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语言羞辱,后入
    H语言羞辱,后入

    就是这里了。

    林晓晓看着眼前的花店,深吸一口气,推开门走进去。”您好,欢迎光临。“是林晓晓记忆中的声音,她看向收银台上成熟了很多的女人,多年来的思念在这一刻好像都平静了下来,她忍住流泪的冲动,向沐艺凝打招呼:”嗨。“”林林晓晓?“

    她点点头:“我那时候怎么都不找不到你,现在我跟丹彤一起开了家公司,我们可以一起很好的生活,昨天我和丹彤谈过了,她也同意了。”

    “嗯我相信你。”

    林晓晓开心地笑了一下:“你女儿呢?”

    沐艺凝面上一怔,她还知道自己有女儿的事情?

    “去幼儿园了,没放学,还早着呢。”

    林晓晓点点头,慢慢地走近她,两个人拥抱在一起,沉溺在重逢后的温馨。

    渐渐的,林晓晓的双手从她的后背移动到她   的屁股上抓着抚摸着,她的呼吸逐渐变得沉重起来。

    “现在店还开着”沐艺凝话还没说完,林晓晓就风一般的跑过去关上店门之后去而复返,将她抱在怀里,两个人热情地激吻着,衣服在这场你追我赶的舌吻之中被拔下来,生过孩子之后的沐艺凝身体更加成熟,她握着比记忆中大了不少的胸部,在乳房上面的黑葡萄吸着,咬着她的牙齿一次次地划过乳晕和乳头,最后最用嘴巴含住像是婴儿吮吸母亲的乳汁一样用力地吮吸着。

    沐艺凝被林晓晓的技术弄的不禁呻吟出声,下面像是洪水一样泛滥了起来,许久没有经历过性爱的身体在这一刻所有敏感点被对方唤醒。

    林晓晓右手在对方的另一只乳房上用力地抓住揉弄出各种奇怪的形状,沐艺凝被林晓晓逐渐粗暴的手法变得更加敏感,她觉得自己应该是有些m的。

    疼爱完乳房之后,她来到沐艺凝的双腿之间,隔着内裤在贪婪地嗅着对方带着腥咸味的下体,她一把拉下沐艺凝的内裤,入眼便是那肥厚紫黑的大阴唇松弛了下来,被蜜液染湿散发着水光,她用手拍了一下难看的阴唇,那小洞流出更猛烈的蜜液:“屄跟之前比更烂了!”她骂着,然后用含住阴唇舌头飞快地挑逗着对方的下体,嘴巴狠狠地吸住一片阴唇,像是吸面条一样将它拉到了不可思议的长度。

    沐艺凝淫叫出声,久别重逢之后带来的是干柴烈火。

    林晓晓掏出自己的肉棒,当那粗长的尺寸一下子挤进了沐艺凝的小穴里时,两个人都不约而同的发出一声叹喟,龟头与子宫吻在一起,她被林晓晓压在柜台上一边肏着一边舌吻。

    相比于以前,林晓晓现在体力更加出色,她粗暴地用肉棒冲撞着沐艺凝的子宫,强烈的力量让人不禁臣服,她在感觉即将要射精时将肉棒从她的屄里抽出来在那黑的如同油漆一样的外阴上摩擦着,一股股浓厚的精液射出,白浊的液体射在沐艺凝的黑木耳上,很难想象一个二十几岁的年轻女人下面的屄会这样黑。

    她把沐艺凝翻了个身,让她像是一条母狗一样趴在地上,林晓晓从背后粗暴地抽插着她的小穴,一边肏着屄一边问她:“说,你从学校走了之后又跟多少个男人干过,你的屄现在真是黑的难以想象!”

    “啊啊啊啊,三十三十几啊啊啊啊!”她被插的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林晓晓一听,狠狠地在她屁股上扇了一巴掌:“到底多少?!”

    “不不记得了,我我天天呜呜啊,太厉害了,轻一点,晓晓,我受不了了!”她神志不清地求饶着,林晓晓没听到答案自然不会罢休,她又打在她屁股上一下,逼问道:“继续说!”

    “我天天,都都出去卖,就连大着肚子的时候也在卖,我就是个贱逼,啊啊啊!求求老公肏死我!”

    “贱逼!我今天非把你这条母狗的黑屄给干烂!”

    她加快了速度,沐艺凝咿咿呀呀地高潮了,林晓晓又抽插了好久才在她的屄里射出一股股精液,两个人一直做了好久,直到沐安安快放学时,才意犹未尽地停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