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钢铁森林
25
    25

    冰冷的雨水打在蒋诚的鼻梁,更冰冷的还有他的眼。

    黑漆漆的伞面再一旋转,他猛地一脚踹向江寒声的腹部。

    江寒声还没来得及反应,就嘭地一声倒在雨水中,泥泞的雨点瓢泼溅飞。剧烈的钝痛使江寒声短时间内失去行动能力,他咬咬牙,正要起身。

    蒋诚脱掉外套,随手一扔,身形像矫健的狼,闪电般扑上来!

    他揪起江寒声领子,握拳朝他的脸狠狠砸下去,他骂:“你他妈,是不是,听不懂我说话!”

    江寒声硬生生挨了蒋诚两拳,用雨伞横到他的腋下,架住生猛的力道。一瞬间,蒋诚就意识到江寒声绝对训练过搏击与格斗,果然,他黑眸收紧,趁蒋诚不备,发力狠狠一翻。

    蒋诚顿时被反制在地。江寒声握起拳头,毫不犹豫还了蒋诚两拳。

    野兽般的喘息间,江寒声再道:“你没有资格。”

    两人在雨中激烈地扭打,拳拳到肉,打在身体上的响声又闷又快,听得人心惊肉跳。

    厮打间,两人从地上滚起,蒋诚知道他刚受过伤,单挑江寒声的右胳膊上打。

    江寒声痛极,忍不住闷哼一声,右手力道卸去大半。蒋诚半露的小臂青筋暴起,趁势绕到他身后,狠狠勒住江寒声的咽喉。

    江寒声下意识抬手扳住他的手臂,不过一两秒,蒋诚不知道看到什么,手下猛地一松。江寒声反应迅速,在他再次扼紧前,抓住他的手臂给了一记凶猛的过肩摔。

    谁也没占上风,蒋诚从地上爬起来,两人都是满身泥泞,狼狈不堪。

    他左手无名指上有淡淡的光,蒋诚看得清楚,是一枚款式极其简单的婚戒。

    蒋诚有些绝望的愤怒。他恶狠狠唾出一口血沫,英俊的面容凶悍异常,盯着江寒声:“为什么就找上周瑾?”

    江寒声用袖口擦去嘴角的血,他没有蒋诚那样剑拔弩张,依旧冷静,低声道:“一直是她。”

    他直直地盯着江寒声,脑海里忽然闪现起片段似的回忆——被割烂背带的书包、被关在门外的小孩、还有周瑾那一句“记住我的名字,以后谁也不敢欺负你”……

    没有太清晰,可也足够。

    蒋诚咬牙,给出猜测:“就因为她对你好过?”

    江寒声冷黑的眼稍微有些柔和,很快,他点了点头。

    “操。”蒋诚齿间叱了一声骂,当中有愤怒,也有可笑。

    愤怒,是因为眼前既定的事实;可笑,是因为在他眼里,这样的理由太荒唐。

    那一点好又算什么?

    蒋诚当然不会相信。因为周瑾对江寒声的好,对蒋诚而言,他早就习以为常,在他眼里根本算不上什么。

    周瑾就是那样的性子,不单是江寒声,对谁都没办法放任不管。因此蒋诚从没有在意过。

    现在,看着江寒声毫无表情的俊秀面孔,蒋诚在心里不断质问自己——他怎么能没有在意过?

    江寒声握着不住发抖的右臂,回应他:“是你不要她。”

    蒋诚:“你他妈懂个屁!这是我跟她的事!”      

    此时,蒋诚身后有鸣笛声,从黑色的车上下来三四个人。一个人为蒋诚打上伞,一边盯着不远处的江寒声。

    “诚哥,怎么了?”

    蒋诚忍耐着咬咬牙,将江寒声手上的戒指再看了一遍,说:“没事,遇到个疯子。”

    蒋诚拨开眼前湿漉漉的头发,露出冒着热汗的额头,眼底的锋利没了遮挡,更加尖锐起来。

    他说:“你有种,咱们走着瞧。”

    ……      

    这一天周瑾先去了黄毛的家,从衣服柜子上面找到关灵的行李箱,箱子里仅仅是一些寻常的衣物,没有任何异常。

    去到关灵的住处搜查,也始终没有找到任何有用的线索,可以指向赖正天所谓的“把柄”。

    不过她在关灵床头位置的墙壁上,发现两行小小的字。人躺在床上,翻个身就能看到——“只要有心,多晚也没关系,人是可以重新来过的”。

    周瑾抚摸着这两行字,若有似无地叹了一口气。

    她想,原本关灵的人生马上就可以重新来过的,却在那一枪中戛然而止。

    她哥哥周川难道不是么?他明明很快就要结婚,走向人生的下一段旅途。

    只要一枪,就能打断他的生命,就能将那么重要的人轻易夺走。

    “……”

    周瑾随手抹了一把眼泪,从床上坐起来。赵平徘徊过来,看她眼眶有些发红,小声问:“师姐,没事吧?”

    周瑾摇头示意。

    赵平说:“带黄松去指认现场。”

    周瑾起身,很快恢复如常,“走吧。”

    重案组带领黄毛指认第一案发现场。黄松还将自己之前埋好的弹壳重新挖了出来,经过鉴定科对比,确认系同一把警枪。

    完美的证据链摆在赖正天面前时,他一下抓狂得面部狰狞,在审讯室里对着墙壁乱捶乱喊:“黄毛,你竟然出卖我!你敢出卖我!”

    两个警官很快将赖正天制服。

    他双眼布满血丝,长时间的抵抗与坚持,在这一刹那全盘崩溃。

    谭史明敲敲桌子,提醒道:“赖正天,你现在还有立功的机会。”

    赖正天缓缓抬起头,看向谭史明。

    “回答我,你把警枪藏到哪儿了?又是从哪里买来的这把枪?是怎么联络的?只要你肯配合,帮助警方进一步的调查,以后在法庭审判时,也会根据你的表现酌情处理。”

    单向玻璃的另一面。

    周瑾手指紧紧攥在一起,屏住了呼吸。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赖正天想要根烟,谭史明很快满足他的要求,等他沉默着将一根烟抽完。

    终于,他说:“我不知道那是警枪。”赖正天狠狠摁熄烟头,往后一仰,声音里已经没有气力:“那把枪是我捡来的。”

    “砰”的一声,谭史明握拳砸向桌子,他吼道:“赖正天!你没有那么多机会,最好给我想清楚!”

    赖正天选择沉默。

    周瑾的心脏忽然狠狠一沉,她绝望地闭上眼睛。

    折腾这么久,“8·17”一案的线索,又断了。

    *

    别问,问就马上do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