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宠物(百合abo)
补个七夕的番外
    补个七夕的番外

    自贺琢炎携小狼来墨即白家安居已经过去大半年,也好在墨即白的房子够大,两人平时都抱着自己宝贝井水不犯河水,各自在屋里逍遥。

    其实是隔音效果好。

    临近七夕两个大人想给自己一份可口的礼物,又不想真的是自己送给自己。所以两人凭着十几年的默契,一协商,决定相互送礼。

    结果就是眼下这样。

    四人欢聚一堂,白浔之和小狼在客厅追逐打闹,毫无危机感。而坐在沙发上的墨即白和贺琢炎,则是一人身旁一个盒子。

    墨即白将手里白色的盒子交给贺琢炎,又接过贺琢炎拿过来的黑色盒子。

    七夕当天晚上,贺琢炎来到墨即白的房间,把刚刚洗完澡,只裹着浴巾的小狼轻轻放在墨即白床上。随后,在小狼疑惑不解的注视下,贺琢炎从墨即白手中接过同样只裹着浴巾的白浔之。

    猥琐地笑着,扬长而去。

    两间卧室的门再次打开的时候,墨即白牵着哭唧唧的小狼的手。

    “姐姐~呜~”

    小狼委屈地瘪着嘴,看到贺琢炎就觉得更加委屈了,抽噎着,眼泪大颗大颗往下掉。

    贺琢炎牵着白浔之的手不自觉紧了紧,眼角抽搐。

    该死的墨即白,肯定揍自己宝贝了。

    在这件事上,白浔之显然是老手,也看出小狼挨揍了,甩开贺琢炎的手走过去,用手帮小狼擦眼泪。

    “小狼不哭不哭,白白坏~”

    一边哄着小狼,白浔之还一边抬头瞪墨即白一眼,娇嗔的样子让墨即白心痒痒。

    墨即白坏笑一声,把小狼的手递到贺琢炎手里,随后一把抱起自家宝宝。

    “宝宝还有空哄别人呀?”

    墨即白着蹭了蹭白浔之的小脸,好笑地看着白浔之立马用两只小手护住身后,小脸瞬间垮下来。

    “白白不打~”

    说完,还亲对着墨即白的脸亲了一口,讨好之意再明显不过。

    “不打,小狼已经替你挨了。”

    再说另一边,小狼的手一到贺琢炎手里,就猛地扑了过去,抱住贺琢炎的腰嚎啕大哭,显然是被欺负惨了。

    “哇……姐……嗝……姐……”

    小狼今天莫名其妙就挨揍了,小狼伤心,小狼难过。

    看着小狼哭得话都说不完整,委屈惨了的样子,贺琢炎蹲下身子,轻轻拍着她的背。

    “呜呜……哇……”

    贺琢炎刚摸到小狼裸露在外面的小屁股,小家伙就吓得哭得更凶了。

    “不怕不怕,姐姐揉揉就不痛了。”

    本来就是个小哭包,这下被墨即白一弄,可能要变小水包了。

    其实说起来也没有被揍得多狠,就是红肿而已,比起白浔之的日常来说差远了,墨即白还是很留情的,毕竟也知道小狼是个哭包。哭这么惨,多半都是被心理阴影吓得,主要是看白浔之的惨样看多了。

    小狼穿着贺琢炎前两天交给墨即白的衣服,脖子上带着一个黑色的皮制项圈,上面还有一个半锁链,上半身是个敞开的红色皮质高腰小马甲,下半身则是露出全部屁股和小穴的黑色小皮裤。小尾巴从皮裤在尾椎处的洞穿出,垂在屁股后面,从缝隙中隐隐可以看见蓝色的水钻。因为哭得伤心,两个可爱的狼耳也耷拉着。

    哎,肯定是因为不愿意带水钻被揍了。

    自己平时娇惯着小狼都是用哄的,可墨即白不一样啊,她这个人哄几下还不听那就直接上手了。

    书房里。

    白浔之穿着墨即白给她准备的情趣猫咪装,连体泳装的样式,却少了许多布料。几乎从胸以上到胯骨上都是分开的,胸前只有两条窄窄的布条,交叉着连在臀后,刚好托住尾根,前面又刚好遮住两个小点点。下身虽然是连在带子上,却是比基尼的样式,唯一起到遮挡作用的一块布料,中间却被开了个口,粉嫩的花瓣若隐若现。

