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钢铁森林
30
    30

    江寒声在吻她。

    两人接吻的次数并不多,他的吻技也不高超,温柔时就浅浅地尝,有时候也会发狠,没有章法地又咬又吮。

    可周瑾轻易被他点燃。她脸颊滚烫,手捧住他瘦削漂亮的脸,也衔住他的嘴唇,轻轻重重地啃咬。

    江寒声身体僵了一瞬,又很快臣服下来,闭着眼接受。

    周瑾感觉到江寒声的身体在一点一点苏醒,硬的性器,滚烫的呼吸。

    他还坚持穿着衣服,就在领口松了两颗扣子,周瑾正好能看到男人的锁骨,以及凸起的喉结,有种难言的性感。

    周瑾去拉他上身的衬衫,结果被江寒声捉住手腕子,反拉扯到头顶,紧紧按住。

    周瑾也不挣扎,问他:“嫌我这里脏?”

    “没有。”江寒声怕她误会,据实解释,“有伤,不好看。”

    周瑾愣了愣,才知道他不肯脱衣服是为这个。

    她笑起来:“脸上也有,到底怎么回事?你不像是会打架的人,跟我讲讲,我帮你揍回去。”

    “……周瑾。”

    他眉宇间有些无奈,也不肯解释,就亲吻她,浅浅地吻在周瑾的额头,又低声问:“明天休息?”

    周瑾点头。

    关灵的案子告一段落,接下来要走移送起诉的程序。重案组里承办这个案子的侦查员没日没夜地忙,现在终于能歇口气。

    “再做一次。”

    他还是请求的口吻,但手已经缓缓滑到她的腰。

    周瑾脸微红,“你……”

    她的腰纤细紧致,能摸到很硬的骨。她的身体只有在高潮时是柔软的,手臂紧紧攀附着他,会在他怀里颤抖,会好听地呻吟。

    江寒声沉了沉身体,一手掐住她的腰。

    再次挺身进入时,那里早已湿润。

    身体被粗长勃挺的性器一下撑满,周瑾抓紧被单,腿完全张开,脚心窜上麻麻的电流。

    她咬着唇,腰肢渐渐软在江寒声手掌里。江寒声捧着她的腰窝,一下下往里狠撞。

    江寒声想这样做爱,一次又一次,做到她呻吟颤抖,做到她没有力气,做到她嘴里只会喊他的名字。

    直到完全占有。

    ……

    第二天快到中午时,周瑾才醒来。

    她身侧没人,因习惯如此,脑袋浑浑噩噩还在睡意里挣扎,一时也没太注意。等她走到客厅,听见江寒声一贯沉稳的声音,才彻底清醒过来。

    江寒声坐在沙发上,正讲电话。

    人已经穿戴整齐,眉眼淡淡的,日光倾覆在他身上。

    周瑾鬼使神差地想起昨晚,江寒声深深埋在她的身体里,喘着气,咬住她的耳根,湿热的呼吸往她耳朵里钻。

    他略带沙哑的声音,仿佛在不断在她耳边回荡:“你好烫。”

    周瑾:“……”

    她抵额,心想:这可不太对,周瑾,不能被美色冲昏头脑。

    江寒声床上床下判若两人,一身偏禁欲冷淡的正经气,单单看他沉默寡淡的神情,就很难让人产生什么遐想。

    看到周瑾醒来,他不由自主地笑了笑,抬手示意周瑾坐到他身边。

    周瑾疑惑,走过去,江寒声将注意力集中放到电话上,手无意识地将她碎发别到耳后。

    通话大约一两分钟,多半是他在听,对方在讲。

    话筒声音模模糊糊,周瑾也听不清他们在讲什么,但从几个词中隐约察觉跟案件有关。

    “等我再确认一下。”

    他很快挂掉电话。

    周瑾适才开口说:“有工作的话,你就先忙。我东西不多,自己收拾也成。”

    江寒声说:“不耽误。”

    周瑾的东西确实不多。

    与江寒声相亲之前,她一心扑在工作上,跟人约会,连看电影都算新鲜;生活习惯又极其没有底线,属于“有个地儿能躺就成”的主。

    换句话说,她的生活质量完全取决于另一半,以前是蒋诚,现在是江寒声。

    在看到厨房里余下的半箱方便面后,江寒声闭了闭眼睛,彻底放弃与周瑾再商量的想法。

    周瑾探过来脑袋,不好意思地朝他笑。她带着防尘口罩,自然是看不见笑容,江寒声只能瞧见她弯起来的眼。

    周瑾:“以后都听你的,我怎么着都行。”

    她撂下一句“以后”,就轻飘飘溜走了。那口吻绝对谈不上正经,却让江寒声怔了一下。

    真有这样的以后,他希望能再长一些。

    周瑾收拾衣服的时候,戒指盒不慎从柜子里掉出来。她捡起来,确认戒指还在,就随手往床上一搁,正好给江寒声看见。

    江寒声打开戒指盒,端详半晌,最后妥帖地放进口袋。

    周瑾开玩笑,“怎么,要收回去?”

    江寒声:“……可以做成项链。”

    周瑾反应了一阵,才悟过来,江寒声希望她能带在身上。

    她考虑着拒绝:“不行,我天天跑东跑西的,万一掉了怎么办?”

    他沉默下来,目光里带着无形的追问。

    周瑾想起来刚刚承诺过的,忙点头投降:“听你的,听你的。”

    整理东西期间,有一个电话打到周瑾手机,是于丹。

    周瑾腾不开手,侧着脸,将手机抵在肩膀上,听了一会儿,她皱起眉头,抓住手机再问一遍:“你说什么?”

    “……”

    江寒声听到她焦急的语气,抬眼望了过来。

    周瑾愕然:“我?停职检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