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钢铁森林
101
    101

    抱过周松岳,蒋诚又对着一旁的林秋云喊了一声:“妈。”

    周家二老已经从谭史明那里知道了蒋诚的事,现在见到他,他脸上还有些没有散去的淤青和伤口。

    林秋云心疼,不禁潸然泪下,道:“阿诚,你怎么能瞒着爸妈去做那么危险的事?”

    蒋诚抬起手替林秋云抹了抹眼泪,低声说:“妈,都是我不好。”

    开车载他们来的人是严斌。

    他看着蒋诚,心想,五年的时间果然还是会改变一个人的。

    蒋诚以前那么轻狂,任何事都能出尽风头,现在浑身的锋芒收敛了许多,却不是变得圆滑,而是那种沉稳的锐利。

    可他还是蒋诚,一拳头捶在严斌的肩膀上,严斌回神,看他一脸张扬。

    蒋诚说:“你小子光看我干什么?不认老大了?”

    严斌忍不住一笑,骂道:“你他妈的怎么没死在外面?”

    “我命大啊。最近怎么样?不会还在啃老吧。”

    “搞了个火锅店,随便玩玩。幸亏你回来了,正好让你看看老子现在怎么风光的吧!”

    “行啊,你小子——”

    不等蒋诚说完,严斌立刻还了一拳头在他胸膛上。

    蒋诚还有刀伤在身,挨这么一下,顿时疼得龇牙咧嘴。

    严斌一惊,担心地问他:“怎么,没事吧?”

    “死不了。”蒋诚捂着伤口,乱咳嗽一通,说,“我得活着,以后继承你的店,沾沾三哥的风光。”

    严斌看他还敢揶揄人,又骂道:“你继承个屁,我肯定比你这种不要命的傻逼活得长久!”

    他说完,尾音颤抖了一下,终于忍不住心痛,一条胳膊结结实实地揽住蒋诚的肩膀。

    酝酿好一会儿,严斌才说:“……老大,欢迎回家。”

    蒋诚无动于衷,讥道:“少矫情点行吗?我肉麻。”

    严斌立刻就不想流泪了,一巴掌狠拍在他的背上,气愤道:“我真是给你脸了。”

    蒋诚捧腹大笑。

    ……

    周瑾回重案组的半途,才知道谭史明提前把蒋诚的事告诉了周松岳。

    谭史明给周松岳拨电话,本来就是想说一说周瑾的精神状态,谈话中不免要提到蒋诚。

    谭史明当时已经拿到姚卫海的字条,连夜催了笔迹鉴定,确定蒋诚是清白无辜的,所以就把听证会的事也跟周松岳一并说了。

    他知道蒋诚和周家的关系,可也没想到周家对这个孩子这么上心,一听说消息就要赶过来。

    谭史明对周瑾感慨:“比亲儿子还亲。”

    “差不多。”周瑾道,“小时候我哥和蒋诚一块犯错,我爸就经常单揍我哥,不揍蒋诚。”

    谭史明听她还有心情说趣事,问道:“情绪好点了?”

    周瑾说:“我本来就很好,师父。”

    五年前,周川去世,蒋诚离开,那段时间里,连周家二老都沉浸在悲伤的情绪中,周瑾身边突然没有了可以依靠的人。

    从只会哭泣、浑浑噩噩度日,到下定决心从治安大队转到重案组,再到执行这件事情,那段煎熬又漫长的时光,她都是一个人走过来的。

    经历过那种日子,她以后即便遇到再大的压力,都觉得没有什么了不起的。

    她需要的只是时间。

    何况,她现在不是一个人,她身边还有江寒声。

    想到江寒声,周瑾很快又打了一通电话给他。

    电话接通后,她先是听见一阵水流声,但一直没有他的声音。

    周瑾:“江教授?”

    又过了一会儿,江寒声略微低沉的声音出来,“恩。”

    “你在哪儿?”周瑾问,“我爸妈来海州了,晚上有空一起吃饭吗?”

    江寒声说:“昨天我爸和方姨从国外回来了,今晚要去陪他们。”

    周瑾想了想这次还有严斌在,江寒声似乎很难跟他相处得很愉快,少见面也好。

    她提议道:“那我们分头行动。”

    “好。”沉默了一会儿,江寒声再问,“晚上几点回家?”

    周瑾想了想,“说不准,组里不忙就早点回去。”

    回到重案组,得知周家二老、蒋诚和严斌正在休息室,周瑾推门进去。

    严斌率先看过来,笑出一口大白牙,朝周瑾挥手:“小五,这儿呢!”

    周瑾则黏到林秋云身边,问:“妈,你们过来怎么也不跟我说一声?”

    林秋云说:“想早点见到蒋诚,就喊上斌子开车载我们过来了。你忙你的就行,不用管我们。”

    周松岳坐在对面的沙发上,目光凝重地在周瑾身上停留片刻,问她:“看过医生了?”

