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钢铁森林
96
    96

    周瑾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她能做的就是比任何时候都要冷静,都要成熟。

    江寒声紧紧抱着周瑾,周瑾埋在他怀中一直痛哭不止,泪水洇湿他的衬衫。

    这五年间,她曾一次次以为自己找到了线索,又一次次失望,周瑾被这样无休止的反复折磨身心俱疲,此刻积累了那多年的疲倦仿佛一下涌上眉头。

    周瑾哭得很累,贴在江寒声肩膀上昏昏欲睡。

    江寒声听着她的呼吸逐渐平稳,轻手轻脚地将她放在床上。

    他拿来药箱,帮周瑾擦干净血迹和伤口,又小心地贴上创可贴。

    周瑾动动有束缚感的手指,握住江寒声的手。

    江寒声以为她要说话,俯身过去,问:“怎么了?”

    她忽然伸手抱住他,力道很松很松,手不自觉地在江寒声宽阔的背上抚着。

    她跟说梦话一样含混不清:“寒声,别让我一个人待着。”

    江寒声嘴唇贴在她额头上,像是安慰,道:“好,我会陪着你。”

    从学校到栀子巷必经一段林荫小道,他走过无数次。

    他跟在周瑾身后,望着她走起路来就会翘起的小辫子,听她手舞足蹈地讲述着学校里发生的趣事……

    他有时候会憎恨,憎恨他喜欢的人是周瑾,那个目光总在别人身上的周瑾。

    但没有办法,他连走路的步伐都和着周瑾的笑声。

    他要在她身边,一直在她的身边。

    一直,一直。

    只要周瑾还需要他。

    ……

    深夜,重案组组长办公室的灯光还亮着。

    谭史明捧着茶水,仰在椅子里,回忆起今天与周瑾的对话。

    周瑾把蒋诚的供述一字不差地报告给他,对话中还掺杂着这段时间她和江寒声对戚严的调查。

    “五年前‘8·17’劫枪案以后,市里成立专案组,姚局当时主动请缨,担任专案组组长一职。他在省厅犯罪研究室的帮助下,很快找到藏匿在郊区的犯罪团伙,追回部分被劫走的枪支。

    当时姚局以为他们一共有四个人。不过我跟江寒声此行去怀光调查过以后,有理由怀疑,当时警方击毙的人不是戚严本人,而是戚严的孪生兄弟。

    警方调查那被击毙的四个人的身份,查到其中一个叫冯和,又通过排查冯和的社会关系,知道他跟贺文来往密切。

    结合蒋诚的口供,我觉得应该就是查到这条线索以后,姚局秘密启动了代号为‘藏锋’的卧底行动,派蒋诚进到古华监狱中接近贺文,获取他的信任,因此出狱以后,蒋诚得到贺武的赏识,成功打入敌人内部。”

    周瑾是基于目前所有线索给出的推断。

    谭史明知道她的推断没有错,这正是姚卫海请求他担任金港行动总指挥时对他提到的一些情报,正好能跟蒋诚的口供对上。

    可谭史明还是有顾虑,说:“根据密档,孟俊峰才是‘藏锋’,卧底档案中没有蒋诚的名字。”

    周瑾双手杵在办公桌上,声音拔高了几个度,道:“现在谁是‘藏锋’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蒋诚掌握了能够让贺武那群人下地狱的证据,而且只有他能带我们找到制毒工厂的位置。”

    谭史明跟她做师徒时间不长也不短,却还是第一次见她那么气势汹汹,眼睛中有种无法撼动的坚定。

    谭史明道:“周瑾,你可以相信蒋诚的话,但重案组组长不能。金港行动已经证明,这群犯罪分子可以毫无忌惮地针对警察展开报复行动……万一,蒋诚又是另外一个圈套呢?”

    “如果蒋诚手里的那个U盘中确实有贺武等人从事非法贸易的证据,能不能证明他是可信的?”

    贺武已经是这伙犯罪组织当中的骨干人物,他们想要报复警察,也没必要牺牲掉贺武和整个恒运物流。

    无论怎么样,他们都要先从广旗银行的保险箱中拿到U盘。

    谭史明觉得可以一试,说:“拿到U盘并不难。”

    周瑾点头:“在没有内鬼的情况下确实不难。”

    谭史明心思一沉,警队里的内鬼始终是心腹大患。

    片刻后,他眉心舒展,说:“这或许是个机会。”

    周瑾笑起来,微扬起下巴说:“没错,捉到内鬼的好机会。”

    他们师徒二人算是想到一块去了。

    谭史明略一沉吟,说:“不过这件事,你得让我好好想想。”

    ……

    谭史明初步制定了一个行动计划,只是不敢保证内鬼一定会上钩,以及派遣谁去执行也是个问题。

    谭史明仔细思考着,最终决定给江寒声拨打一通电话。

    他将利用U盘来引内鬼上钩的计划告诉了江寒声,请他分析一下行动的可行性。

    江寒声想了想,说:“将U盘的消息放给警队的人知道,内鬼会很快把这件事传递出去,为了保住贺武,他们一定会想尽千方百计赶在警方之前销毁证据。”

    谭史明可以全程监视知道U盘存在的警员,一旦他有所动作,就立刻实施抓捕。

    谭史明问:“这么说,你也觉得可行?”

