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钢铁森林
136
    136

    一泼鲜血横溅而出!

    戚严眼前一黑,短暂地没了知觉。右眼流下黏热的鲜血,他抬手捂住,疼在一瞬间炸开。

    戚严弓起腰,后知后觉般,沉闷地痛吼出声。

    周瑾本来要直接扎向他的喉咙,可戚严反应得太快,她只伤到他的眼睛。

    此时周瑾的体力已经近乎透支,她清楚自己没有跟戚严纠缠下去的资本。

    她褪掉高跟鞋,光着脚爬起来,往外跑去。

    撞出了门,长长的走廊上,一片灰暗。

    一侧是挂满画框的墙壁,另一侧墙上凿开了一扇扇长方形的窗户,透过飘着灰尘的玻璃,周瑾能看到外面漆黑的天,和有些晦暗的月。

    她顺着墙壁往前跑,中途看到一部电梯,按了两下按钮后没有任何反应,死路。

    此刻,周瑾警觉回头,眼见戚严已经追出来。

    他的右眼被划伤,失去一半的视野,连走路都变得踉踉跄跄,出门后,险些撞到墙上。

    模糊的目光,追逐着那抹红影而去。

    戚严喘着粗气,他痛到极点,反而疯狂大笑起来。

    “好,有意思!更有意思了!”

    他说过,无能下贱的反抗最有意思。

    猎人要永远享受捕猎的过程,享受猎物的挣扎与反抗,只有这样,得手的那一刻才有意义。

    周瑾听到戚严的声音,不敢再停,继续往前跑,走廊的尽头是楼梯。

    她拖着腿,一阶一阶下去,头顶上方回荡着戚严清晰的脚步声。

    嗒,嗒,嗒——

    他似乎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适应了疼痛,充满玩味、故意拉长着语调地唤她:“周瑾,周警官,宝贝——?”

    太让他意外了。

    一开始,戚严没把周瑾看作对手,在他眼中,周瑾就是任人宰割的小羔羊。

    现在,这只小羔羊划伤他一只眼睛。

    失明?疼痛?这不是戚严会畏惧的东西。

    淋漓的痛反而让他的神经似过了电一般。

    戚严抚摸着自己的胸口,心脏在他掌下怦怦乱跳,还有什么能比现在更令他兴奋吗?

    他无比贪恋这种感觉,心跳与痛苦,都是存活的证明。

    他不急着将周瑾杀死了,他要捉到她,再去亲吻她的嘴唇,好好品尝她的味道。

    周瑾忍着眼花缭乱,拐弯到了楼下的一层,放眼望去,这里是没做任何隔断的大平层,堆放着乱七八糟的东西,抬头还能看到楼上的走廊。

    她看不太清楚,也没有太多时间看。

    继续往下,就到了一楼。

    周瑾极力奔跑着,她注意到一扇门,从里侧拉门把手,来回咣当好多下,拉不开。

    她心脏不安狂跳,如芒在背。

    那一个黑黢黢的身影站在走廊尽头,匍匐在地上的影子仿佛化作噬人的怪物,正朝她一点一点靠过来。

    戚严捂着脸的手垂下来,鲜血顺着他的指尖滴落在地。

    朦胧的月色中,他右半张脸全是血,左眼的瞳孔却因兴奋和性欲放大着,模样狰狞可怖,如同恶鬼。

    他低声问:“周警官,迷路了吗?”

    周瑾不得不再放弃这扇门,继续往前奔跑,除了自己粗重的喘息声,周瑾听不到任何声音。

    逐渐地,她前方的走廊在一阵阵模糊中扭曲、旋转。

    周瑾已经很疲惫了,双腿跟灌了铅似的,疼痛又沉重,她用仅存的意识,找到一个可以打开门的房间。

    里面摆放着家具,都用黑色的防尘罩套住,周瑾咽了咽发干的喉咙,踉跄着跑到一个沙发后,屈膝将自己藏起来。

    夜间的寒冷一点一点往她肌肤里渗。

    周瑾细微发着抖,握紧手里的玻璃片,她在想,这次以什么样的角度刺过去,能划破戚严的大动脉。

    不能再失手了。

    周瑾喘着气,眼皮越来越沉重。

    她想,不能昏过去,至少现在不能。

    戚严一个房间一个房间地找,步伐不疾不徐,在静寂的别墅里显得尤为轻慢。

    他推开一扇门,摸到把手上残存着黏腻的血迹,唇角不禁勾了勾。

    周瑾听到他的脚步声,越发捏紧手里的玻璃片。

    借着微弱的光线,戚严看到沙发脚下露出的红色裙角,脚步一顿,随即笑道:“抓到你了。”

