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快穿)欲之咒
13:闺蜜绿了我之后,我睡了她哥
    13:闺蜜绿了我之后,我睡了她哥

    这间酒店位于“盛豪”顶楼,就是不知道老板是不是同一个。

    季裴承是直接带白秋意刷卡进门的,房间不像是事先开好的,倒像是专属于他。

    白秋意一边想些有的没的,一边把披在她身上的男士西装外套脱了下来,放到沙发上。然后找了双拖鞋,把高跟鞋换了下来。

    个头一下就矮了一截,裙摆也坠到了地上。

    她随意一提,走到正在解袖扣的季裴承面前。

    两人身高差别有点大。

    男人目测有一米九左右,白秋意才一米六。

    她站在他跟前,显得小鸟依人。

    看他的时候,还需要仰一下头。

    “一起洗吗?”

    刚才被季裴承按在门板亲的时候,她的头发散下来不少,白秋意索性就把头发全部放下来了。

    墨发披肩,她的脸只有男人巴掌大。

    眼神不似初见她时的那般冷清,也不似撩他时那般漫不经心,而是带着小女人般的娇态。

    季裴承盯着她看,他其实不信她是因为馋自己身体,才勾引自己。

    这些年,勾引他,想爬上他床的女人数不胜数,只是没有一个成功的。

    一个是他有洁癖,不喜旁边触碰,也不喜触碰旁人。

    二是那些想爬床的女人,目的都不纯。

    她们或许是为了钱,也或许是为了利。

    而眼前的小女人呢,是两者都有?

    这些思绪,也不过是在季裴承脑海里一闪而过,他看着还在等自己回答的白秋意:“你先去洗,我脱了衣服就来。”

    “我帮你脱。”把人放在眼皮子底下,白秋意才会放心。

    她往季裴承跟前靠了靠,松开了手里拿着的裙摆之后,抬起两手,一点点,将季裴承束在裤头里的蓝色衬衣的衣摆扯了出来。

    为了贴合自己馋他身体的形象,她手还色眯眯地从衣摆绕进去,摸上男人小腹。

    季裴承身体下意识绷了绷。

    白秋意立刻就察觉到,掌心里的腹肌线条明显了许多。

    她手指在块状的腹肌上戳了戳,又摸摸:“哥哥身材真好。”

    “不好你能馋?”季裴承眸色深了深。这样看,倒真像是馋他身体。

    白秋意动作顿了顿。

    这话说得好有道理,她竟然无法反驳。

    默默地给他解衬衣纽扣。

    季裴承也沉默地看着,正当白秋意把他的衬衣纽扣全解了,想继续替他解西裤纽扣的时候,男人按住了她的手:“我自己来,把你身上的裙子脱了,都被酒弄湿了,穿着不难受?”

    白秋意这才想起来这茬,连忙把手收回来,脱自己身上的裙子。

    季裴承也把衣服和裤子脱了,只留下一条白色内裤。

    白秋意胸贴落在了包厢里,裙子脱了之后也是只剩下条内裤。不过颜色是纯黑的,而且还是很骚的蕾丝丁字款。

    季裴承目光在她身上扫了一眼,声音微哑:“走吧。”

    白秋意也不废话,跟在他后面。

    雾气弥漫,赤身裸体的两人站在淋浴头下面,热水哗哗地往身上淋。

    白秋意胸前一对奶,被季裴承洗了又洗:“他还亲了你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