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来干我
    快来干我

    沐艺凝和妹妹两人轻手轻脚地走进房间里,沐艺惜反手锁了门,带沐艺凝到沙发上坐着,两个人不想打扰别人休息,声音都很低,但沐艺惜语气里还是明显的愤怒:“到底谁打?”

    沐艺凝双手紧了紧,最后还是松开,她对沐艺惜说:“算了没什么。”她摸了摸火辣的右脸,明天一定要去把钱拿了!这一巴掌不能白白受着!

    “去前台让他们那点冰吧。”

    “别!现在几点?”她不想被别人发现她的脸上被打了一巴掌。

    “快十点了。”沐艺惜看了眼手机,说道。

    沐艺凝点点头,叹了口气,语气中充满着疲惫:“我睡一会,你带着耳机吗?我带上耳机调个闹钟,等会12点多的时候去外面处理一下。”

    沐艺惜还要说什么,   沐艺凝见此拍了拍她的手背:“去睡吧,我有点累,先在沙发上休息一下。”

    说完沐艺凝也不管沐艺惜,自己躺到双人沙发上蜷缩着身子,闭上眼睛。

    沐艺惜呆了一会,从书包里拿出耳机线放到姐姐旁边的沙发上

    林晓晓看着身下的阮丹彤,青涩又难耐地扭动着身子,那双小鹿一样的眼睛盯着她,让她不禁陷进那双眸子里。

    她左手轻轻抚摸着阮丹彤滑嫩的肌肤,不同于沐艺凝的成熟;阮丹彤的身体偏小,明明是快成年的年龄,胸部还像是个初中生一样,樱桃般绛红的小乳头立在上面。

    林晓晓俯身含住那小果子,一会儿用牙齿撕咬,一会用舌头爱抚。

    阮丹彤高昂地“啊”了一声,她忍着身体的颤抖,这种奇妙的感觉她生平第一次感受到,自己心爱之人正在用舌头舔着自己的乳头,与自慰完全不一样的感觉。

    “晓晓,啊!”她想要矜持一些,但还是不由自主地把乳房往爱人嘴里送。

    林晓晓一边舔着她上面,左手一边摸下去,隔着内裤,描摹着阮丹彤小穴的形状,她感觉手上越来越湿,纯棉内裤紧紧贴住阮丹彤的小穴,林晓晓轻易地摸到对方的阴蒂,在她抚上那颗小豆豆时,阮丹彤的身体倏的往上一紧。她本就沉重的呼吸又加重了许多,那处被林晓晓抚摸的时候,她像是浑身有电流窜过一样。

    “晓晓,多摸摸哪里!刚刚好啊~~舒服,嗯”还不等她说完,林晓晓那金手指由慢到快地拨弄着那阴蒂,阮丹彤被她有技巧地手指弄得毫无廉耻地浪叫,林晓晓放过那乳房,舌头隔着内裤舔舐着她的阴唇,手指上的速度也好不降低,最终阮丹彤被这双重刺激下,咿咿呀呀地送上了高潮。

    不断分泌的爱液把身下的床单和内裤染了个透彻,林晓晓又隔着内裤吻了一下阮丹彤的阴蒂引得对方的身体又颤抖了好几下。

    而阮丹彤高潮过后,那处的空虚却越发明显,她难耐地主动推下内裤到膝盖处,双手挡在膝盖处,对着林晓晓露出粉嫩可爱的小穴,让对方看的更加清楚。

    “晓晓,我要,快干我。”阮丹彤那处小穴内里在林晓晓的注视下又涌出一波淫液,身下那处肉棒又硬的发疼,她移动过去把对方褪到膝盖处的内裤脱下来,双手抬着阮丹彤光洁恶毒双腿,胯下那跟肉龙在阮丹彤软烂的小穴口戳了两下,额头上出了一头汗,她一边想着要尽量减轻阮丹彤第一次的痛苦,又有些急不可耐。

    ~~~~~~

    晓晓:你好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