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钢铁森林
07
    07

    蒋诚垂眼,看向瘫在地上的少年,声线沉且慢,说:“你运气不错,遇见好人了。既然这位小姐关心你,你就要好好回答。”

    少年浑浑噩噩,唇哆嗦着,好久,才断断续续地摇头说:“不,不用报警。我们……我们只是玩游戏……”

    周瑾眉尖轻轻抽了抽。

    刚才揍他的那几个人狞笑起来。有人抬脚往他身上碾了一碾,问:“那你玩得开心吗?”

    少年浑身已经疼得麻痹,难以察觉这种程度的疼痛。他眼皮沉重,勉强睁了睁,回答:“开心。”

    蒋诚朝周瑾笑:“听到了?”

    周瑾:“……”

    他们中有个最高大的男人,虎背熊腰,上前靠近周瑾,伸手去撩了一下周瑾的头发。

    周瑾躲也未躲,就直勾勾地瞪着他。

    男人喝:“问你呢,听见了吗!……赖着不走,是不是想留下,陪我们一起玩玩?”

    周瑾冷眼,仰起下巴,警告他:“把你的手拿开。”

    男人一愣,这张脸冷秀,嘴唇嫣红,撩起发,就看见雪白的耳垂。乍一看,模样还没有多惊艳,可越看就越有韵味。

    他嘴里有些发干,不禁舔了舔厚嘴唇,笑说:“诚哥,我运气也不错,碰上个小辣椒,真他娘的呛口。”

    蒋诚再点燃一根烟,低头狠狠地吸了一大口。烟雾缭绕间,他的脸蒙上一层淡淡的晦暗,他半眯着眼睛,打量周瑾,可话是对少年说得:“黄毛,我就给你个机会。你走,这个女人留下,或者你让她走。”

    少年挣扎着,看向那个女人的脸。

    蒋诚声音变得冷了,“选。”

    少年稍有犹豫,然后爬起来,拖着骨头发疼的腿,一瘸一拐地往厕所外挪。他不敢看周瑾,只在嘴里嘟囔:“对不起,对不起,可你多管闲事,谁让你多管闲事……”

    他拼着全力,往外逃,留下周瑾一个人在厕所里。

    蒋诚浓黑的眉一挑,神态慵懒,笑她:“妹妹,你说你为了这个孬种,何必啊?”

    他掐掉烟,径直走向周瑾,一把捉紧她的手腕,往怀里狠狠一带。

    周瑾猝不及防,一头撞在他的胸膛上,结实,坚硬,有浓郁的烟草味。她拧着眉抬起头,正对向蒋诚黑沉沉的眼眸。

    片刻间,她仿佛在他的眼神里看到从前熟悉的蒋诚,只是这如错觉一般,稍纵即逝。

    周瑾一时没反应过来,蒋诚伸手拉开工具间的门,将周瑾推进去。

    他那么狠的力气,周瑾没稳住重心,一下撞在冷硬的墙壁上。

    其余人交换着眼神发笑,也准备跟上来。

    蒋诚一抬眼,看向他们,扯着颈间发紧的领带,冷冷吐出一个字:“滚。”

    那最先碰周瑾的男人皱起眉,显然不满,这是在他嘴里抢肉的意思?

    其余人知道蒋诚的意思,嘿嘿笑了两声,“行,行!知道诚哥没这癖好,您自己慢用,我们到楼下陪贺老大喝酒去。”

    那男人跟蒋诚对视了两三秒,最终掩下气焰,沉默下来。他被其余人拉着,匆匆离开了厕所。

    蒋诚反手锁上工具间的门。他盯向周瑾,不一会儿,倾身迫近过来,隔间狭小,蒋诚又高大,压得周瑾无路可退。

    蒋诚低头,往她脖子里嗅,闻见她皮肤上沾着的酒味,直接说:“你出外勤?来调查谁?”

    周瑾眉头皱得更深。

    蒋诚嗤笑:“行了,警察那一套,我比你熟。查就查,跑来多管什么闲事?”

    周瑾听出他口吻里淡淡的骄傲,觉得可笑。一个当过警察的人,现在去混黑道,还要对从前学来的职业技能沾沾自喜?

    她眼神是冷的,问他:“两年不见,你还没死?”

    “这么咒我啊?”他听后不气,轮廓英朗的线条柔软下来,笑嘻嘻的,露出半颗虎牙,“我还想着你,死也得死在你身上。”

    他言语里的轻薄,让周瑾反胃。她想起刚才被打得不成人样的少年,想起那些跟在蒋诚身边,对他唯命是从的手下——又恼火,又恶心。

    周瑾眼色发狠,提膝往他腹上狠撞。

    蒋诚一时没反应过来,挨了这狠狠一下。他痛也没吭声,眼疾手快地捉住周瑾往他喉咙上抓的手,伸腿往她膝间一别,将她整条右胳膊反拧。

    仅仅一招,周瑾浑身的力道被他卸掉,膝盖弯向侧方,险些跪下去。

    挣扎,依旧无济于事。她疼的,可咬着牙,比蒋诚还能忍。

    蒋诚啧啧笑道:“小五,怎么退步了?以后出门,可别说是我带出来的。”

    周瑾冷声:“放开!”

    “真生气啦?”蒋诚歪头,小心打量她一眼,很快松开手,去揽住她的腰,“跟你玩玩,发什么脾气?”

    周瑾去推他的手。

    “别动。”蒋诚紧紧抱住周瑾,“让我看看。”

    蒋诚脸上的笑渐渐消退,他眼色微深,望着周瑾足足两三秒,才说:“怎么把头发剪这么短?”

    他抬手,捻了捻周瑾耳边的一绺发丝,缓缓靠近她。

    两人四目相抵,鼻尖似乎都要碰在一起,蒋诚声音又沉又哑:“还是长头发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