    白浔之的臀间也有着一个若隐若现的红色水钻,但和委屈巴巴的小狼不同的是,白浔之软软的小耳朵时不时扑腾一下,长长的尾巴翘在身后,显得非常精神。

    此时的白浔之,正挂在墨即白身上,双脚交叉着,圈在墨即白腰上。

    滚烫的腺体在穴口摩擦,时不时顶弄一下后面的红色水钻。

    感受着小穴被一点点挤开,白浔之赶紧低头找墨即白胸前的小点心,嗷呜一口含进嘴里。

    小穴足够湿润,墨即白缓慢地抽插几下后,便将白浔之的屁股高高抬起,然后重重放下,突然挺进,抵上稚嫩的宫口。

    感觉到宫口的刺激,白浔之一时没适应过来,尾巴突地翘起,像受惊的小猫似的,炸了毛。

    没去管那炸毛的小尾巴,墨即白依旧又深又重地抽插着。果然,操了没几下,那炸毛的小尾巴就耷拉下去了。

    经过几年的相处,白浔之早就适应了墨即白的习惯,身子也早已记住墨即白。

    白浔之嘬着墨即白的胸,哼哼唧唧地配合着墨即白的动作。

    墨即白喜欢在小穴中研磨,喜欢进到最深处,几乎每次操白浔之的时候,都会顶进子宫深处。

    白浔之的子宫也早就习惯了墨即白的粗暴,每次被重重顶弄一会儿过后,就会乖巧地打开宫门,方便墨即白进到最里面。

    今天也毫不例外,墨即白操弄了一会儿,就如愿进入到白浔之的子宫。

    哼唧一声,白浔之尾巴紧绷,感受着墨即白的撞击,不过一会儿又被操软,耷拉着尾巴。

    另一边,贺琢炎正在客厅里,躺在沙发上,哄着小穴吃了一半腺体就不远再往下坐小狼。小狼还在抽抽噎噎的,脸上挂着未干的泪。

    “小狼,吃完好不好,姐姐真的好难受。”

    贺琢炎憋着气,充血的腺体涨得死疼死疼的,憋得满头大汗。

    “不要不要,小狼屁屁痛~”

    被墨即白揍了,小狼觉得自己屁股痛,不愿意坐下去,坐到贺琢炎身上,刚感觉到屁股要碰到贺琢炎了,就立马不动了。

    “那姐姐来吧,姐姐实在憋不住了”

    “不要不啊——”

    小狼拒绝的话还没说完,贺琢炎就掐着她的腰往上顶弄了一下,结果一时没控制好力度,顶到小狼的宫口了。

    “哇——”

    小哭包立马扯着嘴大哭起来,眼泪哗哗地下掉。

    “不哭不哭,姐姐不动了。”

    看着自家孩子伤心欲绝的样子,贺琢炎僵着身子,完全不敢动。

    墨即白啊墨即白,你害得我好惨啊。

    说到墨即白,此时人家已经换了好几个姿势,把白浔之操全身都软了。

    此时的墨即白,正把白浔之抵在墙上,白浔之的腿悬空着,双手也耷拉在两边,只有嘴不愿意松。

    墨即白掐着白浔之的腰,不停地挺动着下身。书房里到处都是两人交合的印记,墨即白抽插着,白浔之的小穴因为没有过多的空间,墨即白进得又深,墨即白射出的黏浊液体混着小穴分泌的汁水不断被挤出。

    现在,白浔之除了嘴能堪堪含住墨即白的胸,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来呻吟了。墨即白想的就是趁今天操个够,虽然平时没少操,但好歹是收敛许多。

