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钢铁森林
73
    73

    就连江寒声这种擅长隐藏情绪的高手,听到这句话,脸色立刻变了,眼中晦暗不清。

    周瑾离得一近,模模糊糊的,就听到“周警官问好”这句。

    她诧异着,看到他略显苍白的脸颊,脑海里忽然升起某种特殊的直觉——

    没有经过任何理性的判断,周瑾强行摘下他的电话,贴在耳畔,问:“你好,你哪位?”

    江寒声大惊失色,想要拿回手机。周瑾用后肩推抵着他的胸膛,眨眨眼,示意他别出声。

    江寒声顾忌她肩上的伤口,不敢使一点力。  

    戚严也没想到周瑾会接电话,很快,他笑了笑,“周警官?”

    周瑾眉心微蹙,听这声音有些耳熟,只是一时很难想起究竟在哪里听过。

    对方刻意压着声音,阴沉沉地说:“怎么,江教授没跟你提起过我?”

    他语调里充斥着戏谑与轻蔑,让周瑾极为不舒服,想到这人跟江寒声或许也这般说话,一股无名的肝火直往上翻。

    周瑾说:“你是很重要的人吗?”

    不等戚严再回答,江寒声一把夺过手机,按断电话。

    “周瑾,你怎么能……”

    他迎头对上周瑾近乎拷问的目光,立时什么都说不出了,尾音全是无可奈何。

    沉默在彼此之间蔓延,约莫过了十几秒钟,周瑾一下记起来这声音的主人是谁了。

    “是他?”

    周瑾在刑侦口工作,不仅要牢牢记住凶手的样貌,倘若听过声音,也该立刻辨认出来。何况在不久前,她刚刚跟这个人交过手,绝对不会听错。

    “我在金港码头碰到的那个扛狙击枪的人!”

    周瑾背脊紧绷,抬头盯着江寒声的眼仁雪亮。她问:“他是谁?为什么会给你打电话?”

    江寒声一僵,周瑾是在怀疑他么?

    出于职业习惯,他下意识凭借专业知识去捕捉周瑾的情绪——她话语里有不加掩饰的怀疑,可肢体动作却完全没有表现出任何防备。

    典型的言行相悖,让他一时难以下准确的判断。

    “怎么不说话?”周瑾有些焦急,“我师父刚刚才说,怀疑警队里有内鬼,本来我不信的,现在看还真有可能。这帮人连你的手机号都能搞得到,那还有什么查不出的?”

    比起经常奔波在一线的警察,江寒声作为刑侦顾问应该更加安全才对。

    眼下又是什么情况?

    周瑾咬牙切齿,无声咒骂道:“这群王八蛋。”

    江寒声沉默着,看周瑾蹙紧眉心,小幅度地来回转了两步,思考东西的时候,她习惯性地别开耳边的碎发,顺手捏捏耳垂。

    他无疑地确认了一件事——周瑾是在担心他,担心他的安全。

    周瑾正着急上火,思忖着哪里出了问题,却听见身边一直沉默着的江寒声忽地笑了笑。

    笑声里多少有点哭笑不得的意思。

    周瑾完全不知道他的心思过了千曲百转,眉毛一扬,生气道:“你还笑?!……把手机给我,我去跟技术科说一声,让他们查一查。”

    她去捉江寒声的手腕。

    江寒声漆黑的眼瞳深了深,他往后退了半步,背脊抵上墙壁。周瑾太着急拿到手机,下意识向前跟,头一下撞到他的胸膛。

    她要后退回去,江寒声没给她机会,揽着她的腰,突然说:“周瑾,我想吻你。”

    周瑾莫名其妙:“啊?”

    “我想吻你。”江寒声重复着,语气里几乎带着点恳求了。

    “……”周瑾脸颊一烫,不好意思地防备着左右,压着声问,“好端端的,你什么毛病?”

    江寒声近在咫尺,近得周瑾只能听到他,看到他,不得不将全身心投入到江寒声的身上。

    尽管他一贯将情绪收敛得万分晦涩,可周瑾总能察觉到他眉眼间有种可怜的神气,天性使然,她忍不住想要疼爱。

    譬如现在,他的要求来得再莫名其妙,周瑾都想给予回应。

    “好了,好了。”

    她的手指伸进江寒声柔软的黑发,拨弄得有些凌乱。

    周瑾侧首,带着某种暧昧的安抚,从他的下巴开始,沿着瘦削俊利的下颌线一直吮吻到他坚硬的耳骨,最后停留在他的嘴唇上。

    绵长的、热烈的吻。

    江寒声气喘吁吁,唤她的名字,“……周瑾。”

    周瑾轻轻嗯了一声,手探到他的后背,说:“寒声,别担心,不管什么人找上门,我保证不会让他们伤害你。”

    “……”

    江寒声又感到一丝荒诞不经,忍不住想笑,积郁在空气中那股沉甸甸的阴霾,就教她这么一句话轻易地驱散。

    周瑾纳闷他的好心情,与他拉开一段距离,迎着江寒声笑意浅淡的目光,她问:“你是不是不信我?”

    江寒声本该点头。

    长久以来,他向周瑾隐瞒着潜藏在暗处的危险,用自己的方式保护她,因为他无法信任周瑾,信任她能完全承受住这种被人盯着后背的压力。

    江寒声太清楚这种感觉。

    就在五年前向戚严放出诱饵之后,每一分每一刻,他几乎不分昼夜地警惕着被黑暗吞噬的风险。

    高度戒备的状态能将他的观察力打磨得更加敏锐,而“打磨”向来以煎熬精神为代价。

    他不希望周瑾终日处在惶惶不安的状态。

    可周瑾的反应实在出乎他的意料——她没有害怕,没有退缩,对他除了担心,更没有一丝一毫的怀疑。

    周瑾有着纯粹的保护他人的勇气,尽管遭受过背叛,也依然持有。

    江寒声爱慕她这样的勇气。

    他没有点头,而是认真地回答道:“我信。”

    “这可是你说的。”周瑾向他摊开手掌,完全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道,“江寒声江教授,重案组侦查员周瑾现在对你例行突击检查,请把手机交出来,并且如实回答我的问题。”

    江寒声借着笑意轻轻呼出一口气。

    周瑾挑眉,勾勾手指,示意他配合。

    “不用查了,我知道他是谁。”江寒声缓慢地眨了眨眼睛,决定跟周瑾摊牌,“他是戚严。”

    周瑾以为自己听错了,愣愣神,说:“戚严?”

    *

    过渡章难写得要命,迟了点。下章去怀光查旧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