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钢铁森林
番外篇(二):PRICELESS TREASURE(下)
    番外篇(二):PRICELESS TREASURE(下)

    蒋诚的心情显而易见地低落下来。

    林秋云为他精心准备了一桌的饭菜,周松岳还特意从附近店里拎回来一个蛋糕,全家为他庆生。

    蒋诚很懂事地吃饭,点蜡烛,在生日歌中许愿,然后对林秋云和周松岳说:“谢谢爸,谢谢妈。”

    可是周瑾没有从他脸上再看到白天那种开朗的笑容。

    简单的庆祝过后,蒋诚直接回他的房间了。周瑾跟在他身后,尝试敲了敲门,蒋诚说自己要睡了,让她也赶紧回去睡觉。

    周松岳晚上要去派出所值勤,林秋云一贯睡得早,九点多钟,周家的小院就已经陷入漆黑的宁静中。

    周瑾在自己房间的大床上滚过来、滚过去,始终睡不着。

    她在想,是不是自己把那些人赶走,惹得蒋诚生气了?或许他们那些刺耳的话,蒋诚根本不会放在心上,她大惊小怪的,那么无礼地对待客人,反而让蒋诚失去了他的朋友。

    她忽然想起自己的礼物竟然忘记送给蒋诚,忙穿上毛绒绒的睡衣外套,趿拉上拖鞋,往蒋诚的房间走去。

    黑漆漆的夜里,他窗户上却冒着一点点淡光。

    门还没有锁,周瑾轻手轻脚地推开一条门缝,她看到蒋诚坐在床上,旁边搁着手电筒,一束光照亮他手里的高达和透明胶水。

    在微弱的光线里,蒋诚以压抑不能再压抑的声音哽咽着,小心翼翼用透明胶粘着那条手臂。

    他想,这是周川最喜欢的手办,如果修不好怎么办?

    他会被周川讨厌吗?

    他不该那么虚荣,那么好面子,从一开始就该告诉那些人,这都不是他的东西。

    或许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

    怎么办?怎么办?

    他反复安装了很多次,都没办法把高达恢复成原来的模样。

    灯“啪嗒”一声亮了,突如其来的光线让蒋诚惊诧片刻,回头看向门口。

    周瑾一下就撞上蒋诚湿润的黑色眼睛,心脏像是被只无形的手捏了捏,窒息又疼痛。

    她飞快地移开视线,假装没看到他的眼泪,却注意到书桌上摊开一个墨蓝色的笔记本。

    她心里叹气,知道蒋诚又在记账了,记着他们为他过生日大约花了多少钱,且是记多不记少。

    蒋诚急忙抬手抹了一把泪,用若无其事的语气对周瑾笑道:“你怎么来了?又睡不着了?”

    “我来给你送生日礼物。”周瑾也不问他为什么哭,走过去,乖巧地将礼物放到床上,“拆开看看。”

    蒋诚把礼盒拆开,发现是一件黑色毛衣,面料柔软,他立刻套在身上,尺码刚刚好。

    在纯黑的衬托下,蒋诚的脸上有种男孩子特有的俊气,神采飞扬的。

    周瑾说:“真好看,这样冬天去体育馆打篮球,也不用怕着凉了。这是我和妈妈一起挑的,你喜欢吗?”

    蒋诚眉眼上立刻有了笑容,兴高采烈地说:“恩,喜欢!”

    周瑾看着他爽朗地笑,也开心起来,她蹬掉拖鞋,爬上床去。

    蒋诚不着痕迹地将高达和胶水都藏在身后,他不想让周瑾看到他出糗,看到他狼狈。

    周瑾伸手拥抱住蒋诚,像个小大人一样,抚摸着他后脑上柔软的头发。

    她轻声说:“那些人在背后说你坏话,就不是真正的朋友。你有我就够了,以后我一定年年陪你过生日,还有爸妈,我们都不会说你坏话。”

    蒋诚听她左一个坏话、右一个坏话,似乎比他自己还要在意,笑着回答:“我知道。”

    周瑾不免注意到他身后的高达,想了想,然后松开蒋诚,说:“快到元宵节了,我偷偷买了一点烟花,我们出去放烟花吧。”

    “太晚了,会吵到别人。”蒋诚说,“你不是怕响吗?”

