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只小狗
    像只小狗

    林晓晓点点头“好。帮我下去弄一下。“还不等林晓晓说完,沐艺凝把在侧耳的头发往后一撩,便钻到林晓晓的被子里,脑袋顺着感觉往下移动,直到那根滚烫敲在自己下巴她才确定肉棒的位置。  

    沐艺凝右手握住那根坚硬的肉物,因为右臂压在身下不好发力,她只能小幅度地在龟头处撸动,不一会儿手臂就酸了,而且被子里面很焖,她呼出来的热气全部打在林晓晓的身上,林晓晓本事也是个发热源,这让她的被子里非常的燥热,两个人都出了不少的汗水。

    沐艺凝稳住心境,轻轻地林晓晓的龟头表面上吹了一口气,然后试探性地伸出舌尖,舔了一下,林晓晓本就有些难耐,被对方这一下拨撩,更是火上浇油,她性急地想直接插到那湿润的小嘴中,却碰到了对方的牙齿,幸好沐艺凝非常配合及时张开嘴巴,林晓晓这才进到那紧致又温暖的嘴巴里。

    沐艺凝嘴巴含着对方的鸡巴,粗大的尺寸让她的下巴感觉异常的酸涩,她只想赶快给对方吸出来好结束这场性交易,她使出不久前学到的口交技巧,慢慢地用口腔容纳下林晓晓整根肉棒,嘴唇紧紧地咬着她肉棒的最低端,沐艺凝重复着吐出含入的动作,直到她的脖子也开始泛酸,才将嘴唇紧缩在龟头的冠状沟处,狠狠吮吸着,使口腔内成为一个真空的状态,不断地用舌头在龟头的表面画x。

    林晓晓不由自主地呻吟一声,她都感觉自己的魂儿要被沐艺凝吸没了,动作不由地也放大起来,随着对方含着自己的下边的那根鸡鸡一进一出,鼻息间呼出的热气全部打在她的腹部和阴毛上,高超的口技让她欲仙欲死,林晓晓再也不能忍受了,她右手固定住沐艺凝的脑袋,胯部像是装了两三个马达的打桩机一样狠狠地抽插在沐艺凝的嘴里。

    沐艺凝被对方突如其来的粗暴弄得发疼,那根粗大的龟头时不时击在她的小舌头跟嗓子上,让人想咳又想吐,极度地不适让她反抗起对方的暴行,她用双手撑在林晓晓的胯部上企图和对方拉开距离,但此刻林晓晓的力气像是牛一样大,沐艺凝的反抗完全不起作用。

    突然,林晓晓身子忽然前倾,沐艺凝知道对方是要射到她嘴里了。

    她皱着眉头闭上眼睛,准备接好对方的精液,但林晓晓像是魔怔了一样拼命把那根鸡巴往她嗓子里塞,这时沐艺凝才后知后觉明白过来,她这是想要自己给她做深喉。

    她的大眼睛忽然睁开,想制止对方却也毫无办法,那双在黑夜中看不清楚神色的瞳孔闪烁着水光,最后林晓晓那一波一波的浪潮涌入沐艺凝的喉咙中。

    林晓晓感觉到对方在拼命捶打自己,但她想要这快感更加持久更上一层,直到精液彻底射出,她才从沐艺凝的嘴巴里拔出来。

    她侧躺在床上大喘着气,来平复射精后的余韵,而沐艺凝一下把被子掀开,让自己重新和新鲜的空气接触,比起林晓晓,她更像是个刚被救上岸的溺水者,疯狂的呼吸着周围的空气。

    林晓晓适应了夜间的亮度,她借着微弱的光亮,看到沐艺凝大张着嘴巴,嘴角还粘连着她刚刚吐出来的精液银丝,像只小狗一样,吐出那只无力酸软嫩舌来——

    下章要不要继续搞hs,但感觉这样搞下去天雷勾地火,怕是有人要醒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