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钢铁森林
77
    77

    周瑾几乎是落荒而逃,赶紧将孩子的话题撇在身后。

    来到便利超市,周瑾从货架上拿了两瓶水,还有一些速食便当。她以前蹲点盯梢,基本上一顿泡面凑合了事,可现在身边有江寒声,不好吃得太随便。

    排队付好账,周瑾离开超市,原地返回,可没找见玩具车摊,也没见江寒声。

    她疑惑地四处眺望,寻找,终于在一个小巷子口看见江寒声的身影。

    他一手拿着小狗气球,一手正推拒着什么。

    周瑾走过去才看到,他面前还站着一个女人,短裙长发,浓妆艳抹,嫣红的嘴唇轻动着,正在跟江寒声搭讪。

    “帅哥,去楼上坐一坐嘛?”她眼波流转,红红绿绿的霓虹灯映照出一张漂亮的脸蛋,“我又不会吃了你。”

    江寒声不太喜欢别人碰他,也忍受不了她身上的香水味。他轻微蹙着眉,说:“不用了,谢谢。”

    那女人还是不依不饶,挺起饱满雪白的胸脯紧紧凑近江寒声,再次邀请道:“就坐一小会儿,可以吗?我不是那种人,我就是想跟你交个朋友。”

    “……”

    “听口音,帅哥是外地人?”

    女人纤细雪白的手指从江寒声的胸口滑上他的颈间,正想将他搂住,忽然,她的手指一痛!

    “啊!”女人痛叫,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紧接着整条胳膊都被反拧到身后。

    “他都拒绝你了,姐姐。”

    周瑾一手按住她的肩膀,另一只手将袋子扔给江寒声。她推着那女人进了巷子,将她抵靠在墙上。

    那女人越挣扎越痛,眼泪汪汪的,尖声质问:“你谁啊你?!你给我松开,哎呦,疼呀!疼!”

    周瑾下巴朝江寒声的方向点了一点,说:“他是我男人。你又是做什么的?”

    江寒声:“……”

    他薄唇抿了抿笑意,没有说话。

    那女人心里直翻白眼。刚才看这男的长得英俊漂亮,一个人在街面上晃悠,她才上去搭讪的,鬼才知道他陪着老婆来这种地方。

    女人道:“我认错人了,行吗?就是一场误会。”

    周瑾从兜里掏出证件,在女人眼前晃了晃。尽管这里光线微弱,可明亮的银色警徽,女人看得一清二楚,她一阵讶然。

    周瑾盘问道:“叫什么名字?”

    女人顿时如泄了气的气球,说:“你们搞钓鱼执法啊?靠,下得本够大的。”

    周瑾手劲一紧,肃声说:“我问什么,你答什么。用不用我请你回所里去喝茶?”

    女人疼得不行,又挣扎几下,这回周瑾松开了她。她没有再跑,转身倚靠着墙,看了一眼江寒声,又看了一眼周瑾。

    周瑾再问:“名字。”

    那女人呸了口唾沫,满脸不正经地回答:“菲菲。”

    “做什么的?”

    菲菲嘁道:“你抓都抓了,还问我做什么的?我还想知道你们是做什么的呢!警官,你要是不亮证件,我还以为你们过来,是跟我玩双飞的呢。”

    “……”周瑾说,“跟你打听个事。”

    菲菲一听这话,忽然明白了,笑道:“哦,你不是来扫黄的。也对,这附近的警察我都眼熟,怎么没听说过哪个扫黄组的还有女人啊?”

    周瑾直奔主题:“我想知道,你们是归谁管的。”

    菲菲细眉往上轻挑,反问道:“我凭什么告诉你啊?”

    周瑾:“这么说,你确实有上线。”

    菲菲:“……我就随口那么一说。”她眼珠又转到不远处的江寒声身上,倏尔一笑,说:“不然,你让你男人陪我睡一觉,我一高兴,或许什么都告诉你了。其实你也挺漂亮的,玩双飞也行的,我不介意。”

    周瑾对于她的挑逗波澜不惊,冷冷地说:“我再给你一次机会。”

    她眺望着周围,说:“他有修养,不会对你动手,但我这个人就没什么素质了,最讨厌其他女人对他动手动脚。这里好像没有监控,你说我敢不敢就在这儿把你打进医院,再反告你性骚扰?”

    菲菲看她一脸认真,不像是在随便唬人。她有点紧张,撑起一丝胆气,挺着胸脯反问道:“你吓唬我?”

    周瑾哼笑,猛地拽住她的领口,扬手就要打。

    菲菲吓得浑身缩紧,大叫道:“我说!我说!”

    半晌,周瑾一笑,转头看向站在巷子口的江寒声,目光雪亮地朝他扬了扬脸。

    江寒声以手抵额,眼神里又好笑又无奈。

    据菲菲交代,她在这一块活动,除了自己上街物色客人以外,也有个叫洪哥的男人会给她派生意。

    每单生意三千块,洪哥要抽一千,所以菲菲对这人也没太多好感,将自己知道的全都说了。

    至于洪哥本名叫什么,菲菲没有回答上来,她从来没问过,只知道他自己开了一间茶室,周末的时候常常在店里,想找他的话可以去那里找。

    问到具体地址之后,周瑾就放她走了。

    菲菲没想到这么轻易,谨慎地看了周瑾一眼,问:“真让我走啊?”

    “再不走,一会儿就把你抓了。”周瑾将她从头打量到脚,说,“晚上有风,你穿这么点不冷?”

    菲菲愣了愣,片刻,她哼笑道:“你懂个屁,我这叫性感,不然怎么招男人的眼?”

    周瑾说:“做点别的不好吗?明明那么漂亮。”

    菲菲抿抿嘴巴,也不知道怎么着,喉咙发堵,不太想跟她说下去了。

    她摆手道:“再漂亮也没勾引到你男人,我走了。”

    菲菲拉整自己上衣,出巷口的时候,又朝江寒声抛了一个媚眼儿,今夜也没有再去揽生意,径自回了家。

    周瑾也跟着走出了巷子。

    她若有所思地看了一会儿江寒声,忍俊不禁道:“江教授,您来重案组真是屈才了,应该去扫黄大队。”

    江寒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