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妹磨豆腐
    姐妹磨豆腐

    沐艺惜用力地伸出舌头隔着内裤在姐姐的阴唇上重重地舔了一口,腥咸的味道通过味蕾传递到大脑,让她兴奋地湿透了内裤,她一边蹑手蹑脚地脱下自己的裤子,一边贪婪又谨慎地继续舔着姐姐的下体,直到沐艺凝的内裤被口水浸湿,她才小心地脱下她的内裤,放到沙发的一角,舌头这次贴切的感受到姐姐的小穴的形状,她卖力地挑逗着,把流出来的淫液全部吞入腹部。

    沐艺凝睡梦中私密处被舔舐着,无意识间发出轻微又断断续续的呻吟声,这声音刺激的沐艺惜身体一紧,她左手伸到自己的下体处抚慰着,这次自慰的快感来的比任何时候都要猛烈,她一边疯狂地舔弄姐姐的小穴左手一边加快摩擦的速度,没多久就颤抖着身子高潮了。

    高潮后沐艺惜舌头还在沐艺凝的小穴就这样休息了一会,沐艺惜又大着胆子下定了决心一般,也上了沙发,她压着沐艺凝,黑暗之中她对准两个人小穴的位置,紧紧地贴合在一起,互相传来的湿润与热度让她不由自主地轻哼一声,她俯身下去,胳膊撑在空余的沙发上,两只细腻的小手抓捏揉摸着沐艺凝足有C杯罩的奶子,她下面也动了起来,两颗小豆豆因为她的动作而摩擦在一起,前所未有的体验让她越加沉迷。

    “你你干嘛?!”是沐艺凝的声音,颤抖中还夹杂中不敢置信和愤怒。

    她没想到平时乖巧听话的妹妹,居然趁她睡觉的时候做出这种事,她一方面觉得气愤又觉得自己没教导好她。

    “姐姐,不是很舒服吗?”说着,她又加重了力气去摩擦两个人的阴蒂,愤慨地说道:“既然姐姐都能让陌生人肏,为什么不能让我试试?”

    “你我是你亲姐姐!下来!”她气的脑袋一晕,声调压抑着愤怒,却不敢大声说话。

    “我偏不要!”她双手用力按住沐艺凝的身体,平时有什么好吃的好喝的沐艺凝都是让给妹妹吃,也就导致了养虎为患,让沐艺惜的力气比自己大了很多。

    沐艺凝气的咬牙,她们怎么都比我力气大,还喜欢在别人面前做?!

    沐艺惜含住姐姐的耳垂,用力吮吸着,听到对方反应较大的吸气声,她又得寸进尺的把舌头伸进她的耳洞中进进出出,惹得沐艺凝尖锐又短暂的尖叫一声,她侧目看到床上的两个人并没有清醒的痕迹,心里松了一口气的同时,沐艺惜张口含住她整个耳朵,舌头很有精神地在里面调皮。

    “别别,有人在睡觉”她被快感冲击的大脑有些短路,脾气也被消得一干二净,她现在只祈求沐艺惜能听自己的话,别让别人发现自己在和亲妹妹做爱。

    但沐艺惜非但没有听她的,还变本加厉地加速摩擦两个人贴合的下体,两只手也用力抓着乳头,拉扯的老长。

    沐艺凝一下子慌了,要是被妹妹做到高潮,那以后她还有什么脸去教育妹妹。

    “艺惜,我的好妹妹,求求你,快停下来,放过放过姐姐吧。”她脑袋晕晕沉沉地,求软的话就这样轻易的从口中说出,而沐艺惜当做没听见一般,继续自己的事业,终于两个人一前一后的高潮,腿间粘腻的液体越来越多,沐艺凝忍不住地咬住妹妹身上的衣服,发出沉闷的呻吟声。

    两个人做完爱后,香汗淋漓地交叠在一起喘息着。

    …………………………

    ps:这两天因为一些事搞得非常焦虑,也没什么心情更,等过了这段时间就稳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