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钢铁森林
14
    14

    周瑾眼神微冷,对上他轻佻的眼。他似是败阵,嘴角一弯,就把目光乖乖地收了回去。

    谭史明问:“既然你跟关灵认识,那她有没有告诉过你关于赖正天的事?比如,他们之间有什么过节?”

    根据尚悦宾馆经理的供词,关灵手上应该握着赖三的把柄,至于这个把柄是什么,还一直没有找到线索。

    蒋诚慢慢喝了口酒,回答:“没有。”

    谭史明决定换个问法,说:“那你跟赖正天熟么?他有没有告诉你,自己最近被谁威胁过?”

    听后,蒋诚身后的人又一阵笑。

    蒋诚也笑,说:“关灵跟赖三有没有过节,我不太清楚,不过要说这里跟赖三最有过节的人,那应该就是我了。”

    他往后一仰,神态慵懒:“他如果真的受人威胁,也绝对不会跟我说。”

    “你们什么过节?”

    “他长得太猥琐,我看不顺眼,就把他揍了。这算不算过节?”

    谭史明气沉。

    蒋诚说:“说句实话,谭队,你问错了人,我半个月前才从外地回到海州市,对这里的情况一概不知。”

    “……”

    “人,该带的你已经带回去了。小店刚刚开业,这么多兄弟还等着吃这口饭,再耽搁下去,不太合适。”

    他声调没有了方才的轻浮,眼睛沉下来,光影打在他高挺的眉骨、冰冷的唇角,脸色淡了一点,竟有些罕见的凌厉。

    谭史明听出来了,这蒋诚出面,是替贺武打发人的。他看似回答了每一句话,可实际上什么也没有说。

    谭史明见问不出什么,也不浪费时间,照例询问一句:“7月23日下午到24日凌晨,这段时间,你在哪里?”

    蒋诚略一回想,说:“喝醉了,就在这里睡了一宿。”

    周瑾追问:“有谁可以证明?”

    蒋诚见她终于说话,笑起来:“这里所有人都可以证明,不过,你要是还不相信——”他抬手指了指墙角的监控摄像头,“最好的见证。这样总该相信我了吧,警官?”

    周瑾面无表情地站起来,“我们会拷一份监控录像回去,麻烦配合警方工作。”

    “没问题。”

    他朝周瑾伸出手,周瑾当没看见,没有回握。

    蒋诚悻悻然收回来,说:“再会。”

    ……

    谭史明和周瑾离开凤凰火,出门的时候,周瑾停住脚步,跟谭史明说:“师父,我想再去酒吧的后巷看一眼。”

    “怎么了?”

    “没事,就是心里想不清楚,昨天赖三是怎么发现我跟踪他的。”

    谭史明看她轻抿着唇,似乎很不服输,笑着招呼:“小赵,过来,你跟周瑾一起去后巷看看。”

    被点到名的赵平应着,放下手中的工作,跟着周瑾再次返回凤凰火酒吧内。

    蒋诚见周瑾再回来,扬扬眉毛,说:“周警官,这是舍不得我么?走了,又要回来。”

    “办案。”

    “需要我陪着么?”

    “不需要。”

    周瑾带着赵平一起,从昨晚与赖三打照面的地方开始,按照当天的路线重新走了一遍。

    期间赖三去吧台点了杯酒,与调酒师有过交谈,再然后,赖三就经过安全通道,来到后巷。

    她出了门,静静地站在后巷。

    那天赖三发现她,借着拐角的视野盲区,回头偷袭。她靠本能的反应躲过去,赖三见状,嘴里惊讶地蹦出一句话。

    当时她心惊肉跳,被阵阵后怕吓得大脑死机了片刻,竟没有细想过赖三那句——

    「操,果然有条子。」

    果然?

    一旁的赵平见她迟迟没有动静,问:“师姐,您这是想什么呢?”

    周瑾说:“我不确定。”

    不确定赖三是不是早就发现了她,不确定他是不是故意引她来后巷。

    赵平听她不清不楚地回答,也是摸不着头脑,转而说:“受了不小惊吓吧?你也真是的,要不是有江教授在,指不定要出什么事呢,你都不知道我们多担心。”

    周瑾说:“少跟我唠叨。”

    赵平被她回怼一句,嫌弃地“嘿”了一声,正要再斗回去,但一想到江寒声,他转变策略,使出杀手锏:“我不唠叨,现在哪里轮得上我唠叨呀?您都是名花有主的人了,我可惹不起。”

    周瑾一皱眉,恶狠狠瞪向他:“你欠揍了?”

    赵平摆出个谄媚的脸,从裤兜里掏出烟盒,递了一根过去。

    周瑾没接,淡淡地说:“戒了。”

    赵平就叼回嘴里自己抽。

    他一边点烟,一边含糊不清地说:“别生气,生气老得快。你说你都已经是结婚的人了,脾气还这么差,小心人家江教授一个受不住,再跟你离了。”

    他略一顿,笑嘻嘻地说:“也不对,他要真忍不了,还能看上你么?毕竟江教授那种青年才俊,应该也不缺女人对吧?……师姐,我特别好奇,你到底是怎么把人家给骗到手的?”

    周瑾伸手去拧他耳朵:“你还说是不是?!”

    赵平又痛又笑,求饶道:“不说了,不说了!哎、哎,松手松手,我烟掉了……”

    周瑾松开他,目光在悄无声息的后巷中环视一圈,摆摆手说:“行了,回去吧。”

    赵平晃晃手里的烟:“我开个小差,抽完就回去,很快。”

    “在组里成天就吃泡面,烟倒是抽得勤。”周瑾唠叨了他一嘴,也没多管他,道,“我去问问监控拷下来了没有。”

    周瑾原路返回,刚走进门内,不当不正地撞上蒋诚的目光。

    通道里没有灯,门合上,就是一片短暂的黑暗。

    “你过来。”

    他猝然抓住了周瑾的手腕,硬生生拽着她拐到一处死角。

    空间狭小,逼仄,两人贴得很近,她听见蒋诚沉急的呼吸。

    光线有些暗,适应了一段时间后,周瑾才看到蒋诚的下巴。

    他面对警察的盘问时还那么游刃有余,总带着不正经的笑,仿佛刀枪不入。此刻,薄唇竟在不住地颤抖。

    他紧紧盯着她,似乎在犹豫。

    犹豫了很久,才找到他可以接受的方法,蒋诚呼吸缓下来,有些小心翼翼地问:“你谈恋爱了?”

    周瑾摇头。

    蒋诚心没有定下来,可嘴角不知怎就在笑,仿佛选择相信。他抬手捧住周瑾的脸,要去吻她,声音与气息混在一起,凑得越来越近。

    “小五,有些话我一直没来得及告诉你,你等等我,等我做完这单生意,我就回去。家里还好么?爸的身体一直不好,他有没有……”

    “蒋诚。”

    周瑾打断他,望向他的目光,锋锐得几乎有些逼人。

    她说:“我结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