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钢铁森林
81
    81

    在一起久了,什么都会知道。

    江寒声警惕性高,感官比一般人敏锐,能够完全放松精神的时候很少很少。

    比如现在。

    周瑾扯开他头上的毛巾,摸上他的后颈,手指伸进潮湿柔软的头发。

    他低头,周瑾以为他要亲吻,唇齿半张着,等待他的唇覆下。

    可江寒声只在她的唇角轻轻擦了过去,没有亲吻,而是用手抚上周瑾的喉咙,拇指抵住下颌,使她偏开头。

    女人漂亮的颈线露出来,江寒声咬住她发红的耳垂。

    “周瑾。”欲望似乎烧得他声音沙哑,他用脸颊蹭着她的,问,“想要我吗?”

    他把事情做到这个地步,又在最后,将主动权交回给周瑾。

    周瑾发现江寒声这时候坏得可以,也坏得可爱。表面上他愿意听从她的心意,可此时此刻,就算她拿回主动权有什么用?

    江寒声让她无法拒绝。

    周瑾双手揽上他的肩颈,踮脚吻住他的嘴唇,把江寒声刚才若即若离的亲吻全部讨算回来。

    江寒声就是想要她的无法拒绝,想要她的主动。

    他喉咙里滚出低低的笑声,像讨到糖的小孩,略弯下腰,轻柔地吮住她的唇,配合着回吻。

    周瑾去咬他的下巴,亲他脖子上凸起的喉结,还有他赤裸的胸膛。

    江寒声肌肉坚实匀称,在周瑾的撩拨中,皮肤的温度渐渐滚烫起来。

    江寒声揽起她的腿,两个人贴得更紧,他的小腹紧致,因浓烈的欲望凸起几条青筋。

    硬挺的器官已蓄势待发,隔着衣料,一下一下往周瑾的腿心间抵。

    以往他总是迫切的,冷静的面容下有炙热的情欲,吻得热情,要得也激烈。可今天不同,江寒声有很好的耐心和策略,他开始用在周瑾身上。

    他永远不做到最后一步,只是暧昧地缠着她,磨着她。

    周瑾在他的引诱下不断沉沦,将所有事抛之脑后,目色迷离,在他颈间肆意啃咬。江寒声顶着她敏感处,始终没有下一步动作。

    不一会儿,周瑾觉得私处湿润起来,有团火在她心上烧。

    她有些口干舌燥,停下,望着江寒声,问:“你到底想不想做?”

    江寒声啃了一口她的鼻尖,搂着周瑾继续用勃发的性器去顶她、蹭她,他说:“我是属于你的,周瑾,你说了算。”

    周瑾被江寒声磨得耐心全无,他嘴巴上顺从得很,可周瑾总觉得自己一路被他牵着走。

    怪不了别人,怪她色令智昏。

    她被激起莫名的胜负欲,一扬眉毛,说:“做。”

    周瑾推着江寒声到床上,心里冒出一个想法——

    “我必须吃了他。”

    江寒声躺下,表现得任她主宰。周瑾屈膝跪在他的上方,单手脱掉自己上身白色的短袖。

    黑色的胸罩束出她雪白紧致的乳,她平坦的小腹浸出一点汗水。

    江寒声看着她伸手撩开头发,露出白皙秀气的侧脸,眼睛亮得跟月亮一样,弯弯的,看着他。

    周瑾伸手抚摸他裤子上的凸起。

    江寒声喉结滚了一滚,发觉自己的耐性和控制力或许不如他自以为的那样好。

    周瑾帮他脱掉长裤,有些凉的手握住那硬起的器官时,江寒声轻皱眉头,深深吸了一口气。

    他轻撑起上身,看见周瑾将头发别到耳后,低头张嘴轻含住他。

    江寒声喉咙里发出一声性感的低哼,而后,缓缓闭起眼睛。

    周瑾是有野性的,她热情,活力四射,此时就像头要享用大餐的小狼,他跑过来,甘心做她嘴里的猎物。

    周瑾嘴巴被撑得满满的,舌尖舔过性器上凸起的青筋,在顶端含吮打转。

    江寒声的味道干净好闻,她很喜欢;因为她,江寒声忍不住发生的声音,她更喜欢。

    江寒声抚摸着她的头发,轻喘着口气。周瑾起身,脱掉了自己的短裤,露出两条修长白皙的腿。

    她脸颊有些酸疼,不再用嘴巴,手扶着那根挺翘,在内裤上磨蹭。她抚慰了他一会儿,看到江寒声额头淌下汗水,然后问:“你要不要?”  