    林秋云的眼神也变得担心起来,“你这孩子……”

    周瑾朝他们笑了笑,示意自己没大碍。

    这时,谭史明也来到休息室中,他跟周松岳握手,向他说明了一下目前的情况。

    “老周,你白跑一趟。因为现在案件的主犯成员还没有落网,蒋诚作为重要证人,暂时还不能完全自由地活动。”

    意思就是他们不能去酒店聚餐,或者跟蒋诚长时间待在一起。

    周松岳和林秋云没什么好失望的,他们只要亲眼看到蒋诚没事就放心了。

    “理解。”周松岳说,“我跟秋云看过这俩孩子就回去了。”

    周松岳单独跟谭史明叙旧,蒋诚和严斌就趁机跑到外头抽烟去了。

    林秋云拉着周瑾说了好一会的贴心话,期间,她问周瑾:“怎么一直没见寒声,他还在忙吗?”

    周瑾说:“江叔叔和方姨回国了,他去陪他们吃饭。”

    林秋云说:“你和寒声没吵架吧?”

    周瑾一脸疑惑,说:“我们为什么吵架?”

    林秋云问道:“他知道你和蒋诚订过婚的事吗?”

    周瑾点头:“我告诉过他。”

    林秋云看她一脸平静,不像是为这事闹过不愉快的样子。她怕问多了反而让小两口闹心,也就没继续问,只说:“你工作再忙,也要平衡一下家庭,别总让寒声照顾你。”

    “我知道。”

    周瑾看她又要唠叨起来,忙打住话题,替江寒声问起杨梅酒的事。

    他们各自说了半晌的话,一直到天色完全暗下来,周瑾和蒋诚一起把他们送到楼下。

    严斌继续负责开车。

    他胳膊架在车窗上,对周瑾告别:“那我们就先走了。”

    周瑾说:“路上开车慢点儿。”

    严斌拍拍方向盘,说道:“我的技术你还不放心?一路灵魂漂移,使命必达。”

    周瑾伸手敲他一个爆栗,说:“你少来。”

    严斌揉着额头吃疼的地方,说:“哇,下手这么狠?果然,给你撑腰的人一回来,你又敢爬到我头上作威作福了……”

    他指得自然是蒋诚。

    他们是打打闹闹长大的,这种情况多得不能更多。每一次蒋诚都偏帮着周瑾,拎住严斌的领子把他拽回来,警告他“少欺负小五”。

    可这次不等蒋诚动手,周瑾又敲他一下,抿不住嘴角的笑意,说:“我不用他撑腰也能作威作福。”

    周松岳坐在后座,训斥她玩闹也要有个度。

    蒋诚侧身上前,挡了挡周瑾,防止她继续挨骂,他说:“爸,妈,等这里忙完,我再回家看你们。”

    “好。”

    严斌发动车子,走前,他看着周瑾欲言又止,最后就嘱咐了一句:“好好照顾老大。”

    周瑾目送着车辆渐渐融入车流当中,最终消失不见。

    周瑾和蒋诚站在一起,似乎也不知道说什么,彼此沉默着。

    “你从医院过来的?”蒋诚打破了僵局,问她,“哪里不舒服?”

    周瑾笑了笑:“我没什么事。”

    蒋诚:“……”

    周瑾跟他说话轻松自如,两个人之间仿佛没经历那么多变故,只还是从前的关系。

    可蒋诚还是感觉出有些东西不似以前了,就跟在审讯室周瑾说会帮他一样,以前他们在一起时,周瑾说话从不会这么客气周到。

    “周瑾……”

    周瑾说:“我送你回家。”

    蒋诚向重案组提出明确要求,他不想住在别的地方,而是要住在金泽花园——他以前的家。

    谭史明思来想去,决定让周瑾照应一下,周瑾也没有推辞。

    他们回到金泽花园,门口堆放着几个满满当当的塑料袋,是周瑾让人买来的一些生活必需品。

    拿钥匙开了门,蒋诚先进来,周瑾先把门口总电闸推上去。

    周瑾伸手开灯,雪白的灯光打在蒋诚身上,让他的身体下意识紧绷起来。

    周瑾看到他反应过激,想起江寒声说过,常年做卧底的人对亮度很敏感,她马上把灯关上,再打开,光线就变成了柔和的暖黄色。

    蒋诚一头扎到沙发上,舒适地打了一个滚儿,又用手杵起脑袋,面朝周瑾说:“这里好像一点儿都没变。”

    周瑾打开房间每一扇窗户通风,又把塑料袋里买好的生活用品拿出来。

    她对蒋诚说:“牙刷、牙膏、毛巾什么的我都买了,还有洗浴用的那些……”

    东西太多,周瑾也说不完,索性把东西一一摆放进卫生间。

    她辗转在各个房间里收拾东西,蒋诚就躺在沙发上,认认真真看着她为了他忙进忙出。

    他喜欢这样,喜欢周瑾永远追逐在他的身后,喜欢她一刻不停地围着他打转。

    周瑾用微波炉热了一份便当,然后又到客厅,打开冰箱,把那些速冻饺子和便当依次放进去。

    蒋诚看她摆放得整整齐齐,不像以前那样乱塞一通,莫名其妙的,他想到这或许是江寒声的生活习惯。

    微波炉发出“叮”的一声,便当热好了。周瑾腾不开手,就对蒋诚说:“你自己先吃。”

    紧接着,周瑾就感觉到后背有炙热的温度贴了过来,蒋诚握住她的手臂,他的手也有温度,烫得周瑾有些心惊。

    这样姿势,仿佛是将周瑾握在了他的手里。

    他说:“要不要我帮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