    电光石火间,玻璃片闪着光芒,自戚严后方刺来,戚严像是早有预料一般,转身,牢牢地擒住周瑾的手腕,反手一拧。

    周瑾大痛,手指失却力气,玻璃片应声而落。

    戚严猛地将她推到墙上,周瑾的脸撞到墙壁,冰冷坚硬的质感令她浑身上下都发起寒颤。

    她眉头深皱,挣扎了几下,却没能逃开戚严的钳制。

    戚严空出的那只手摸上她裙角,果然被她撕扯掉了一块。

    知道用红裙做诱饵,躲在后方偷袭,然而戚严已经失去一只眼睛,可不会再看轻了她。

    戚严张嘴咬住周瑾的耳朵,嗤笑道:“小聪明。”

    周瑾后背已经被冷汗浸透了,可浑身上下的疼痛都不及耳朵上的这一点,心里有说不出的恶心。

    她说:“戚严,你真以为自己这次还能逃得掉吗?”

    “逃?失败的人才会逃。”戚严说,“江寒声正带着警察赶过来,我原本打算把你和他们一起埋葬在这里,给我哥哥偿命,不过现在我改变主意了。”

    他轻笑,语气中充满了诱惑性,“你弄瞎我一只眼睛,要还。”

    周瑾不在乎他的任何威胁,她独独听清了两个字——“埋葬”。

    怎么埋葬?

    ……

    警车红蓝灯光闪烁,映照得夜空颜色变换。特警队已经赶到棕森滩,围绕别墅实施布控。

    谭史明指挥人帮江寒声穿上防弹衣。

    这时,白杨抱着电脑从车上钻下来,递给江寒声一个耳麦,说:“座机电话。”

    江寒声接过来,将麦扣在耳侧。

    谭史明打了一个手势,示意附近的警队成员安静。

    很快,电话接通。

    江寒声盯着远方一排排漆黑的拱形玻璃,率先开口:“我到了。”

    高处狙击手透过瞄准镜,看到一处窗帘飘动,随即向指挥车报告位置。

    “三楼。除了他,没有发现其他可疑人物。”

    戚严躲在窗帘后,透过一点缝隙,他能看到漫天闪烁的警灯。

    他没有一丝慌乱,沉着地跟江寒声对话,“你来迟了,江教授。”

    “周瑾呢?”

    “你想听听她的声音吗?”

    他手边放着一个相机,没有画面,却有周瑾痛苦的叫喊。

    凌厉的寒风掠过身后的丛林,枯叶发出哗啦啦的声音,江寒声在风中僵了五六秒。

    江寒声的沉默,让戚严恶趣味地笑起来,他问:“满意吗?”

    江寒声冷冰冰地说:“周瑾是你唯一的筹码,戚严,别让自己失去谈判的资本。”

    “放心,我说过,游戏才刚刚开始。”

    戚严将说:“如果要谈判的话,还是面对面比较真诚,江教授,我等着你。哦,对了,你可以带着那些警队的饭桶一起进来,我十分欢迎。”

    话筒连接着笔记本电脑,周瑾的声音,谭史明、白杨,还有坐在车里的蒋诚都听得清清楚楚。

    谭史明神情凝重,对江寒声说:“现在我们对别墅内部情况不了解,视野不行,狙击手无法开枪。”

    江寒声说:“我知道,让他们原地待命,我进去跟戚严交涉,等确保周瑾安全以后再行动。”

    谭史明看着他还没有恢复的右腿,皱眉道:“不行,这太危险了。”

    江寒声说:“没有其他更好的选择。”

    一般的绑架案,绑匪都会提出两个条件,第一,准备好赎金;第二,别报警。

    戚严不图钱财,此次绑架周瑾,为的就是报复江寒声。而且,他明明知道江寒声是重案组的顾问,与警方联系十分密切,却从未要求过他别报警。

    戚严或许已经做好一手准备来应付警察。

    无论是怀光连环杀人案,还是“8·17”劫枪案,警队已经付出过太大的代价,不能再有任何牺牲了。

    江寒声穿好防弹衣,沉吟片刻,对谭史明说:“请戚真和简良到现场。”

    蒋诚从满是阴影的后方走上前,脸部线条冷硬到极致,说:“我帮你。”

    ……

    别墅内,天花板上的小灯泡投射下冷蓝色的光线,满地沾了血的纸团,戚严的右眼覆了层纱布。

    眼球的伤口显然让他的一切动作都背负上浓浓的痛苦,他咬住牙,朝自己的胳膊上注射了一针。

    液体一点一点推进体内。

    很快,戚严闭上眼,仰头深深地呼吸了几声。

    在他的后侧方,三脚架支起的相机上,指示灯在有规律地闪烁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