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钢铁森林
119
    119

    周瑾知道这事需得有张有弛,不能逼得太过,让他恼到自己。

    她说:“那我睡地上。”

    江寒声一怔,没想到周瑾真要打地铺,自己又不好再开口让她回来。

    周瑾铺好被褥,让江寒声把枕头递给她,伸手打开小小的床头灯,再蹦着把卧室的大灯关了。

    床头灯的光色昏黄柔和,整间卧室都静谧下来。

    周瑾麻利地钻进被窝,对他说:“明天你真要去学校上课吗?你腿伤还没好全,到时候我开车送你。”

    江寒声抿住不自觉扬起的笑,没有拒绝。

    床很大,可江寒声就睡在床的边缘,他下方不远处就是周瑾。

    两人隔着一段距离。

    或许有这么一段距离也很好,他们得以更好地看清彼此。

    自结婚以后,周瑾就被各种事情与秘密缠绕着、束缚着,工作一停下来,无边的疲惫就会涌上心头。

    现在有江寒声在身边,她反而轻松起来。

    她是经过风击浪卷、伤痕累累的船,江寒声是港湾。

    周瑾扭头,朝江寒声望过去,忽然问:“你每次都是用什么方法找到我的?”

    “……”

    “老实交代。”周瑾威胁。

    江寒声说:“我在你手机里装了一个定位系统。”

    周瑾:“什么时候?”

    “三年前。”

    周瑾没想到那么早,反问道:“怎么可能?你长得这么好看,我要是一早见过你,肯定不会没有印象。”

    “……”

    明明是眼里心底都被蒋诚霸占着,才会看不到其他人。

    江寒声尽力忽略周瑾的调戏,说:“重案组跟东城区刑侦大队每年都会打一次游戏联赛。”

    “哦。”

    周瑾恍然大悟,江寒声在东城区警界里人脉广泛,找到机会不是难事。

    江寒声继续说:“还有,戒指。”

    戒指现在就被周瑾戴在脖子上,她颈间泛起了一丝丝异样,周瑾嘴巴里五味杂陈,说:“你这做得有点太过分了。”

    周瑾作为刑警,自认在专业方面还是有些敏感意识的,可江寒声跟了她那么久,她竟然一点也没察觉。

    任谁被这样无声无息地跟踪着,多少都会有点胆寒。

    被周瑾指责,江寒声也不为自己辩解,低声说:“我知道这样做不对,抱歉。”

    周瑾听他又道歉,手指捻着婚戒,轻轻叹息了一声。  

    江寒声以为她不开心,说:“那些东西,我会删掉的。”

    “就这样好了。”她伸出手去,勉强够到江寒声的脸,她指腹在他额头上轻掠了一下,笑盈盈地看着他,“我更不想让你为我担心。”

    被她抚摸过的地方有些痒。

    周瑾很快又紧张兮兮地问:“……不过,你有监听吗?”

    江寒声窘迫起来,解释道:“还没到这种程度。”

    周瑾大松一口气,说:“那还好。”

    至少在她可以接受范围之内。      

    现在天气越来越冷了,房间里还很暖和。周瑾拉了一下被子,让自己窝得更舒服,嘟囔着说:“等下雪的时候,我们一起去堆雪人吧。”

    江寒声低声道:“我不太会。”

    “巧了,巧了。”周瑾笑嘻嘻的,“我非常会。”

    “……”

    周瑾安静下来,渐渐寻找到睡意。

    江寒声的腿还在隐隐发痛,很难睡得安稳,半夜醒来,床头灯还亮着。

    他去捏开关,低头看见周瑾又跟以前一样蹬开被窝,腿和手臂都裸露在外。

    江寒声只好起身去给她拉被子,又拿住她凉丝丝的手臂,轻轻塞进去。

    周瑾似乎觉得冷了,侧身蜷缩起来,睡衣领子歪斜,露出半边肩膀。

    她白皙的皮肤上绽开几处小小的擦伤。

    柔软的、还有一点点狼狈的周瑾太容易令人怦然心动,江寒声舍不得再离开,躺到她身边,把周瑾捞进自己怀里抱着。

    他是病入膏肓的怪物,周瑾是他的药,止痛的药。

    ……

    翌日,周瑾开车送江寒声去科大,他上午有两节课,一直到中午十二点才会结束。

    不过周瑾因工伤还在休假,时间充裕,她索性留在科大逛了逛校园,等江寒声上最后一堂课的时候,她又跑去旁听。

    江寒声讲课刻板严肃,不过因为他本身刑侦经验丰富,征引案例是信手拈来,听着倒也有趣。

    一直到下课,几个学生去讲台上围着他,问问他的身体,又问了一些有关他们课题项目的问题。

    周瑾耐心等着,坐在教室里,正用手机翻着一些以前周川在特警队时拍过的录像。

    学生当中有人提到他们之前种着玩儿的玫瑰花全枯了,又问上次给江老师剪去的那束玫瑰花到底送没送,师娘喜不喜欢一类的。

    江寒声目光投向后排座位,周瑾感受到他们的视线,有些茫然地走过去,问:“怎么啦?”

    她看那些学生很好奇地打量她,又不好意思开口,便主动自我介绍道:“你们好啊,我是江老师的……”

    周瑾停了停,小声问江寒声道:“我现在算什么?”

    “……”

    周瑾看他一脸无语凝噎,只好说:“女朋友。”

    那些学生看她的眼神更怪了,有个心直口快的人直接问:“可是江老师不是结婚了吗,为什么还有女朋友?”

    周瑾憋着笑。

    “周瑾……”

    江寒声怕再发展下去,搞不好酿成天大的误会,很快跟他的学生介绍说:“这位就是我爱人,周瑾周警官。”

    因为这群学生一直在做犯罪研究的课题,平时跟江寒声交流比较多。

    偶然有一天,他们发现江老师突然戴上了一枚结婚戒指,禁不住好奇问他。也就在那时候,江寒声跟他们提及过,他的新婚妻子是个刑警。

    在学生眼中,江寒声并不属于很严厉的那一类老师,但为人却很少玩笑,比较正经,只那天提到他妻子的时候,江寒声眉眼含着笑意,有些格外温柔的风采。

    今日得见周瑾的庐山真面目,忍不住多打量了好一会儿,之前还以为江老师的妻子该是个多厉害的女人,现在看着,厉害少一点,活泼更多一些。

    在这众目睽睽之下,周瑾觉得自己像个猴。

    江寒声很快把他们撵走了,教室里很快就剩下他们两个人。

    周瑾倚靠在讲台旁边,微眯着眼看着江寒声,问:“那现在你还想不想离婚了?”

    江寒声有些无可奈何,沉默半晌,他问:“一起去吃饭么?”

    周瑾:“好,我想见识一下你们科大的食堂!”

    “……”  

    江寒声不太喜欢吃食堂,不过周瑾跃跃欲试,显然对此很感兴趣,他就没拒绝。

    周瑾搁下手机,替他收整着笔记本。江寒声无意瞥见手机屏幕上的周川。

    周瑾注意到他的目光,说:“是我哥以前在特警队时留下的录像,他们对抗演练,我哥拿了第一名。还有李景博呢。”

    江寒声静默片刻,像是注意到什么,按下播放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