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钢铁森林
74
    74

    周瑾脸上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戚严不是早就被警方击毙了么?

    江寒声清楚她的疑问,眼下就连他自己也理不清其中的原委。

    他是亲手杀了戚严的,因为催眠,开枪那一刻的场景在他记忆中更加清晰。

    当时,他不知道黑夜白昼已经交替了多少次。

    就像在打一场漫长的战争,戚严用尽一切手段去调动他的痛觉,在他痛到无可忍受的地步时,又“好心”给他补一剂毒品,慢慢缓解掉他身体上的痛苦。

    毒品本身的药效并不那么可怕,可怕的是每一次被唤起痛觉后,江寒声开始渴望着、期盼着注射毒品这一环节的到来——这种心瘾远远比毒瘾还难戒掉。

    最后一天,江寒声从昏迷中睁开双眼,是被仓库外密集的枪声震醒的。

    意识逐渐回拢,浑身上下那种针扎一样细密的刺痛,也随之涌回这具身体中——

    真的太痛了。

    江寒声干咽喉咙,冷汗顺着他苍白的脸颊,一滴一滴地往下落。

    大约过了半分钟,他才逐渐恢复思考能力。

    有枪声?既然有枪声,难道是姚卫海已经带人追过来了?

    他吃力地抬起头,观察着四周,仓库中很安静,见不到任何人。

    只有那对情侣还在,男的已经死了,尸首散发着阵阵腐烂的恶臭,苍蝇嗡嗡乱飞,落在男人苍青色已经僵冷的脸上,到处乱爬。

    女生还活着,抱着膝盖瑟缩在角落里,身体不断地发抖。

    江寒声忍着剧痛,朝女孩的方向挪动椅子。刚刚靠近了一点,那女孩忽地抬起头,不知道从哪里搞来得一把枪,双手颤抖地合握住,对着江寒声疯了似的大吼:“不要过来!不要碰我!我杀了你!杀了你——!”

    枪是她偷的,在那个叫冯和的男人侵犯她的时候偷来的。

    “是我,是我。”江寒声嗓音哑得厉害,尽力将字咬得清晰,“好姑娘,你听我说……帮我解开绳子,然后找个地方躲起来……”

    对着他枪口在颤抖。

    江寒声直视着她的眼睛,轻声承诺道:“相信我,我会救你的,我一定把你救出去。”

    “……”

    她愣了十多秒,像是突然反应过来,挣扎着站起来去帮江寒声解绳子。

    越着急,越解不开。

    她急得大哭:“我解不开!我解不开!”

    “别急。”江寒声撑着意识,尽力安抚她,“慢慢来。”

    腕间一松,江寒声终于能活动双手。

    女孩精神处在高度紧张的状态,感官被无限放大,她听到了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哭着说:“你听到了吗?他们回来了,他们就在外面……”

    江寒声不顾得细想,用尽所有力气站起来,拉着那女孩跑到仓库的一处工具间。

    他将她推进去,手指抵唇,低声道:“藏好,千万不要出声。”

    江寒声要关门,就剩一点缝隙时,女孩一把拉住门,从门缝中把自己的枪塞给了他。

    江寒声低头,对上漆黑漆黑的一双眼。尽管她什么也没有说,江寒声从她的目光中还是看出了无声的哀求。

    江寒声道:“我们会没事的。”

    门紧紧关上,江寒声握着枪,正准备离开仓库,忽然楼梯传来脚步声。

    江寒声回身,抬枪对准那人,是戚严。

    楼梯早就废旧生锈,只剩下一个铁架子,人走在上面,发出吱呀吱呀的响。

    戚严举起双手,慢条斯理地走到江寒声面前,说:“江先生。”

    江寒声耳朵里嗡嗡作响,握枪的手在发抖,停了两三秒,他说:“戚严,你输了。

    “是吗?”

    江寒声语调很轻,却斩钉截铁:“我会让你在牢里坐到死为止。”

    戚严笑起来:“不知道江先生有没有听说过一句话——死亡才是真正的开始,它能带来新生。所以,我不怕死。”

    “……”

    “不过输在你手上,多少有点不甘心。”戚严微笑着,语气中充满了挑衅,“只要我还活着,我就有办法让你永无宁日,你信不信?你的家人,你的朋友,哦,还有怀表里的那个女孩子……”

    江寒声的抑制不住地颤抖起来,他咬牙,牢牢握住拿枪的手腕,脑海里忽然闪过一个从未有过的念头——

    开枪杀了他,尽早结束这一切。

    就在此时,姚卫海带人冲了进来,十几把枪齐刷刷对准戚严。

    但他们没有开枪,因为戚严举着双手,早已经投降。

    姚卫海在他身后大喊:“江寒声,别开枪!”

    江寒声猝然惊醒,少顷,他缓缓回过头看向姚卫海,反复确认他的身份,刚刚在脑海里升起的可怕念头又渐渐动摇。

    姚卫海朝他走过来。

    不远处,戚严忽地笑了笑,继续方才的闲谈:“她穿红裙子一定很好看。”

    ……

    砰!砰!砰!砰——!

    后坐力震得他手臂发麻,手枪冰冷湿滑的触感至今清晰可辨。

    突然,他的右手被握住了。

    “寒声?”周瑾望着他,目光雪亮,“你怎么了。”

    停了好几秒钟,江寒声恍然回神,他像是要彻底留下什么似的,反握住周瑾的手。

    他笑了笑,说:“我刚刚走神了。”

    周瑾问道:“按你说的,戚严没有死,那当日被警方击毙的人又是谁?”

    江寒声摇摇头,“还不清楚。”

    「死亡才是真正的开始,它能带来新生。」

    江寒声以前从未仔细琢磨过“戚严”的这句话,现在想想,或许另有深意。

    “戚严”在枪口之下,还敢说着挑衅他的话,究竟是笃定他不会开枪,还是故意求死?

    如果是故意求死的话,目的又是什么?不愿意坐牢?还是——

    第五个人?

    他想保护那第五个人?

    江寒声,包括那个幸存下来的女孩子都向警方作证,仓库里一共有四个人,正好能对应上警方击毙人数。

    正因如此,警方撤回封锁盘查的主干力量,让那第五个人有得以逃脱的机会。

    而这个人才是真正的戚严。

    怀光连环杀人案的真正凶手,“8·17”劫枪大案的领导者与参与者。

    现在针对“8·17”一案展开的金港码头收网行动以惨败告终。

    那么,还有一个找到真相的办法,就是追本溯源,重新调查怀光连环杀人案。

    江寒声始终没有松开周瑾的手,他说:“我想去一趟怀光。”

    周瑾问:“你要再查一查怀光那桩连环杀人案?”

    江寒声点头。

    周瑾问:“王老师在那边一直没有什么进展么?”

    江寒声道:“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调查一再受阻,没有进行得很顺利。”

    王彭泽可是省厅犯罪研究室的主任,警界人人敬仰。周瑾有点好奇,问:“什么原因啊?”

    江寒声苦笑,道:“等到怀光,你就知道了。周瑾,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你能陪在我身边。”

    周瑾不假思索地回答:“当然。”

    “……”

    江寒声却没想她答应得这么爽快。

    周瑾说:“戚严还让你跟我问好,摆明了就是要拿你的安全威胁我!你一个人去太危险了,我等会就去跟我师父申请出差。”

    江寒声愣了愣,很快笑起来,温声道:“那就拜托周警官,一定寸步不离地保护我。”

    他唇角有笑意,可周瑾却很认真。她上前,手伸到江寒声背后轻轻拍了一下。

    周瑾道:“恩,我保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