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钢铁森林
12
    12

    第二日,周瑾缓缓睁开眼睛,目光在淡白的纱帘上停留了好一会儿,才恢复清醒。

    她腿心生涩发疼,腰也酸痛,懒懒地翻了个身。

    眼睛合上一半,周瑾腾地坐起来,问:“几点了?”

    “醒了?”

    天终于放晴了,暖暖的阳光洒进来。江寒声坐在办公桌旁,手抵着笔记本的屏幕看向周瑾。

    “九点半。我跟谭队请过假了,你要是累,可以多睡一会儿。”

    周瑾身上已经擦拭过一遍,皮肤干燥清爽,衣服换成男式的纯棉衬衫,是属于江寒声的,宽宽肥肥,长度堪堪过臀,遮不住她长细的腿,也遮不住她脖子上的吻痕与牙印。

    一夜的疯狂与荒唐,周瑾回想起一些支离破碎的片段,不禁面红耳赤。

    不过这些片段仿佛只存在她的记忆中,房间已经规整干净,井井有条;而那位始作俑者也仿佛已经全忘了,坐在办公桌前,白衬衫黑西裤,面庞文俊,不沾情欲。

    “装。”周瑾心里嘀咕,摸着脖子上轻微疼痛的地方,“真会装。”

    江寒声正在开视频会议,关掉话筒,只听对方讲话。目光追随周瑾下床,柔和的日光打在她身上,镀上一层莹白耀眼的光晕,周瑾满脸疲倦,打着哈欠去洗漱。

    江寒声戴着眼镜,认真端详她,心头有些燥热。

    周瑾感受到他的视线,并不锐利,可深沉又直白。她有点不自在,问:“看什么?”

    江寒声眼神专注,回答:“看你。”

    周瑾忍不住了,逃也似的钻进洗漱间。

    周瑾对着镜子刷了一会儿牙,拨开衣领,白皙的脖子上有红的吻痕,再扯开些,连肩膀上也是。

    她心里阵阵发悸,闭上眼,想起到了后半夜,热硬的性器往她身体里挤,没有了初时的青涩,抵进腿间,便长驱直入,一瞬间过电似的酥麻与刺激,将她从睡梦中唤醒。

    她浑浑噩噩,没反应过来身后的人是谁,在快感中无声地喘息着,好久,她才哑声问:“江、江寒声?”

    他长臂揽着她,温柔中还有固执的蛮横,将她贯穿,狠狠抽送着,往深里不停地顶撞。

    周瑾发着抖呻吟,后背贴着的胸膛滚烫,两人像要融化在一起。

    直至此时,她耳畔还回荡着江寒声低沉沙哑的声音,带着属于男人的性感,“周瑾,周瑾……”

    周瑾的脸刷地一下就红了。

    她想不起来最后怎么睡着的,貌似江寒声还说过一些话。

    “说什么来着?”周瑾疑惑,回想未果,就索性没有再想。

    洗漱好,周瑾再出去。江寒声已经合上电脑,摘掉眼镜,人仰在椅子里休息。

    周瑾问他:“忙完了?”

    江寒声点头,说:“以前工作时过手的案子,报告出了点问题,他们找我问问情况。”

    “没听你说过这些。”周瑾笑了笑,问,“你以前在省厅的犯罪研究室工作?”

    江寒声手指紧了紧,淡淡道:“恩。”

    “王彭泽主任是国内有名的犯罪侧写专家,我知道他。”周瑾解着衣扣,从柜子的衣架上找到自己被熨烫得平整的上衣和长裤。

    她飞快地套上衣服。

    周瑾本来想问江寒声为什么没有继续留在省厅工作,毕竟这比在科大当副教授更有前途,可想想他既做了退而求其次的选择,就说明有不同的权衡,大不必再追问。

    周瑾只说:“我好像没问过你,你在科大教什么?”

