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钢铁森林
107
    107

    周瑾笑容有些无奈,哪里有警察再去报警的笑话?

    她说:“可能告他袭警比较合适。”

    于丹一听周瑾还有心情开玩笑,不禁放下心来,就直接问她:“你和江教授吵架,是因为蒋警官吧?”

    周瑾怔了一下,低声道:“好像只有我没看出来这件事。寒声说我不在意他……我确实因为我哥的案子,忽视了很多身边的人……”

    她越想越愧疚,对父母,对蒋诚,对以前的朋友,尤其是对江寒声。

    “人之常情,我能理解你,况且人的精力是有限的,一心扑在工作上,哪里顾得了那么多?不过……”于丹关注点在她最好奇的地方,“江教授说你不在意他?这真是他会说出来的话?”

    平常跟江寒声相处,这个人正经到不能再正经了,看上去很斯文有礼,但总觉得跟他之间有道厚厚的屏障,不太好亲近。

    江寒声不怎么笑,话也不多,也就在分析案子的时候跟他们会多交流一些。

    于丹没想到他私下跟周瑾在一起又是完全不同的模样,笑着说:“听着不像吵架,像跟你撒娇呢。”

    周瑾却笑不出来,她思绪很乱,也不知道事情怎么就突然到了快要无可挽回的地步。  

    于丹看她没打算一股脑儿倾诉出来,言辞间还多是把错误归咎到自己身上,没有怨怼江寒声的意思,就知道他们之间还是有感情的。

    作为同事,于丹不好一直追着周瑾问私事,想要安慰她,就把自己的经历拿出来说了说。

    “做我们这一行的,本来就很难处理好家庭关系。我跟我老公大学就认识了,感情一直很好,没吵过一句嘴,后来跟他连儿子都生了,结果就因为我工作的事要闹离婚。”

    周瑾吃惊地看向于丹。

    “当年我正处理一桩强奸杀人案和一桩出轨杀妻案,导致回到家,一看见老公就烦,怎么看他都不顺眼……”

    周瑾听着有些好笑。

    于丹立刻纠正她:“现在听是不是像笑话?其实将工作情绪带入家庭是很可怕的一件事,他后来跟我说,根本不知道我为什么会突然冷落他,所以那段时间他一直很沮丧……

    夫妻间有了隔阂,什么鸡毛蒜皮的事吵不起来?而且各占各的理,谁也不服输,到最后吵累了,心想直接离婚算了,既然过得这么辛苦,何必互相折磨呢?”

    周瑾说:“不过你们还是和好了。”

    “能不和好吗?”于丹点点头,说,“你见过我老公的,长得又高又壮,一米八的大汉,大晚上喝醉酒了跑到重案组来闹,抱着我腿一边哭一边骂,问我为什么非得离婚,男人需要关爱也有错吗……”

    于丹提起这件事就哭笑不得,捂着脸摇摇头,“我才知道我让他那么痛苦,别说离婚,那时候我连辞职的念头都有了。”

    周瑾:“……”

    她的忽视,也让江寒声很痛苦。

    “其实只要感情没有破裂,一切都好说。”于丹说,“你跟江教授也是。你想想,东城区、丰州区的那些警察,谁不拿你老公当宝贝一样供着?就说刘局,来重案组督办个案子,天天都想挖墙脚。江教授隔三差五来咱们组里过问案子,难道是因为他看上谭队了?还不是因为你在这里。”

    “丹姐,你就别开我玩笑了。”

    周瑾忍俊不禁,可听于丹说起江寒声的这些事,她心里又很甜蜜。

    于丹揭开创可贴,帮周瑾贴好伤口,不禁埋怨道道:“但这件事是他做得不对,再怎么吃醋,也不能这样伤害你。你怎么不揍他?上次那什么友谊赛,一男同志本来还没怎么样,你上来一脚绊住腿,两下直接把人给摁了,这身手去哪儿了?”

    周瑾说:“怕他告我家暴。”

    “……”于丹噗地笑出声来,“别怕,你是警察,他不敢还手。”

    跟于丹聊到最后,周瑾的心情轻松了很多,白惨惨的脸终于有了点润红色。

    江寒声提离婚,周瑾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用工作来麻痹自己快要崩溃的情绪。

    她失去过周川,失去过蒋诚,一次、两次,都让她没有任何挽回的余地,她不想再受这种无力无能的折磨,她不想再失去江寒声。

    所以当于丹宽慰她,只要两个人感情还在,一切都好处理时,周瑾才稍微松了一口气。

    一直以来,都是江寒声在迁就她。

    与江寒声结婚前,两个人有次约到公园见面,时间定在下午两点,见面后随便走走,再去附近的电影院看一场电影,等到了晚上,两人一起去餐厅吃个饭就回家。

    这是江寒声一手计划的行程。

    他没有恋爱经验,连约会都安排得非常老套,没有新意,但好在也不会让人反感。

    周瑾那天正好休息,江寒声却不是,要抽出这一下午的时间去跟周瑾见面,需要他提前完成很多工作。

    可他甘之如饴。

    他对待约会很认真,周瑾也不好意思含糊,到了下午一点钟,特意换上一身裙子,穿着高跟鞋,正要出门赴约的时候,重案组一通电话就打来,说是有了案子,要下现场。

    周瑾没办法,就跟江寒声打电话说,不然就改天再约。

    江寒声似乎很期待这次约会,就说:“我可以等。”