    手里的身子突然开始颤抖起来,夹着腺体的小穴也开始猛烈收缩,墨即白感觉到白浔之马上就要到了,正巧自己也差不多了。

    趁白浔之到最高点之前,墨即白又狠狠地大开大合操干几下,突破早已被操开的宫口,顶进子宫深处,不停研磨。

    在白浔之颤抖着迎来高潮的时候,墨即白腰眼一松,腺体前端如愿成结,强有力的一股浊液喷射而出,击打砸脆弱的子宫内壁,白浔之被烫地眼角溢出泪水。

    宫口被结锁住,大量浊液往里注入,白浔之难耐地皱了皱眉头,却又在墨即白的亲吻下放松,舒展开来。

    等到结消了,墨即白也没从白浔之的体内退出,而是就着插入的姿势,将自己的外套围住两人结合的下身,抱着耷拉着脑袋的白浔之出了书房。

    路过客厅,看着贺琢炎慌慌张张地扯过沙发上的枕头,看看遮住小狼蠕动的脑袋,墨即白噗嗤一笑,不怀好意地看贺琢炎一眼。

    贺琢炎恨恨地回墨即白一眼,内向一万只羊驼飞奔而过。

    好你个墨即白,你倒是吃饱了,我呢?我呢?我emmmm……

    低头看着跪撅在腿间,顶着个红屁股乖巧舔舐自己腺体的小狼,贺琢炎欲哭无泪。

    自贺琢炎携小狼来墨即白家安居已经过去大半年,也好在墨即白的房子够大,两人平时都抱着自己宝贝井水不犯河水,各自在屋里逍遥。

    其实是隔音效果好。

    临近七夕两个大人想给自己一份可口的礼物,又不想真的是自己送给自己。所以两人凭着十几年的默契,一协商,决定相互送礼。

    结果就是眼下这样。

    四人欢聚一堂,白浔之和小狼在客厅追逐打闹,毫无危机感。而坐在沙发上的墨即白和贺琢炎,则是一人身旁一个盒子。

    墨即白将手里白色的盒子交给贺琢炎,又接过贺琢炎拿过来的黑色盒子。

    七夕当天晚上,贺琢炎来到墨即白的房间,把刚刚洗完澡,只裹着浴巾的小狼轻轻放在墨即白床上。随后,在小狼疑惑不解的注视下,贺琢炎从墨即白手中接过同样只裹着浴巾的白浔之。

    猥琐地笑着,扬长而去。

    两间卧室的门再次打开的时候,墨即白牵着哭唧唧的小狼的手。

    “姐姐~呜~”

    小狼委屈地瘪着嘴,看到贺琢炎就觉得更加委屈了,抽噎着,眼泪大颗大颗往下掉。

    贺琢炎牵着白浔之的手不自觉紧了紧,眼角抽搐。

    该死的墨即白,肯定揍自己宝贝了。

    在这件事上,白浔之显然是老手,也看出小狼挨揍了,甩开贺琢炎的手走过去,用手帮小狼擦眼泪。

    “小狼不哭不哭,白白坏~”

    一边哄着小狼,白浔之还一边抬头瞪墨即白一眼,娇嗔的样子让墨即白心痒痒。

    墨即白坏笑一声,把小狼的手递到贺琢炎手里,随后一把抱起自家宝宝。

    “宝宝还有空哄别人呀?”

    墨即白着蹭了蹭白浔之的小脸,好笑地看着白浔之立马用两只小手护住身后,小脸瞬间垮下来。

    “白白不打~”

    说完,还亲对着墨即白的脸亲了一口,讨好之意再明显不过。

    “不打,小狼已经替你挨了。”

    再说另一边,小狼的手一到贺琢炎手里,就猛地扑了过去,抱住贺琢炎的腰嚎啕大哭,显然是被欺负惨了。

    “哇……姐……嗝……姐……”

    小狼今天莫名其妙就挨揍了,小狼伤心,小狼难过。

    看着小狼哭得话都说不完整,委屈惨了的样子,贺琢炎蹲下身子,轻轻拍着她的背。

    “呜呜……哇……”

    贺琢炎刚摸到小狼裸露在外面的小屁股,小家伙就吓得哭得更凶了。

    “不怕不怕,姐姐揉揉就不痛了。”

    本来就是个小哭包,这下被墨即白一弄,可能要变小水包了。

    其实说起来也没有被揍得多狠,就是红肿而已,比起白浔之的日常来说差远了,墨即白还是很留情的,毕竟也知道小狼是个哭包。哭这么惨,多半都是被心理阴影吓得,主要是看白浔之的惨样看多了。

    小狼穿着贺琢炎前两天交给墨即白的衣服,脖子上带着一个黑色的皮制项圈,上面还有一个半锁链,上半身是个敞开的红色皮质高腰小马甲,下半身则是露出全部屁股和小穴的黑色小皮裤。小尾巴从皮裤在尾椎处的洞穿出,垂在屁股后面,从缝隙中隐隐可以看见蓝色的水钻。因为哭得伤心,两个可爱的狼耳也耷拉着。

    哎,肯定是因为不愿意带水钻被揍了。

    自己平时娇惯着小狼都是用哄的,可墨即白不一样啊,她这个人哄几下还不听那就直接上手了。

    书房里。

    白浔之穿着墨即白给她准备的情趣猫咪装,连体泳装的样式,却少了许多布料。几乎从胸以上到胯骨上都是分开的,胸前只有两条窄窄的布条,交叉着连在臀后,刚好托住尾根,前面又刚好遮住两个小点点。下身虽然是连在带子上,却是比基尼的样式,唯一起到遮挡作用的一块布料,中间却被开了个口,粉嫩的花瓣若隐若现。

