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钢铁森林
29
    29

    有人影在黑暗中狠狠一晃!

    蒋诚的身体反应,先于他思考的速度,拔腿就朝那人冲过去。那人飞速地跑,蒋诚穷追不舍,两人一前一后,隔了不过数十米。

    咸湿的风往嘴里灌,刮割着他的喉咙。蒋诚身影如矫捷的猎豹,攀上集装箱抄近路,捕食般从上扑向那个黑影!

    他力量凶悍,手肘制住对方的肩颈,用手电筒往他脸上一打,没想到竟是熟面孔,贺武的手下。

    他面部狰狞,爆喝一声:“蒋诚!你出卖我们!”

    蒋诚瞳孔紧缩,心脏仿佛要炸裂般怦怦直跳,每跳一下,他的手臂都窜过去一阵麻,差点制不住他。

    “操你妈!蒋诚!我把你当兄弟,你给条子做事?贺老大知道,要你死全家!”

    蒋诚一听,眼底惊惧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令人悚然的冷光。

    他按住男人的脑袋,沉声问:“谁让你来得?”

    男人不吭声。

    蒋诚:“贺武?”

    他气息突然急促,咬住牙没有回答,发泄似的喝骂,说:“蒋诚,老子栽到你手上,我认!你够狠,在道上混,比我们的手还黑,结果你他妈说自己是警察?哈哈哈——!”

    他恶狠狠地笑起来,半晌,又喘着气说:“那个女警察,跟你认识吧?那天我就看出来了,你对她不一般。”

    “闭嘴!”蒋诚额头上的青筋凸露。

    “你最好每天都祈祷自己永远不要暴露,贺老大怎么对待叛徒,你最清楚。他不要你死,当着你的面,先把你的女人玩烂!”

    蒋诚将他拎起来,用手肘从后勒住他的脖颈。

    黑夜下,长期压抑的情绪扭曲了蒋诚的面目,手臂迸发钢铁般的力量,越收越紧。

    男人双脚不断蹬动,手指在蒋诚的手臂上抓出道道血痕,长时间的无济于事,他脸色涨成紫红,眼球几乎突出来。

    “你,你……喀……”

    他气息微弱,发不出完整的声音,最终,在窒息前最后一刻的痉挛和挣扎猝然归于平静。

    他死了。

    很久,直到姚卫海赶到,喊了蒋诚一声,他才渐渐松手。

    姚卫海看着地上的人一动不动,面皮抽动了几下,“你把他杀了?”

    蒋诚从地上站起来,黑色T恤勾勒出他紧绷的肩背,身线冷硬。

    “贺武的人。”蒋诚说,“他怀疑我了。”

    姚卫海深吸一口气,稳住情绪,问:“你要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蒋诚扬手,将额头碎发一拨,越发桀骜不驯,“祝我好运吧。”

    “蒋诚!”

    蒋诚笑起来,人浸透在夜色下,样子简直英俊逼人。

    经这么一遭,他的戾气发泄干净,反而冷静下来。

    任务还没有结束,潜藏的危险时刻保持着吞噬力,走错一步就要粉身碎骨。他只能继续往下走,不能回头。

    可无论如何,蒋诚都想活着回去,以警察的身份,再见一见周瑾。

    “在我联络你之前,别再见面了。”蒋诚沉了一口气,对姚卫海说,“重案组有个特聘教授,叫江寒声,他还不知道我的真实身份,但查出来是我搞了赖三。”

    姚卫海一扬眉:“江寒声?”

    “就是周瑾的……”蒋诚咬了咬后槽牙,忍住凶狠,没有往下说,转而道,“总之,你看紧他,别让他坏我的事。”

    姚卫海点头,片刻,语重心长地嘱咐他:“一定要注意安全。”

    蒋诚嗤笑:“能不能挺过这关,就看运气了。我没命,你要给我收尸。”

    姚卫海:“别说这种话。”

    “没跟你开玩笑。”蒋诚嘴唇微微抿紧,正色道,“还有我做卧底这件事,也别告诉周瑾。”

    ……

    ……

    视觉记忆或许很快淡化,但味觉与嗅觉却扎了根一样的长久。

    他又闻到那股混着腐烂气息的血臭味,肮脏、污秽,让他有种难以忍受的窒息感。

    黑洞洞的枪口抵上他的额头,男人的手指勾在扳机,嘴里戏谑地发出“啪啪”两声。

    但没有开枪。

    男人声音冷冰冰的,说:“死,也太容易了。我真想看看你能坚持多久,才肯向我下跪求饶。”

    男人仿佛看到什么,嘴巴一咧,枪口往他心口处寻去,一抬,勾住垂下来的银质链条。

    一块怀表猛地坠在地上。

    他眼瞳骤然缩紧,寡淡到没有情绪的脸,终于起了变化。

    怀表就掉在他面前,可他双手双脚仿佛被无形的黑暗束缚着,拼命地想要拿回,明明差一点就可以拿回来。

    最后,却被男人轻而易举地捡到手中把玩。

    “啪”地一声,是怀表弹开的轻响,很轻微,但对于他来说,竟比枪响还要震人心肺。

    “还给我!”他忍不住大吼,紧接着就再没有发出声音。

    怀表垂下来,小小的照片里有张女孩的脸,像是活了,在朝他哭。

    “江寒声!”

    他倒抽一口冷气,猛地睁开眼睛,从黑暗,又跌入了另外一个黑暗,使他一时难以分清梦境和现实。

    江寒声轻促地喘着,后颈似乎窜着冷飕飕的风。

    “怎么了?”

    温暖干燥的手掌覆在他的后颈上,在他上方,是周瑾很亮的一双眼。她贴近他,小声问:“做噩梦?”            

    江寒声眼底雾气蒙蒙,还没有完全镇住失措的神色,喉结艰涩地滑了一下。

    他点头。

    周瑾停顿片刻,忽地笑起来,眼睛更亮,像下弦月。

    “原来你也会这样。”

    “什么?”江寒声没听清。

    “没什么。”周瑾揽着被子往他身边挪了挪,手指抚上他汗湿的鬓角,说:“睡吧。”      

    江寒声寻到她的手,握住,身体轻转,呼吸就罩在周瑾嘴唇上。

    *

    大家元旦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