体一僵硬、肉棒一紧,浆液如同火山爆发喷出了马眼,射入了边程程的花心之内。

    “啊啊啊啊————”边程程听着司理叫了自己的名字,心满意足地登上了高潮。

    ……

    边程程醒来后,捞起司理就来了一发。

    ……

    ……

    ……

    后来的后来。

    边笑竹上了寄宿中学后,司理和边程程便提前中年退休了。

    两人的日常就是一同游山玩水,如同20岁的情侣一般——没日没夜的做爱。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