    白浔之的臀间也有着一个若隐若现的红色水钻,但和委屈巴巴的小狼不同的是,白浔之软软的小耳朵时不时扑腾一下,长长的尾巴翘在身后,显得非常精神。

    此时的白浔之,正挂在墨即白身上,双脚交叉着,圈在墨即白腰上。

    滚烫的腺体在穴口摩擦,时不时顶弄一下后面的红色水钻。

    感受着小穴被一点点挤开,白浔之赶紧低头找墨即白胸前的小点心,嗷呜一口含进嘴里。

    小穴足够湿润,墨即白缓慢地抽插几下后,便将白浔之的屁股高高抬起,然后重重放下,突然挺进,抵上稚嫩的宫口。

    感觉到宫口的刺激,白浔之一时没适应过来,尾巴突地翘起,像受惊的小猫似的,炸了毛。

    没去管那炸毛的小尾巴,墨即白依旧又深又重地抽插着。果然,操了没几下,那炸毛的小尾巴就耷拉下去了。

    经过几年的相处,白浔之早就适应了墨即白的习惯,身子也早已记住墨即白。

    白浔之嘬着墨即白的胸,哼哼唧唧地配合着墨即白的动作。

    墨即白喜欢在小穴中研磨,喜欢进到最深处,几乎每次操白浔之的时候,都会顶进子宫深处。

    白浔之的子宫也早就习惯了墨即白的粗暴,每次被重重顶弄一会儿过后,就会乖巧地打开宫门,方便墨即白进到最里面。

    今天也毫不例外,墨即白操弄了一会儿,就如愿进入到白浔之的子宫。

    哼唧一声,白浔之尾巴紧绷,感受着墨即白的撞击,不过一会儿又被操软,耷拉着尾巴。

    另一边,贺琢炎正在客厅里,躺在沙发上,哄着小穴吃了一半腺体就不远再往下坐小狼。小狼还在抽抽噎噎的,脸上挂着未干的泪。

    “小狼,吃完好不好,姐姐真的好难受。”

    贺琢炎憋着气,充血的腺体涨得死疼死疼的,憋得满头大汗。

    “不要不要,小狼屁屁痛~”

    被墨即白揍了,小狼觉得自己屁股痛,不愿意坐下去,坐到贺琢炎身上,刚感觉到屁股要碰到贺琢炎了,就立马不动了。

    “那姐姐来吧,姐姐实在憋不住了”

    “不要不啊——”

    小狼拒绝的话还没说完,贺琢炎就掐着她的腰往上顶弄了一下,结果一时没控制好力度,顶到小狼的宫口了。

    “哇——”

    小哭包立马扯着嘴大哭起来,眼泪哗哗地下掉。

    “不哭不哭,姐姐不动了。”

    看着自家孩子伤心欲绝的样子,贺琢炎僵着身子,完全不敢动。

    墨即白啊墨即白,你害得我好惨啊。

    说到墨即白,此时人家已经换了好几个姿势,把白浔之操全身都软了。

    此时的墨即白,正把白浔之抵在墙上,白浔之的腿悬空着,双手也耷拉在两边,只有嘴不愿意松。

    墨即白掐着白浔之的腰,不停地挺动着下身。书房里到处都是两人交合的印记,墨即白抽插着,白浔之的小穴因为没有过多的空间,墨即白进得又深,墨即白射出的黏浊液体混着小穴分泌的汁水不断被挤出。

    现在,白浔之除了嘴能堪堪含住墨即白的胸,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来呻吟了。墨即白想的就是趁今天操个够,虽然平时没少操,但好歹是收敛许多。

    手里的身子突然开始颤抖起来,夹着腺体的小穴也开始猛烈收缩,墨即白感觉到白浔之马上就要到了,正巧自己也差不多了。

    趁白浔之到最高点之前,墨即白又狠狠地大开大合操干几下,突破早已被操开的宫口,顶进子宫深处,不停研磨。

    在白浔之颤抖着迎来高潮的时候,墨即白腰眼一松,腺体前端如愿成结,强有力的一股浊液喷射而出,击打砸脆弱的子宫内壁,白浔之被烫地眼角溢出泪水。

    宫口被结锁住,大量浊液往里注入,白浔之难耐地皱了皱眉头,却又在墨即白的亲吻下放松,舒展开来。

    等到结消了,墨即白也没从白浔之的体内退出,而是就着插入的姿势,将自己的外套围住两人结合的下身,抱着耷拉着脑袋的白浔之出了书房。

    路过客厅,看着贺琢炎慌慌张张地扯过沙发上的枕头,看看遮住小狼蠕动的脑袋,墨即白噗嗤一笑,不怀好意地看贺琢炎一眼。

    贺琢炎恨恨地回墨即白一眼,内向一万只羊驼飞奔而过。

    好你个墨即白,你倒是吃饱了,我呢?我呢?我emmmm……

    低头看着跪撅在腿间,顶着个红屁股乖巧舔舐自己腺体的小狼,贺琢炎欲哭无泪。

    ————————————————

    谢谢大家的珠珠呀!

    没法充值的朋友直接去爱发电吧,不用去微博找我了。

    我不常去微博,回消息时隔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