    江寒声靠着窗边,目光晦暗,投向了已经熟睡的周瑾。

    他道:“谭队不是担心计划不可行,你是挑选不出合适的人选去执行这个任务。”

    重案组组长制定行动计划,根本用不着江寒声替他参谋把关。

    谭史明被识破心思,说:“什么都瞒不过江教授。”

    谭史明手下现在可以调用的人中,只有周瑾是可以完全信任的。

    而且他培养周瑾,不是为了让她一直跟在别人屁股后面办事,或者只坐在办公室中端茶倒水打报告的……

    江寒声猜到谭史明打这通电话的目的,说道:“周瑾一定会做得很好。”

    谭史明无声地叹了口气,说:“有江教授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两人无言对峙片刻,江寒声又道:“留心蒋诚的安全,提防有人灭口。”

    谭史明说:“放心。”

    谭史明扣下电话,抿了一口杯子里的茶,摇头啧道:“真大度啊。”

    ……

    海州鸿天商厦地处繁华地段,虽然是周一,可来逛商场的客流量不少。

    谭史明在会议上说,蒋诚把恒运物流从事非法贸易的证据存放在了飞帆高尔夫俱乐部的储物柜中。

    “他”听后,心中半信半疑,不敢确定这个情报的真假,习惯性地猜忌是不是陷阱。

    有时候“他”会积极执行身为警察的职责,就算抓到“他”一条船上的人也在所不惜,“他”首先要掩藏好自己警察的身份。

    果然不出所料,“他”的猜忌得到了确认。

    谭史明将“他”以及重案组的其他几个成员秘密叫到了办公室。

    谭史明说蒋诚透露了警局有内鬼的事,刚才在会议上所说的高尔夫俱乐部只不过是一枚烟雾弹。

    U盘真正所在的位置是鸿天商厦。

    谭史明给予了“他”绝对的信任,太好笑了,谭史明一定想不到“他”就是那个内鬼。

    不过也幸亏,幸亏谭史明信任“他”。

    谭史明不准参与行动的人员与外界联系,“他”打不了电话,就把重案组的那盆兰花摆到窗台上,暗示有危险。

    那个叫七叔的人派了一个快递员进来传消息,命令“他”必须在警方拿到U盘之前销毁它。

    事成之后,七叔会打五百万到“他”的海外账户上,而且要求“他”只许成功,不能失败。

    真失败了会怎么样呢?

    跟他们共事也有不少年了,“他”知道那些人的手段,一旦失败,自己不会有好下场。

    “他”一定要成功。

    “他”被谭史明安排在商厦外的对面巡逻,两个人一队,在外策应,及时应对突发情况。

    而亲自去拿U盘的人是周瑾。

    “他”收到周瑾已经进入商厦的消息以后,停了一会儿,借口去商厦里上厕所。

    同事笑他,怎么关键时刻掉链子,让他快点回来。

    “他”的动作迅猛,没人知道“他”有这么敏捷的身手,不到一分钟就进到二层的厕所中。

    在那里,“他”换上提前准备好的衣服,拉上面罩,朝七层走去。

    “他”心里暗暗保证,这是最后一次。

    替戚严拿到U盘,就跟他们一刀两断,然后带着钱远走高飞。

    去哪里呢?

    欧洲,美国,或者墨西哥……哪里都好,比一辈子就待在海州市这种烂透的地方要好。

    商厦七层有一个小型的室内儿童游乐场,配备储物柜。

    最近游乐场翻新装修,娱乐设备上刷了一层新的油漆,不能营业,所以这里几乎没有人,光线也很不好。

    不过没关系,“他”喜欢黑暗一点的地方。

    谭史明说,蒋诚就把U盘存放在左数第三列第五排的柜子里。

    想打开柜子,需要钥匙,蒋诚本来有一把,结果丢在了匡山西里,周瑾现在去了前台处拿柜子的备用钥匙。

    “他”心里鄙夷,不禁笑笑,周瑾哪里都好,不过女人到底是女人,做事就是容易婆婆妈妈、循规蹈矩。

    “他”弹开折叠刀,往柜门的缝隙中一别,柜门就被打开了。

    结果,“他”看到里面空空如也。

    “他”先是疑惑了一下,心想是不是找错了柜子,在“他”准备重新确认的时候,他仿佛意识到了什么,心头猛然一跳。

    “别动。”

    忽然,一道光束从“他”身后打过来,黑漆漆的枪口对准了“他”,那种尖锐森然的指向感几乎像利剑一样刺在他的后背。

    “把刀丢到一边,然后举起手,慢慢地转过身来。”

    他不得不照做。

    周瑾逆着光线,身影显得格外高挑纤瘦,她脸颊雪白,目光警惕而黑亮,死死地盯着他。

    头发长了不少,所以有些凌乱。  

    他们彼此之间很熟悉,即便他戴着面罩,周瑾看到他那双眼睛,也很快认了出来。

    “为什么会是你?”

    大概有三四秒,她都沉浸在震惊当中。周瑾重新握了一下手中的枪,让自己拿得更稳。

    她道:“赵平。”

    他笑了一声,拉下面罩,笑起来还会露一口白牙,说:“师姐,你算计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