    她还怕打雷。

    周瑾说:“不响不响,我特意买了只会亮的那种。你穿好衣服,在院子里等我一下。”

    她又从床上跳下去,一溜烟儿跑出了门,却没有直接去拿烟花,而是到正堂客厅用座机给周川打了一个电话。

    她掩着话筒,嘀嘀咕咕了一阵。

    电话那头,周川打着哈欠,答应道:“好,好,我跟他说。”

    周瑾忙向院子里站着的蒋诚喊道:“哥打电话过来了,他找你!”

    蒋诚踌躇了一阵,没有犹豫,直接去接了电话。

    周川声音明亮又朗然,向他祝福:“阿诚,生日快乐!”

    蒋诚沉默片刻,选择跟他坦白:“对不起,大哥,我今天把你房间里的高达弄坏了。”

    周川满不在乎,“那有什么?坏了就坏了。”

    他的宽容反而让蒋诚心里更难过,他再次说:“对不起,我一定想办法还给你。”      

    周川沉默了一下,略严肃地回答道:“小瑾说你为这事儿伤心,我还不信,现在信了……蒋诚,像个男子汉一样主动承担责任就够了,不过一件小东西而已,怎么能跟我弟弟的生日比?”

    周川叫他弟弟。

    蒋诚抿了一下干涩的嘴唇。

    周川笑了笑,继续说:“而且小瑾让我跟你说,每个人到了生日这天就会自动升级成世界上最宝贵的小孩子,什么高达低达都比不上。”

    周瑾也在旁边偷听,一见周川直接出卖了她的名字,急着否认道:“不是我说的,是妈说的。”

    周川笑得更开怀。

    蒋诚也望着她笑,周瑾更不好意思了,低下头。

    因为周川晚上还要训练,两人没能通话太久,他简单问了问家里的情况,还拜托蒋诚照顾爸妈和周瑾。

    蒋诚一一答应。

    挂掉电话以后,周瑾立刻举起她藏烟花的小箱子,对蒋诚笑得眼弯弯,“走!”

    她拿上周松岳的打火机,跟蒋诚离开家,去到巷子口。

    黑夜里,周瑾点亮一根“仙女棒”,细微的呲呲声响起,星一样的火团在闪烁,照亮她和蒋诚的脸。

    周瑾晃起仙女棒,嘻嘻笑着,脸颊和鼻尖被冻得通红,于是把半张脸都缩进了厚厚的围巾里。

    蒋诚看了她一会儿,心情很快轻松下来,他低声说:“今天吹蜡烛的时候,我没有许愿,我把这个愿望让给你,小五,来。”

    他也点燃一根仙女棒,对周瑾说:“许愿。”

    周瑾生怕来不及,忙双手交握,闭上眼直接祈祷:“我希望蒋诚能一直住在栀子巷,永远和我们在一起。”

    蒋诚一愣。

    周瑾见自己说得足够快,没有错过时间,雀跃地蹦了两下,对蒋诚说:“这样行吗?”

    她歪头看向蒋诚,蒋诚能清晰地看到火团在她眼睛里跳跃。

    很亮,像星星一样。

    没多久,焰火熄了。

    蒋诚一个没忍住,笑出了声,“傻瓜,说出来就不灵了。”

    周瑾忙捂住嘴巴,慌张地看向他,说:“我怎么把这个忘了!”

    “那怎么办?”周瑾再抽出一根仙女棒,“不行,刚才那个不算。”

    “算的。”

    蒋诚拍拍她的脑袋,认真地承诺道:“小五,我会记着你的愿望。”

    朋友不朋友的,他也不想要了,他还有周瑾,有周川,有真正疼爱他的爸妈……

    即便没有什么真正属于他也没有关系,因为他有了非常想珍惜的东西。

    蒋诚帮周瑾再点燃一根仙女棒,递到她手里,看她挥舞着手臂,在夜里划“流星”。

    2月14号,他过了一个很好的生日,有人替他许下很好的愿望。

    永远在一起。

    只有纯真赤忱的少年才相信这种傻话。

    因为他们还不知道,人会遗忘,会再遇新欢。

    然而再短暂也好,因为此刻,星火绚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