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她妹妹吗?
    是她妹妹吗?

    第二天的早上,林晓晓带了点零食和饮料收进了书包里就拉了拉链去学校,本来应该是嘈杂的读书声,现在教室里都变成了轻松的气氛,几个人三五成群地围在一起聊天调笑,等着班主任的通知。

    林晓晓刚坐到自己的座位上,前桌的阮丹彤立马回过头,两只手上托着一个精致的小盒子,里面装着小熊形状的饼干,她脸上带着羞涩的笑意,那双眼睛也紧张地不敢看林晓晓:“你喜欢吃饼干吗?”她有些无厘头的说了这么一句话,又担心林晓晓不懂自己的意思,又把饼干往她面前递了递。

    林晓晓被她害羞的样子都笑了,她正了正声音,拿了块饼干放进嘴里:“还好吧。”饼干的味道有些奇怪,不是说难吃,但也不是特别好吃就是了,她很奇怪阮丹彤是从哪里买的这么坑爹的饼干。

    “怎怎么样?好吃吗?”

    林晓晓看着对方一脸期待的表情,原本在喉咙的话被噎了一下,她话锋一转,说道:“挺不错的,嗯味道很特别。”

    “那你喜欢吗?”她小心翼翼地文哲,语气里又充满期待。

    “嗯?我挺喜欢啊。”

    “真的吗?那太好了!你以后想吃可以随时跟我说,我随时给你给你买。”她羞红着脸,带着甜蜜的笑容。

    阮丹彤把耳鬓的头发用手指夹到耳后:“住酒店的时候,班主任说可以三人一组自己选房间你要和我一起吗?”

    “啊”还忘了这茬了,跟别人睡一起那她身上的秘密不就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吗?

    “你不愿意?”阮丹彤讶异的看着林晓晓。

    “没”算了,到时候多在浴室里待一会,等小鸡鸡软了或者自己动手,到时候再去床上,希望酒店里有三张床。她内心双手合十祈祷着。

    “我出去一下。”林晓晓说完,拿了两块饼干就出了教室。

    她准备去医务室借点烫伤膏,在阮丹彤抬手弄头发的时候,她看到阮丹彤袖子下有一处烫伤,这傻姑娘。

    林晓晓咬了一口拿出来的饼干:“这味道果然是新手做的吧。”

    等林晓晓回来时,已经快到时间了,她走到阮丹彤的桌子一侧,不由分说地拿起阮丹彤的右手,尽量小心地卷起她的袖子,露出狰狞的伤口。

    “晓晓”

    林晓晓一边拿出药膏和绑带轻柔地涂在伤口上,一边说:“别把袖子放下来,布料摩擦到伤口不好,注意点别碰到。”

    “嗯”阮丹彤左手成拳放在心口上,感受着激烈的心跳,不自觉地把头放低。

    林晓晓处理完伤口,也到了出发的时间,她一路护在阮丹彤的右手边防止人群磨蹭到她的伤口,两个人选了大巴车的最后一排坐下,边吃零食边等着大巴开动。

    忽然车外传来班主任的声音,林晓晓坐在外测,伸着头往窗外看,是沐艺凝,她还带着一个小姑娘,两个人长的好像,是姐妹们?

    过了几分钟之后,沐艺凝就牵着那小姑娘的手走进了林晓晓她们班级的大巴车,班主任指着后排对她说:”后面还有两个坐,你带着你妹妹去先去哪里坐好。“

    原来真是她妹妹。

    阮丹彤一路盯着沐艺凝,那眼神就像是护食的小猫一样,而沐艺凝的眼神从来没往她这里看一眼。”你到里面。“后排的座位是五个座连在一起的,中间对着走廊,虽然都系着安全带,但到底是不太安全的。

    五个座位右侧两个是林晓晓和阮丹彤,最左侧是一个同班的女同学,她俩只能坐在中间了。

    这样一来,沐艺凝就紧挨着林晓晓了。不能让这个小贱人抢了晓晓!

    阮丹彤突然提出要和林晓晓换一下位置,林晓晓莫名其妙地看着她:”怎么了?突然要换位置?你别乱动比较好,别又碰到伤口。“

    “我就要换!换!”

    “好吧。”林晓晓看她这么坚持只能依她,两个人换了位置坐好,阮丹彤狠狠地对着旁边座位上的沐艺凝哼了声,随后抱着林晓晓的手臂挑衅似的看着她。

    沐艺凝不明所以的看她一眼,而林晓晓则紧张地道:“小心手!”

    ~~~~~

    ps:或许姐妹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