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钢铁森林
93
    93

    民警按照江寒声的意思,先是打开了蒋诚的手铐,然后将审讯室的灯光调成了轻柔的暖黄色。

    光线甚至有些过于暗了。

    蒋诚抬头注视着灯管,惊疑了一会儿,临近崩溃的紧张情绪慢慢地放松下来,呼吸也渐渐有了规律。

    没多久,周瑾推开审讯室的门,看向坐在椅子上的男人,说:“蒋诚,我来了。”

    蒋诚立刻望过去,“小五?”

    他看清就是周瑾,踉跄起身,正想要抱住她,却忽然注意到她身后的江寒声,整个人一下僵在了那里。

    他对这张面孔并不陌生。

    周瑾也很快给了他明确的回答,她介绍说:“江寒声,我跟你提起过他。”她捻了捻颈间的钻戒项链,给蒋诚看。

    蒋诚:“……”  

    江寒声侧身越过周瑾,走上前去,他身上始终有一种从容不迫、冷淡沉稳的气场,朝蒋诚伸出手:“好久不见,蒋诚。”

    奇怪的是,现在蒋诚的状态跟刚才的崩溃和癫狂完全不同。

    他眉心轻蹙着,眼睛雪亮锋锐,还是一贯的凌厉,甚至到了咄咄逼人的地步。

    他回握住江寒声的手,“好久不见。”

    蒋诚的病号服穿在身上,胸口还沾着点血,凌乱,狼狈,可面对江寒声没有一点局促和窘迫。

    他手臂沉着,手指用上力道。两人无声地角力着。

    周瑾在旁疑惑地问:“你们见过?”

    蒋诚唇角挑起笑,恶意地说:“见过,23号的小少爷。”

    周瑾想,也是,江寒声以前住在栀子巷,蒋诚能记得他并不奇怪。

    她没有多想,让蒋诚坐回原来的位子。江寒声没有入座,而是走到单向玻璃前,将卷帘放了下来。

    周瑾有点担心地看着蒋诚身上的伤口,“你怎么样?我让医生来先帮你处理一下伤口,好不好?”

    “我没事。”蒋诚摇摇头,抬眼瞥了墙角上的监控摄像头,说,“周瑾,我很想你。”

    周瑾轻皱了一下眉头,“这些事,我们以后再说。”

    “你想问什么?”蒋诚说,“你想问我是不是杀了人?我说我才是‘藏锋’,会有人相信我说的话吗?”

    “我相信。”周瑾的目光坦荡坚定,掌心覆在蒋诚的手背上,“蒋诚,把真相告诉我,让我来帮你。”

    蒋诚怔愣片刻,忽地笑了一声,抬手揉揉周瑾的头发,说:“小五,我怎么感觉你好像变了不少?”

    他故意揉了好一会儿,周瑾见他不正经起来,有些恼,说:“你认真一点!”

    江寒声坐到了周瑾身边,看见他,蒋诚的好兴致就没了,很快收回手,原样坐到椅子上。

    江寒声适才说:“我们没有多少时间。”

    蒋诚不以为意,轻蔑地笑了笑,抬头又斜了一眼监控摄像头。

    江寒声观察着他的神情,片刻后,像是明白了什么。

    他问:“你为什么一定要见周瑾?”

    蒋诚手指在桌子上嗒嗒敲了两下,口吻里充满挑衅:“因为喜欢她。”

    周瑾一拧眉,“蒋诚,你别乱说话。”

    “怎么乱说了?实话实说,不行吗?”蒋诚没有理会周瑾的怒意,继续盯着江寒声说,“小五难道没有告诉你,我们谈了七年的恋爱,以前还订过婚?”