    江寒声回答:“刑事技术和刑事侦查。”

    “……我们还算半个同行了?”她笑,想起在重案组见到江寒声的意外和窘迫。

    两个人交往三个月,因为周瑾工作忙,出来约会的次数屈指可数,看看电影,约在一起吃饭,或者重案组侦办过的案子开审,江寒声也会陪她一起去旁听。

    江寒声性格相当寡淡,话不多,也不热衷谈及自己的事,两个人在一起,通常是周瑾在说,他在认真地听。

    江寒声没有回答,单单望着她,笑意淡淡的。

    “我回组里了。你今天还过去吗?”周瑾在玄关处找她的鞋,在鞋柜里看了好几遍也没发现目标。

    江寒声走过来,从柜子的下层取出来她的鞋,顺手帮她松了松鞋带。

    周瑾弯身穿鞋,江寒声立在她面前,回答:“我要等邮件回复。中午会去一趟物证鉴定科,再看看关灵的案子。”

    一提到案子,周瑾脑海里就塞不下其他东西,随口回答:“行,到时候再见。”

    江寒声轻笑一声。

    周瑾瞧他,“你笑什么?”

    “没什么。”江寒声眼睛里尽是温和柔软,“只是觉得有你在身边,很好。”

    ……

    回到重案组,于丹一见周瑾,就问:“江教授没事了吧?”

    周瑾慢半拍地反应过来,于丹在问江寒声的伤势。她却忘了问,不过鉴于江寒声昨晚的表现,应该没有大碍。

    她点头,“没事。”

    于丹抱着胳膊笑她,说:“结婚这么大的事,也不跟我们说一声。这要不是有案子要忙,谁也不会放过你。”

    周瑾羞赧:“还没来得及说。只是领了证,没有办婚礼。”

    “等这案子结了,你和江教授必须请吃饭。”

    “一定。”她应着,下巴往审讯室的方向努了努,问,“赖三招了吗?”

    于丹大叹一口气,有些无精打采,道:“别提了,两个组轮番审了一夜,赖三死活不认,说自己没杀关灵。”

    周瑾:“尚悦宾馆的经理可是证人,赖三没认?”

    于丹:“那经理只说了关灵当晚要去见赖三,但没有亲眼看见他行凶。赖三决口否认,说自己那天就在家睡觉,根本没有出去过。”

    这也在意料之中。

    赖三不怕警察,可见心理素质过硬,如果警方不把铁证放到他面前,他是不会轻易承认的。

    毕竟这还不是简单的杀人案件,他所使用的凶器是警枪,一旦开口,必要牵扯出背后更深层次的人。

    赖三还没有这么傻。

    于丹说:“那小子真猖狂,说自己懂法,警方只能拘传他48个小时,到时间拿不出证据,必须得恭恭敬敬地请他回家,否则就要去市局投诉我们。”

    赖三在审讯室,简直油盐不进。

    负责审讯的警官被他的油腔滑调气住,拍桌子说,就算杀人的罪名不成立,协助组织他人卖淫的事是板上钉钉的,叫他不要太猖狂。

    赖三举起手,摇头晃脑地挑衅:“那你就抓我嘛。有证据,我就认。”

    想到那副流氓样子,于丹骂了一句脏话,“到底谁给他的自信?!”

    于丹就是随口一问,可周瑾脑海里却猛地闪过一个人的面孔。

    蒋诚。

    蒋诚跟凤凰火的老板贺武认识,那么他也很有可能认识赖三,他们中间或许存在某种关联。

    不过这仅仅是一瞬间涌上来的直觉,周瑾不会当真,就关灵的案件略一思索,回答:“……案发现场离市区较远,赖三如果真去过现场,应该有交通工具。”

    于丹哈哈一笑:“不愧是老谭教出来的学生,你们说话一模一样。”

    她解释说:“可惜前几天下雨,现场痕迹破坏严重,没有找到车胎印。但是已经查到赖三名下有一辆黑色大众,小杨他们正在看交通监控。”      

    周瑾四处打量,问:“我师父呢?”

    于丹说:“去摸赖三的关系网了。现在应该在凤凰火。”

    周瑾拿了车钥匙,“我过去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