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钢铁森林
116
    116

    不需要工作的时候,江寒声就会过来跟着周瑾,有时候是开车,有时候是走在她的身后。

    那时周瑾已经剪成短发,转进重案组,是组长谭史明的徒弟。

    从她和蒋诚的家到重案组,需要坐116路公交车,通勤四十分钟。

    早晨上班前,她会在家附近的早摊买豆浆和包子吃。江寒声也尝试过,味道并不怎么好,还不干净,可是周瑾喜欢,所以他吃过很多次。

    她跟谭史明下现场,起初见到尸体就会呕吐,大约过了半年情况才好转。

    她工作拼命,为查案子,经常到处跑,有时候忙起来,一整天连口水都喝不上。收工回到重案组,通常已经很晚很晚,如果还来得及赶一趟末班车,她就会回家;来不及的话,她就在备勤室里睡。

    她生活很简单,不是工作,就是在休息,休息的时间很少,大概是因为周川的案子没有水落石出,她觉得自己有片刻放松都是一种罪恶。

    江寒声离周瑾最近的一次,就是在周瑾下班的某个夜晚,那班公交车上。

    她坐在靠窗的位置。

    江寒声戴着黑色棒球帽,将帽檐压得很低很低,半张脸隐没在阴影里,沉默地守在周瑾的身后。

    刚过了两站,周瑾就开始昏昏欲睡。人睡迷糊了,身体就慢慢朝一侧滑,险些栽下去的那一刻,江寒声几乎是下意识用手背扶住她的脑袋。

    周瑾没有醒,他松不开手,手背上细腻的触感让他心跳急促,他知道自己不该再靠近了,可他那些深不见底的欲望和渴求在放肆叫嚣。

    江寒声忍不住地想,就这一次。

    他坐到她的身边,让周瑾靠在他的肩膀上。

    江寒声紧张得浑身僵硬,可当时,周瑾靠着他安睡,呼吸声起伏悠长,公车在路上平稳地行驶,偶尔轻微颠簸两下,车窗外是深沉的夜,还有星一样的灯……

    时光宁静到仿佛停止,他有着从未有过的心安。

    那晚夜色很好,周瑾在他身边,他看着玻璃窗外流淌的街景,连风都是柔和的。

    离开之前,江寒声用很轻很轻的声音跟她说:“周瑾,明天见。”  

    就这一次,仅此而已。

    江寒声从来没想过打扰她的正常生活,他想要的是看着周瑾肆无忌惮地走在阳光里,为此,他做她脚下的影子。

    影子可以不被看见,却会一直存在。

    周瑾听他说这些,沉默了一会,问:“你就为了一块不知道丢到哪里的怀表,跟了我三年?”

    “是。”江寒声将话说到这个地步,已经不惮于承认,“那块怀表,是你哥哥周川的东西。”

    周瑾轻皱眉头,回想起周川似乎真有过一块怀表,是奖赏,也是他的荣耀,周川用不上那么文雅的东西,她却很喜欢。

    周川本来说好要送给她的,她跟他讨要,周川却神神秘秘地说,已经把怀表送给了另外一个更需要它的人。

    她没想到这个人会是江寒声。

    周瑾越听,心头就越沉重,她想到小时候与江寒声的那些模糊的记忆,再想到结婚后的种种……

    周瑾忽然呵出一口气,像是在释放某种沉重感。她闭上眼睛,手抵着额头,低声道:“怎么会有你这样的人?”

    江寒声看不到她的表情,无法精确捕捉她的真正情绪,以为她是难能接受。

    他道歉:“对不起。”

    周瑾苦笑了一下,“对不起?你好像总在跟我说这句话。”

    江寒声的自厌在默默发酵,他说:“那天你不该来相亲,不该走进那家餐厅,更不该答应跟我结婚……”

    他性格里有卑劣的偏执,偏执到只要周瑾。

    以前觉得自己只要能远远看着她就足够了,可一旦真的有了拥有她的机会,那些偏执就会化作无穷无尽的占有欲。

    江寒声知道自己会嫉妒,可他自以为能将这份嫉妒控制得很好,永远不会凌驾于爱之上。

    他以为自己可以不在乎蒋诚,不在乎她跟其他男人有亲密举止,可与周瑾在一起的时间越长,他就越难以忍受。

    难以忍受别人碰她一根头发,难以忍受她对其他人的关心,更难以忍受她和蒋诚的纠缠不清……

    他渴望周瑾爱他,只爱他,最好比爱蒋诚还要深沉,还要坚定。

    他的灵魂贫瘠又空洞,周瑾是他的宝藏,两个人在一起,他将无穷无尽地向她索取,得不到时,就会控制不住地想要伤害她、霸占她。

    “我很痛苦,周瑾,我讨厌我现在的样子”

    江寒声如弦一样绷紧到极限的身体,在说出这句话后,终于崩断。

    他伸手将周瑾的头按到自己的肩颈处,声音有些不正常的颤抖,“别跟我在一起了。”

    周瑾抬手回抱住他,贴在他胸膛里,闷闷地说:“那你以后也别喜欢我了。”

    江寒声心脏仿佛停了一下,他抿起唇,低声说:“好。”

    他忍下胸腔里翻涌的痛苦,松开手,要将周瑾放开,跟她好好交代一下离婚后财产分割的事。

    可周瑾搂着他,手臂没有丝毫放松,反而越抱越紧。

    “周瑾?”

    他颈肩忽然有些热热的湿意,让他惊住。

    周瑾在哭?

    “换我喜欢你好了。”

    “……”

    周瑾咬了咬发颤的齿关,说:“我会喜欢你,喜欢到你不讨厌自己为止。江寒声……怎么会有你这样的人!怎么会有你这样的人?”

    她攥紧他身上的病号服,闭着眼流泪。

    五年前,遭受周川的死亡,蒋诚的背叛,她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撑下来的,那段日子仿佛让她心上缺失了一大块,跟口窟窿似的,回头再看一眼都觉得冷飕飕的。

    可当她知道,知道那段她一个人穿梭在冰冷的钢铁森林中、只能用无休止的工作来麻木痛苦的时光里,原来还有江寒声陪着她,守着她……

    那块填不上的窟窿一下被暖意充盈得满满当当。

    周瑾眼睛酸热。

    原来她还是被偏爱的,还是被眷顾的。

    *

    再谈两章恋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