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我口一下
    帮我口一下

    “姐”两个人回到房间里,沐艺惜想起之前在躲在一旁偷听的沐艺凝和林晓晓的对话,她手足无措地站在哪里,两只手的手指搅在一起,她嫉妒林晓晓又埋怨自己的无能。

    沐艺凝看她这样头疼的叹了口气,要说真的,沐艺惜做了这种有违伦理的事,她就想直接把这个妹妹扔了,但她清楚自己的想法是一时冲动,无论如何她都不可能不管沐艺惜;但一方面,她又做不到像以前那样心无芥蒂。

    但是看沐艺惜这样子,自己要是不理她,估计她能在这里站一晚上。

    沐艺凝踌躇了片刻,最终还是慢慢走向她:“去睡觉,明天还要爬山。”

    沐艺惜以为她原谅甚至接受了自己,在一片黑暗之中她的眼睛像是有光亮一般明显,让沐艺凝不想面对。

    “那姐姐”

    “我去沙发上,你赶紧上床,别吵到别人。”

    说完这些,沐艺凝把所有耐心都消耗完毕,也不管沐艺惜如何,自顾自地坐到沙发上闭上眼睛休息。

    沐艺惜那双眼睛盯着她姐姐一直到对方别过头假装休息后才暗了下来。她是不该如此操之过急的。

    沐艺惜躺到床上,心里装着事也睡不着,只能闭着眼睛躺在床上翻来覆去

    而坐在沙发上的沐艺凝听到妹妹的动静也缓缓睁开眼睛,手掌撑着额头,第一次有了一种心力交瘁的感觉。

    另一边的房间,林晓晓涂完药膏后帮阮丹彤重新把内裤穿上,抱着疲倦睡着的阮丹彤,右手轻轻抚摸着她的后背,但毫无聚焦的眼神反应了她走神的状态。

    她好像对沐艺凝有了一种不一样的情愫,那是一种什么感情,她不敢去猜测或证实,像是人类对于未知的恐惧一样。她现在已经和阮丹彤是身心想通的情侣,而且一开始搭讪上沐艺凝的目的就是肉体之间的交易,不能也不该有别的感情。

    她紧了紧怀抱中娇软的身躯,深吸一口她身上的体香也慢慢的沉睡过去。

    第二天的清晨,她是被锁骨上突如其来的湿润给惊醒,睁开眼睛才发现是一个小妖精亲了一下她。  

    “早。”阮丹彤对她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让林晓晓的心情也好了不少。   “早。”她回以微笑说道。

    “现在离集合还有一个多小时。”阮丹彤看了眼手机说道。“嗯?怎么了?”她还没明白对方什么意思,下身因为晨间而勃起的肉棒就被阮丹彤柔软的大腿蹭了几下,激的原本懒散的她瞬间挺直了腰板。

    这小妖精。”所以说,需要我的服务吗?“她伸手修剪整齐圆润的指甲轻轻划在肉棒上像是弹钢琴一样在上面悦动,之后用食指指肚上下摩擦着。

    如同隔靴搔痒的快感让人难耐,林晓晓恨不得现在就对她就地正法,但想起今天的活动,她硬生生忍住了。

    她摸了摸阮丹彤的头,把她缓缓的按下去,而阮丹彤也配合的把脸渐渐移动到林晓晓的胯部。

    “乖,帮我口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