    江寒声:“……”

    她怎么能这么好强?连这种事都要在他身上讨个胜局回来。

    他眼睛忍得发红,没有说话。

    周瑾伏下,在他脖子上乱啃乱咬,又摸着他发烫的耳朵,小声说:“老公?”

    江寒声心头一紧,将周瑾扯开点距离,两人四目相对。

    周瑾感觉到抵着她腿肉的东西更硬更热了,眼睛越发乌黑。周瑾觉得他眼神很危险,心想自己是不是太过火了,脸上红着周瑾又改口:“江教授?”

    江寒搂住她,颠倒了个上下,手扶在她的后脑勺放她在枕头上。

    他盯着她,“你怎么……你叫我什么?”

    “老公啊。”

    周瑾就是想逗逗他,当时在车上她这样喊江寒声,看他结结实实愣住的反应,有点好玩,可她不清楚这称呼到底于江寒声而言有什么特别。

    他们已经结婚了,不是吗?  

    江寒声望了她半晌,手拨开她凌乱的发,再三确认着。

    没多久,他轻笑了一声,埋头在周瑾的颈间浅吻不断,伸手拨开她的内裤,将硬胀到极点的性器往她身体里挺送。

    一寸一寸,缓慢又坚定地插到最深处。空虚了半晌的身体终于得到满足,周瑾舒服地呼出一口气,手指拨弄着江寒声颈后的头发。

    江寒声轻咬住她的耳朵,哑声说:“你犯规了,周瑾。你……”

    江寒声不会气恼周瑾,语气还有点委屈:“你不讲道理。”

    为什么周瑾最先爱上的人不是他?不讲道理。心里明明还记着蒋诚,又为什么答应跟他结婚?不讲道理。

    现在为什么又能这么轻易地来哄他?

    不讲道理。不讲道理。

    他心里控诉她一句,就往她身体里顶送一次。周瑾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曲起双腿,接纳着他的进入,他的索取。

    江寒声那么硬,那么热,一下一下将她送到顶端,又完全退出,将她抛回原地。周瑾腿间流出透明的爱液,腻得一塌糊涂,粗长的性器插进去,发出不堪的水响。

    周瑾咬着唇不断呻吟,江寒声每一次抽出,都牵得她腿肉打哆嗦。

    江寒声揽着她趴伏下,从后方进入,低头吻上她的后背和肩膀。

    周瑾看不到他,只能感受到那挤进她身体的器官的形状,粗硬得让她难能受住。

    江寒声牵起她的手腕,在她手指上吻了几下,然后扣住她的手指。

    他进发得越来越快,阵阵汹涌海浪似的快感席卷了周瑾全身,她从头麻软到脚,控制不住地叫出声。

    两人十指交扣得越来越紧。

    江寒声另一条手臂也环住她,气息喘得越来越粗重,他吻她的头发,吻她的耳垂,吻得胡乱又肆意。周瑾身体热得发汗,两人皮肤腻贴着,听周瑾在他身下叫,江寒声撞得更加密集深沉。

    周瑾受不住,身体攀上顶峰,紧窄的小穴一紧一紧地收缩着,高潮迭起的崩溃让她本能要将江寒声挤出体外,可越是这样,含吞就越深。

    她发起颤,发出无意识破碎的呻吟:“不要,不要……”

    江寒声起身,握住周瑾细细的腰肢,忍着低喘几声,又深又狠地撞了最后几下,精液疾射,全部浇灌进周瑾的体内。

    他长呼一口气,没有撤身离开,从后抱着她躺下。

    半硬的器官在周瑾身体里细细地磨弄,给她最后的欢愉。周瑾在余韵中一阵阵颤抖,人已经精疲力尽,闭着眼睛,与他挨蹭着温存。

    江寒声亲了亲她发湿的额角,手抚摸上她平坦的小腹,闭着眼低声说:“周瑾,等我们有了孩子,该叫什么名字才好?”

    周瑾睁开眼睛,按住他的手,唇动了动想说些什么,可江寒声顺势牵住了她的手,拇指在她手背上轻蹭。

    “我或许可以成为一个合格的父亲。”

    江寒声的呼吸是热的,掌心也是热的,跟他的愿望一样。

    周瑾抬手摸了摸他俊美的脸,没有回答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