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钢铁森林
88
    88

    蒋诚头偏了偏,眼瞳轻缩。

    他觉得自己挨刀受打的疼都比不上周瑾这一巴掌。

    他缓缓转过头来,小心地看向周瑾。

    她垂下手,攥起来,发疼的手掌在轻微颤抖着,胸口剧烈起伏,可她还是面无表情,只有半张的双唇间在粗重地呼吸。

    蒋诚满身的伤痕,几乎没有人样。周瑾眼里一下流涌泪来,但她的表情还是冷的,僵直身着体,恨得嘴唇轻微哆嗦,质问他:“谁准你这么做的?蒋诚,谁让你这么做的!”

    蒋诚笑起来,说:“我知道你一定会生我的气。我错了……小五,我错啦……”

    他低声哄着,伸手将周瑾按进怀里。

    疼,真疼。周瑾贴着他,碰到那些伤口,几乎疼得蒋诚要呕出来,可他不舍得放手,他抱着的人是周瑾。

    他的小五。

    他布满淤青血迹的手指穿过周瑾柔软的发丝,他眼前有些溃散、模糊,只能撑着力气低语:“原谅我,好不好?”

    周瑾忍着哭声,攥着蒋诚衣服的手逐渐收紧,她闭上眼睛,就这样抱着他流泪,“我恨死你了,你知道么?我每一天都在恨你,蒋诚。”

    蒋诚笑:“我知道。”

    没多久,耳机传来一道命令,是谭史明在说话:“把他带回来。”

    周瑾也听到,不得已放开手。蒋诚有些迷惑,伸手想去抓她,特警上前擒住他的手腕,一把铐上。

    “蒋诚,我们现在以涉嫌杀害‘8·17’专案组组长姚卫海、警员孟俊峰的罪名逮捕你。”

    蒋诚眼一下通红,道:“你们在搞什么?”

    特警挡在他前面,看不到周瑾,他情绪瞬间爆发起来,他挣扎反抗,“让周瑾跟我说话!”

    眼见他要动手,特警立刻反手制服他,蒋诚后膝一痛,单膝跪下,眼前天旋地转,光影轮转。

    他看着周瑾的身影和脸庞变得黑漆漆的,怎么也看不清了,刚要喊声“小五”,忽地“扑通”一下,昏倒在地上。

    特警忙去检查,发现他气息还在,只是晕了过去,忙呼叫一辆救护车待命。

    最终传回报告:“现场击毙歹徒四人,蒋诚目前没有生命危险。我方没有损伤,任务完成。”

    指挥中心。

    谭史明下达最终命令:“好,收队。”      

    江寒声抬手摘掉蓝牙耳机,静立不动地望着已经发黑的大屏幕。

    白杨起身,走到江寒声面前,脸上难掩兴奋,说:“江教授,你太厉害了!要不是你,我们也不能这么快就锁定他们的位置。”

    对讲机失去定位,警方无法确定蒋诚的具体位置。

    从那段录音中,他们只能确定地点就在匡山西里。但这块地方,一个是范围大,一个是地形复杂,山区、村落错落分布,排查起来十分困难。

    好在蒋诚在录音中给出了确切的时间、天气,既然蒋诚能看拳赛,应该是能接收到网络信号的地方,这些信息加起来,警方很快锁定了四处位置。

    时间不等人。

    如果他们一个一个排查,需要时间,时间拖得越久,任务失败的可能性就越大。

    这时,江寒声建议从一处人迹最稀少、位置最隐蔽,但却最不容易撤退的地点开始排查。

    谭史明问:“你有多少把握?”

    江寒声说:“百分之五十。”

    谭史明沉了一口气,决定信任他:“反正已经这样了,那就赌一把。”

    事实证明,他们赌对了。

    任务完成以后,白杨不禁感叹地问江寒声道:“江教授,你是怎么确定的?”

    江寒声说:“猜的。只是运气太好。”

    如果他是戚严,手下只允许存在两种人——有利用价值的活人,和失去价值的死人。

    他运气一向不好,好运气的人是蒋诚。

    谭史明见白杨还在叽叽喳喳,眼皮跳了跳,指挥他:“小杨,去给江教授倒杯水。”

    江寒声拒绝道:“不用,我想休息一下。”

    他转身,独自一人走出指挥中心,停在没有人的走廊中。

    背抵着墙壁,他就穿了一件衬衫,墙的温度传过来,异常冰冷。

    因为他身上滚烫。

    江寒声脸颊被烧得通红,显得其他地方的皮肤苍白得有些过分。

    喉咙疼,头也痛得要命。

    江寒声轻蹙着眉,抬手捂着自己满是汗水的额头,不住地咳了几声。

    ——如果蒋诚死了,或许……

    在指挥室的时候,江寒声曾经有一刻冒出这样的假设,等自己猛地醒悟,豆大的汗珠就顺着额角流淌了下来。

    他搪塞自己是烧糊涂了,才有这样的想法。但他骗不了自己,嫉妒在扭曲他的心性,给他赋予那些不可想象的卑劣的、肮脏的想法……

    他的手又开始发抖了。江寒声咬咬牙,握住那只手腕,鼻端哧哧喘着热烫的气。

    “江教授?”

    白杨走了过来,他刚才盯屏幕盯得太久,眼睛酸疼,跑出来抽根烟醒醒神。

    见江寒声靠在这里,似乎来休息的,过去打招呼,然后习惯性地递给江寒声一根烟,问:“你在这里干什么?”

    这烟刚递出去,白杨就想起来周瑾提过江寒声不抽烟不喝酒,为此她也跟着彻底戒掉了,又赶忙收回来。

    “谢谢。”

    江寒声忽然朝他摊开了手掌。

    白杨一愣,看看手指间夹着的烟,也不好再收回,就交给了他,问:“你没事吧?我看你脸色有点差。”

    他热络地用打火机给江寒声点上烟。

    江寒声没说话,叼着烟吸了一口,类似辛辣的刺激在他口腔中翻涌。

    指间猩红明灭,淡色的白雾缭绕。

    他仰头,缓缓吐出烟气,眉目覆在阴影中,很难看清楚他的表情。

    不甘心。

    他好好握在手里的东西,正一点一点从他指缝间流走。

    无论如何也不甘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