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钢铁森林
108
    108

    周瑾晚上没回家,索性就睡在宿舍里凑合了一宿。睡到第二天上午,有人哐哐敲门,周瑾以为打雷,整个人一下就醒了。

    她先是迷蒙一阵,看窗外天色果然阴沉沉的,又听到敲门声,才反应过来有人。

    她穿上鞋去开门。

    因为脚刚被玻璃扎过,虽然伤口不深,但走起路来还是疼。她一瘸一拐挪到门前,拉开门,高大的身影便笼罩下来。

    她抬头,见是蒋诚,今天罕见穿了一整套警服。他摘了警帽,头发打上发胶,额头与眉目露出来,五官显得格外英俊,因此肃整的警服到他身上,也给穿出了风流倜傥的味道。

    蒋诚手臂撑在门框上,居高临下地看着周瑾,问:“你真睡在这儿?”

    周瑾见是蒋诚,烦心事铺天盖地袭来,也提不起多大精神,说:“我加班。”

    她又瘸又拐地去拿外套穿上。蒋诚看她走路不太对劲,问:“脚怎么了?”

    周瑾说:“没事。”

    蒋诚拦在门口,周瑾侧身想要出去,蒋诚握住她的双臂,又重新将周瑾推回来。

    两人离得近了些,蒋诚身上烟味淡了很多,警服上有肥皂那种特殊的清香。

    “小五,你能别这样对我吗?我不知道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你不喜欢我,我认了,可我们从小一起长大的,不做恋人,连说句话都不行?”

    “我没有。”

    蒋诚轻佻地看着她,“真没有?”

    周瑾看他又摆出以前那副无赖的样子,又好气又好笑,踢了他一脚,“真没有!我就是有点累了。”

    蒋诚抱着吃痛的地方,佯装疼道:“我这是新制服,弄脏了你给我洗么?”

    周瑾有些好奇,问:“哪儿找来的?”

    蒋诚站好,往后退了两三步,立正站好,问她:“让丹姐给我准备的,怎么样?像不像你以前梦中情人的样子?”

    他跟姚卫海说过,无论如何,也想以警察的身份,回去再见一见周瑾。

    所以他站在这里,接受周瑾目光的检阅。

    周瑾定定看了他一会儿,然后说:“很好看。”

    蒋诚:“……你没有别的话想跟我说?”

    此时,一位警察跑上来,对蒋诚说:“蒋警官,那边已经准备好了,谭队叫你下去。”

    他看了眼周瑾也在,又说:“师姐,正好,谭队也在找你。”

    蒋诚遥遥招了下手,“好,这就过去。”

    周瑾穿上外套,尽量忍着脚下的疼痛,让人看不出异样,说:“走吧。”

    周瑾和蒋诚一起来到了监控室,谭史明先跟蒋诚握了握手,又把目光落到周瑾身上,哼道:“报告写得不错。”

    周瑾眼睛一弯,“以后能出外勤了吗?”

    “看你表现。”谭史明拍拍她的肩膀,表示认可,转向蒋诚说,“我们需要你指认视频中参与非法贸易的人员。”

    蒋诚说:“没问题。”

    紧接着,一排一排的嫌犯依次走进指认室,蒋诚从中指认了恒运物流中参与非法贸易的主干人员,一共三个,之后分别带进审讯室。

    他们三个人一开始什么都不说,即便是面对交易视频这样的证据,他们也是装疯卖傻,一问三不知。

    越是逼问,他们越是动摇,心理防线压到最后的极限,他们死死守住,长久没有开口。

    谭史明估摸着他们的精神已经被磨耗得差不多了,最后让蒋诚亲自进去负责审问。

    当蒋诚穿着警服,进到审讯室,那被羁押的男人看到蒋诚,结结实实一愣,下意识喊了声:“阿诚?”

    蒋诚懒懒笑起来,过去给他递了一支烟,说:“老熟人了,就不用做自我介绍了吧。”

    他没有接过烟,蒋诚也不着急,把凳子拉到男人面前。

    蒋诚说:“现在说,还有立功的机会,说不定还有命活着出狱,看到孙子孙女出生。等其他人交代完了,你就没这种机会了。”

    “你吓唬我?”

    审讯的囚徒困境,男人多多少少还是懂一些的。

    “我跟你讲道理而已,我们虽然身份立场不同,可少说认识也有三年了,我不想看你们往死路上走。”蒋诚说,“贺老板收到风声立刻就潜逃了,他通知过你吗?到了这个地步,何必苦苦撑着为他扛雷?而且警方要是没有掌握足够的证据,不会做出那么大动作来搞恒运物流。”

    “……”

    蒋诚假装看了一眼时间,“相信他们那边审讯应该很快就会有结果了。”

    “我真没想到你会是卧底。”那男人像是一下想通了,可他的反应倒是出乎意料的平静,只是笑笑道,“你够拼,上次交易警察打了你一枪,我亲眼看着你上手术台,真是差点……蒋诚,算你命大,差点你就死了。如果那时候你死了该有多好,我们也不会有今天。”

    蒋诚说:“没有我,还会有其他人,走上这条路的时候,你就该想到自己会有这一天。”

    “是,你说得对。”男人笑了笑,叼上烟,示意蒋诚给他点上火,说,“我交代。”

    ……

    审讯完毕,蒋诚从审讯室出来,就去见了谭史明。

    除了对非法贸易的事实拿到一份口供以外,蒋诚还从他们口中得到一条重要线索。

    金港行动那天,原计划是贺武该去接头,可是那天他让蒋诚代他去了,自己则一直在瑞祥大酒店吃饭。

    警方一直认为,金港行动是戚严针对姚卫海展开的报复行动,而实际上,那天贺武在瑞祥大酒店招待了一个缅甸来的国际掮客,与他谈定了一笔毒品交易。

    中国禁毒一向严格,国内市场始终狭小,戚严刚刚接替老蝎的位置,急于稳固自己的地位,他真正看中的是国际市场,而这场交易,则是他打开海外市场的敲门砖。

    “还记得我之前提到的那个制毒工厂么?他们现在应该正为了这笔海外交易,在日夜不停地出货。”蒋诚说,“警方这边拔了一个内鬼,他们没了眼睛,只能知道我们在重点盘查恒运物流。现在是把他们一网打尽的最好时机。”

    谭史明说:“你能确定工厂的具体位置?”

    “我记在这里,不会忘。”蒋诚指了指自己的脑子,“这次行动,我有两个要求,希望谭队能答应。”

    谭史明正色道:“你说。”

    “第一,给我一个行动组,由我亲自带队抓人;第二……”他看了一眼身边的周瑾,说,“我要周瑾做我的副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