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钢铁森林
82
    82

    第二天清晨,周瑾从睡梦中醒来。忘记拉上遮光的窗帘,阳光透过柔纱洒进来,洒在床上。

    周瑾鼻端有淡淡的气味,是江寒声,他安静地躺在她身边。两个人睡一张床,空间稍微有点局促,因此他们贴得很近。

    周瑾腰有点发酸,不太想起床。她翻身滚到江寒声身边,曲起腿搭在他身上,胳膊横过去,一并缠住他。

    江寒声轻易就醒了,唇角勾起淡淡的笑,掌心覆上她的手背,手指在她的皮肤上乱划了两下。

    周瑾抬头,发现他还闭着眼,说:“装的?”

    江寒声还是没有睁眼,搂着她趴在自己的胸膛上,低哑说:“再睡一会儿。”

    周瑾笑了笑,埋头枕住他的身体,两个人继续眯了半个多小时才起床。

    昨天周瑾跟谭史明说了最新的进展,今天中午就有了回复。

    谭史明发了一份资料给周瑾,包括出警记录,还有当年救下戚真的那个民警的联系方式。

    民警叫简良,二十多年前在下城区派出所做管户籍这一块,后来迁到桂平县做派出所所长。

    桂平县是怀光市辖属的小县城,离市区不远,加上两地通着高速,开车一个小时也就到了。

    因为案情重大,谭史明没有在电话里说太多细节,只让他们转告简良尽力配合办案。

    下城区派出所的人回答,简良这人老实得很,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周瑾和江寒声辗转来到桂平县,他们下高速的时候,周瑾按照联系方式给简良打了一个电话。

    简良知道是海州市重案组的人,应答得很热情,又问:“到底是哪件案子?”

    周瑾说:“电话里也说不清楚,我们当面谈一谈,简所长,我们直接去派出所见您怎么样?”

    简良看了看时间,说:“也快到中午了,我是东道主,该请你们一起吃个饭。不过就不在外面吃了,上头有命令,不能搞腐败,不能公款吃喝,上行下效。两位要是不嫌弃的话就去家里用个便饭吧,不是我自吹自擂,我爱人的厨艺很好。”

    他说话天生带着一股实诚劲儿,热情洋溢。

    周瑾答应下来。

    简良发给她一个住址,江寒声按着导航走,一路驱车到桂平县的金顿小区。

    简良住得是单元楼,楼房已经很旧了,没有电梯,又住在六层。

    周瑾爬上楼,呼了一口气,敲了敲简良家的门,很快,她听见有个女人的回应:“来了。”

    门被打开,映入眼帘的是个穿着蓝绿色白碎花裙的女人,头发松松懒懒挽着,手腕上戴着一条红石榴手链,她身上有着成熟的风韵,丰满又迷人。

    楼道里光线晦暗,可她的出现无疑令周瑾眼前一亮。

    她一看来得是一男一女,想起来丈夫简良交代给自己的事,笑起来说:“你们就是周警官和江警官吧?快进来,快进来,老简临时有点事情要处理,没回家呢。我是他爱人,你们这么年轻,叫我简阿姨就行了。”

    简太太将人迎进来,请他们坐到沙发上,自己转去厨房泡茶了。

    江寒声坐得端端正正,出于习惯,他下意识观察着周围的环境。

    房子不大,两室一厅的结构。

    还有一面墙,上面贴着大大小小的相片。相片里的人几乎都是简太太,在海边的,在家里的,在餐厅的,多数都是对着镜头羞涩地笑,拍摄者应该就是简良了;

    偶尔夹杂着简良和简太太两个人的合照,以及两位老人的老照片,江寒声推测是简良的父母。

    一个没有小孩的幸福家庭。江寒声如此判断。

    而后,在客厅中,对着门的那面墙上挂着一件正装警服,不像是常穿的,倒像是挂起来展示欣赏的。

    除此之外,客厅的角落里还立着一架钢琴,钢琴的盖没有合上,凳子歪歪斜斜,像是有人刚刚坐过那里,又匆匆忙忙起了身。

    周瑾的注意力放在那身警服上。

    简太太端着茶杯出来,见周瑾看着警服,温柔地笑道:“好笑吧?谁会把警服挂在自己家的墙上。我丈夫像个自恋狂。”

    周瑾忙说:“没有。”

    简太太放下茶杯继续说:“老简做警察的第一天起就有这个习惯了。他每天早晨起来都要看一遍,提醒自己忠于职守,兢兢业业。还说我经常一个人在家不安全,摆身警服在这里,小贼进家都不敢偷东西。”

    她抿着唇笑了笑,“他就是这么一人,让你们这些做小辈的笑话了。”

    她走过去,坐到周瑾身边,说:“孩子,你们中午想吃什么?告诉简阿姨,我给你们做。”

    周瑾说:“我们不挑,不太辣都可以。我来帮您打下手吧?这次过来办案,也是要麻烦简所长了。”

    简太太说:“好啊!我最喜欢跟你们这些孩子待在一起了。家里不常来客人,有人来玩我正高兴呢,没什么麻烦不麻烦的。”

    她是比较喜欢女孩儿的,跟周瑾说得多一些。简太太拉着周瑾去厨房,让江寒声留在客厅吃水果。

    厨房,锅里正在熬着玉米排骨汤,周瑾洗了手,去帮忙削着土豆皮。

    简太太切着五花肉片,她用刀很小心仔细,随口问着周瑾:“听老简说,你们是海州市重案组的警官?看年纪这么小,真是年轻有为啊。工作累吧?”

    周瑾坐在小板凳上,说:“还好。有案子的时候会忙一些。”

    “老简天天忙得脚不沾地,做你们这一行就是这样。”

    他们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气氛轻松愉快。

    没多久,简太太问道:“对了,你们这次来是办什么案子吗?总不该是老简犯纪律了吧?”

    江寒声坐在客厅当中,手合拢在一起,目光微深,来回看着墙上的相片、警服,还有客厅里的钢琴……

    他想起从王彭泽手中接过来怀光连环杀人案,做了第一份犯罪嫌疑人侧写报告。

    凶手年龄在13至18岁之间,成长于单亲家庭,由母亲独自抚养长大,因此患有严重的俄狄浦斯情结。在成长的过程中,很有可能遭受过母亲的虐待、抛弃、背叛等,人格渐渐扭曲,变得极度仇恨女性群体,因此犯下一系列的凶杀案。

    可除去怀光连环杀人案做出的侧写,还有一个案件与戚严息息相关,那就是五年前的“8·17”劫枪案,表现出了强烈的憎恨警察群体的倾向。

    江寒声看着墙角的那架钢琴,想起简太太手腕上缠绕了三圈的红石榴手链……所有的碎片在一起扭曲、混沌,最后汇聚在江寒声漆黑漆黑的眼睛中,拼凑出一个完整的画像。

    江寒声唇角弯了弯,他想,他找到原因了。

    正在此时,厨房里突然传来“哐当”一声巨大震响,像是什么东西打翻在地。

    周瑾痛叫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