    江寒声神情有些冷峻,“过去的事已经过去了。”      

    “我同意你这句话。”蒋诚煞有其事地点点头:“不过有些事是永远无法改变的。我跟小五从小就在一起,现在好不容易见面,单独叙个旧,相信你一定可以理解。”

    江寒声似笑非笑,说:“蒋诚,这次见面是我以名誉作担保跟总负责人谈定的,别把时间浪费在无意义的争执上。”他指了指监控,说:“放心,我让他们关掉了。”

    蒋诚眉头皱了一下,身上锋芒毕露的气势很快收敛起来。  

    周瑾看他的神情渐渐变了,才意识到蒋诚刚才的敌意与针对是故意表现出来的。

    他不相信江寒声。

    他不相信这里任何一个人,除了周瑾。

    江寒声道:“我再问一遍,你为什么一定要见周瑾?”

    蒋诚双手攥成了拳头,一股极度的绝望和愤怒在慢慢酝酿着、激荡着。

    他再度抬起的眼睛里通红一片,几乎咬牙切齿地说:“警队里有内鬼!金港行动是他们里应外合一手策划的,先是活捉了老姚,还揪出了阿峰。”

    周瑾脸色惊疑不定,谭史明也一直怀疑警队里有内鬼,可目前为止都没有找到任何蛛丝马迹。

    她问:“你知道内鬼是谁吗?”

    蒋诚摇摇头,烟瘾上来,从桌子上摸到那审讯警官留下的烟和打火机,点燃了一根。

    “不知道。”蒋诚吐出一口烟,“我只知道在查赖三案子的时候,他就跟贺武汇报过调查情况。”

    周瑾再问:“金港行动以后到底发生了什么?姚局和孟俊峰……他们到底是怎么死的?”

    蒋诚没有说话,手抵了抵额头。

    愧疚。

    江寒声眼色浅淡,判断着蒋诚的情绪,他看出他神情里无尽的懊悔与愧疚。

    蒋诚很快吸完这根烟,说:“等这一切结束以后,老姚和孟俊峰的死,我会给他们一个交代。小五,我现在有更重要的事要跟你说。”

    不仅是跟她说,还有江寒声。

    江寒声表现得冷静沉着,在他面前没有一丝一毫地失态。

    蒋诚似乎能理解江寒声的自信,因为他手上戴着婚戒。

    蒋诚从前也有这样的自信,或者说这些年来,他一直有这样的自信。

    周瑾喜欢他的时候,总是那么浓烈又那么直白。她似乎有最旺盛的生命力,可以不断地、毫无保留地为一个人付出下去。

    每当他因为贫困的家境、不体面的工作等等因素选择退缩时,周瑾都会不顾一切地来到他的身边,拥抱住他。

    她说她不在乎那些,只要蒋诚还是蒋诚,她就能永远喜欢。

    被人爱得时间久了,危机感就会麻痹失灵,觉得这是理所当然;就会真以为自己值得拥有那些他原本不配得到的东西,就会真以为,在周瑾眼里,自己是特别的那一个,别人永远无法替代……

    然而,他没有什么特别,也不是不可替代的。

    周瑾没有在原地等他。

    她找到了另外一个可以依靠的人,并决定托付终生。

    蒋诚觉得有些荒唐和可笑,将烟狠狠捻灭在烟灰缸里。

    虽然如此,但他还不想就这样轻易地认输。

    蒋诚说:“这些年来,我一直跟着贺武做事。他名下有间叫恒运的物流公司,主要是经营国内外的贸易和物流业务,除了运输普通商品以外,这条线上还进过毒品和枪支零件。

    我手上有一个U盘,里面存着他们交易时的录像以及金融往来的记录,被我寄放在广旗银行的保险箱。拿到U盘,就能立刻拘捕贺武,彻查恒运。

    现在我卧底的身份已经暴露,贺武知道以后,想必已经有了动作,所以一定要快。”

    江寒声问:“你在警用频道里通知警方,‘匡山西里,毒厂’,又是什么意思?”

    “是制毒工厂。”

    “贺武并不是大老板,他在给一个绰号叫‘老蝎’的人做事。我这边虽然早就掌握了贺武的犯罪证据,但一直没能查清楚老蝎的真实身份,所以姚卫海不肯同意结束卧底行动……”

    他看了一眼周瑾,像是在跟她解释:“使命在身,我没有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