    周瑾想着看完现场就撤,结果现场情况很复杂,周瑾又跟进了指纹鉴定和DNA鉴定,一直折腾到下午六点钟,刚刚松一口气,才忽然想起来被她遗忘的约会。

    她再联系江寒声时,想要取消这次约会,江寒声说自己还在原地等,原以为下一秒他就会大发雷霆,但是江寒声语气还是那么斯文。

    他问她是不是因为太累了,所以才不能见面。

    周瑾忙说:“没有,就是太晚了,怕耽误你的时间。”

    “没关系。”江寒声似乎笑了笑,就说,“今天天气很热,我看附近还有冰淇淋卖,你要不要吃?”

    周瑾心中的退堂鼓打得正响亮,听到他这样问,一刻也坐不住了,一边往公园赶一边说:“要!”

    等两人真见到面,已经到了晚上七点钟,江寒声就在公园的长椅上,足足等了她五个小时。

    他穿得很休闲,短袖长裤,坐在长椅中,在黯淡的天光中,俊得有些醒目。

    周瑾跑到他面前,扶着膝盖喘气,喊他:“江教授。”

    “怎么跑那么急?”江寒声让她坐下,把手里捧着的冰淇淋杯递给她,蛮不好意思地跟她说,“抱歉,好像有点化了……”

    “正好,我爱吃。”周瑾怎么会嫌弃这个?累了一天,正渴得要死,夺过来就吃。

    她说:“对不起啊,让你等那么久。你生我的气,我能理解。”

    周瑾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已经被愧疚折磨到了顶峰,江寒声微微笑了一下,将她从“顶峰”慢慢安放回去。

    他说:“没有很久,我也没有生气,因为想到可以跟你见面,我很开心。”

    江寒声说这话的语气并不暧昧,声线又那么清淡,仿佛只是在很真诚地陈述一件事实,可周瑾听得脸上一热,心里怦怦跳了跳。

    她那时候忽然冒出这么一个念头,她想,如果眼前这个男人愿意跟她求婚的话,那她一定会答应。

    他的耐心、体贴,还有无底线似的迁就,都让周瑾很喜欢很喜欢。

    她不想失去这样的江寒声。

    她仰在椅子里,正想着该怎么解决这件事,手机屏幕就亮了一亮。

    弹出一条消息,是王彭泽发来的。

    「寒声在我这里。」

    ……

    王彭泽的妻子去世以后,他就单独住在一栋老式楼房里,这里离研究室比较近。

    江寒声以前在省厅工作的时候,经常过来陪王彭泽吃饭,偶尔也会留宿,所以家里还留着一些他以前的旧衣服。

    王彭泽知道他爱干净,把衣服放在洗衣机里稍微洗了洗,又快速烘干。

    期间王彭泽问他饿不饿,虽然没有得到回答,王彭泽估摸着他也没吃什么饭。

    正好他儿媳妇上次包了些小馄饨,专门送来给他放冰箱了,王彭泽拧开灶台,给他下了碗馄饨。

    全程江寒声就坐在沙发里,又成了闷葫芦罐似的一声不吭。

    王彭泽问他发生了什么,他也不说;王彭泽又问是不是跟周瑾闹得不愉快了,他沉默片刻,才点了点头。

    王彭泽了解江寒声的性格,从一开始不指望从他嘴里说出太多的话,寻思半天,戴上老花镜,眯着眼,给周瑾发了一条短信。

    王彭泽用膝盖怼了他一下,说:“馄饨煮好了,自己去盛。”

    江寒声说:“我没什么胃口。”

    王彭泽老眉一横,气道:“小狗崽子,跟自己老婆吵架,跑我这里闹绝食?”

    不一会儿,王彭泽收到短信提示的声音,他瞅了瞅,哼笑了声,把自己的手机丢给他,说:“看看看看,有没有胃口。”

    江寒声瞥见手机上显示周瑾的名字,顿时用手按住屏幕,有些恼羞成怒道:“老师,你怎么能……”

    “怎么不能?”王彭泽打断他,道,“我岁数大了,可没那么多工夫陪你再瞎折腾个五六年。”

    “……”

    江寒声将手机握了又握,像是做好了准备,才低头去看消息的内容。

    「王老师,对不起,给您添麻烦了。」

    「我跟寒声有些误会。」

    「等他心情好一点,我去把他接回来。」

    江寒声:“……”

    王彭泽眼见看他僵了半天的后背和肩膀放松了一下,他揶揄地问:“现在有胃口吃馄饨了吗?去,给我也盛一碗出来。”

    江寒声短暂地沉默了一会儿,没说话,也没回信息,放下手机后就径直去了厨房。      

    王彭泽摘下眼镜,仰在沙发上叹道:“唉,没出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