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0、结局
    140、结局 3700+ 字

    沈鸢伸出舌尖舔了舔男人的薄唇,娇声道:“哥哥,盖了章,以后你就不许反悔了。”

    裴翊浑身轻飘飘的,嘴唇麻酥酥的,这种感觉很陌生,却又很美妙。

    他傻愣愣的看着沈鸢,有些不知所措。

    这是他第一次同姑娘家亲嘴呢。

    “哥哥,你傻楞什么?”沈鸢摇着男人的肩膀。

    裴翊盯着沈鸢水润的红唇,喉结滚动,咽了咽口水。

    他小心翼翼的问道:“我可以再盖一个章吗?”

    沈鸢心里高兴,暗忖,这个傻子终于开窍了。

    她点头,羞怯的道:“哥哥,你盖吧,盖多少个都可以。”

    裴翊捧着沈鸢的小脸,缓缓低下头,贴在她的红唇上,她的唇瓣很软,很甜,他起初只敢轻轻的触碰,试探性的轻舔着。

    那种酥麻麻的感觉在唇瓣上流蹿,很舒服,裴翊低喘着,抱紧沈鸢娇小的身子,有些不能自已。

    他突然想起,做春梦时,他有撬开她的贝齿,把舌头伸进去过。

    他很想试一试,现实里的亲吻是不是跟梦里的感觉一样。

    他轻轻撬开她的牙关,把舌头伸进口腔里,勾住她柔软的舌头舔舐着,纠缠着。

    那种触电般的酥麻感更强烈了,她的味道确实很甜美,他尝过之后,便有些欲罢不能。

    他们吻得愈发激烈,沉沉喘息,肆意的吞食着彼此嘴里的津液。

    “唔……嗯……”沈鸢被吻得快要不能呼吸时,裴翊才放开她。

    他抱紧她,回味着刚才的亲吻,原来亲嘴的感觉是这样,她的滋味好甜,比在梦里要甜上百倍、千倍。

    “来人啊,该死的登徒子,居然敢跑到沈宅来调戏我们貌美如花的小姐,抓到他,杖打两百大板。”

    管家的声音非常不应景的响起,惊醒了正在相拥的两人。

    沈鸢急忙松开裴翊:“哥哥,你快跑,管家发现你了。”

    裴翊转身想去爬墙,却因过于激动,墙又过高,倒没有很顺利的爬上去。

    沈鸢指着右边的小路,焦急的道:“哥哥,这是通往后门的路,快跑。”

    裴翊撒腿便往右边的小径跑,沈鸢看着他的背影,惯性喊道:“哥哥,我叫沈鸢,家住青山城中央,你一定要来娶我啊。”

    裴翊脚步一顿,他回头,凝视着沈鸢,唇角上扬,大声回道:“你等我,我一定会来娶你的。”

    沈鸢心头微动,眼眶一红,高兴的哭了出来。

    这个傻子,终于回应她了,她不必再那么辛苦的单相思了。

    *

    裴翊这几天干劲很足,早上准时起床跟着裴大娘去下地,晚上回来,吃饭洗漱后,便很认真的看书。

    他看书看得挺晚,睡得晚,起得早,但早上却是精神充沛的。

    这令裴大娘很惊讶。

    若是以往,他晚上熬夜看书了,第二天下地时,准会哈欠连连,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

    可现在像是有用不完的精力一般,干劲十足,锄地的效率都高了很多。

    吃早饭时,裴大娘看着神采奕奕的儿子,忍不住问道:“翊儿,你最近遇上什么好事了,整天这么兴奋?”

    “娘,我要娶沈鸢为妻。”裴翊有些腼腆的道。

    “谁?你说谁?”

    “我说,我要娶青山城首富沈有财之女——沈鸢为妻。”裴翊郑重其事的重复了一遍。

    裴大娘一个暴栗狠敲在裴翊的脑门上,毫不留情的打击道:“做什么青天白日梦,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呢你,就我们家这穷样,能高攀得上沈小姐吗?别整天想些不切实际的东西,把心思给我放在种地上,明年收成好些,就能快点攒够钱给你娶媳妇。”

    “娘,好疼的,你下手轻点。”裴翊皱眉嚎叫道。

    “娘这是打醒你。”裴大娘拿了个大馒头,塞到裴翊嘴里:“快点吃,吃完跟娘去下地,别整天胡思乱想的。”

    虽然被打击了,但裴翊还是斗志昂扬,每天晚上都在很努力的看书。

    白日里,他一有空便去找沈鸢,每次去都会给她带些小东西。

    他经常一爬上围墙,就开口道:

    “鸢鸢,这是我家种的地瓜,刚烤熟的,很甜,给你吃。”

    “鸢鸢,这是我从山上摘的李子,放在井水里泡过,冰冰凉凉的,很甜,降暑,给你吃。”

    “鸢鸢,这是我从山上摘的野花,编了花环,很好看,送给你。”

    ……

    裴翊对沈鸢越来越好,他不再躲着她,有好吃的好玩的,都会带去给她。

    干农活时,亦或是看书时,会不由自主想到她,然后憨憨的傻笑。

    裴大娘还以为自己儿子受了什么刺激,变得痴傻了,所幸,他大多数时间都是正常的。

    裴翊经常跑去沈宅看沈鸢,每次分离时,他都会羞赧的给沈鸢“盖章”,虽然很多时候都会被沈管家发现,然后被追着满街跑。

    裴翊知道,若是不改变自己的身份,沈有财不认可他,他永远都娶不了沈鸢。

    所以,他准备考科举。

    乡试定在八月份举行,现在是七月份,还有一个月便是乡试。

    对于乡试,裴翊倒不是很担忧,他从小便喜欢看书,除了种地,其余的时间都用来看书了。

    日积月累,厚积薄发,长时间的知识储备能令他在作文时信手拈来,行云流水。

    乡试是在青山城本城举行,裴翊没有告诉裴大娘和沈鸢。

    考完后,过了一个月,开始放榜,城中传得沸沸扬扬,都说裴翊考了第一,中了解元,她们才知道裴翊去参加科举考试了。

    乡试放榜之后,便要着手准备会试了。

    会试要去京城考。

    青山城地处边境偏远山区,距离京城三千多里远,路途遥远艰险,裴翊要提前进京,边赶路,边看书。

    进京那天,裴翊同沈鸢告别。

    沈鸢哭得眼眶发红,这个傻子才刚对她好,都没几天,就要去千里迢迢的京城,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裴翊把沈鸢抱在怀里,替她擦去眼角处的泪珠,温声哄她:“别哭,我又不是再也不回来了,等明年放榜之后,我就回来娶你。”

    沈鸢吸了吸鼻子,哽咽道:“你说话要算数啊,可不能骗我。”

    “好,不骗你。”

    裴翊看着沈鸢红通通的眼睛,有些心疼,他捧起她的小脸,低头便亲了上去:“盖个章,一定会回来娶你的。”

    沈鸢含着他的唇瓣,吮了吮,尝到他的味道,心里才踏实了些:“嗯,我等你回来。”

    同沈鸢告别后,裴翊回家拿行囊。

    裴大娘知道裴翊坚持要考科举,以前反对他读书的话也不说了。

    她以前之所以反对,是因为青山城离京城太远了,路途遥远艰险,需要消耗的盘缠太多,而且,他们家穷,也没钱给裴翊请过教书先生。

    他都是跟着酸秀才念了两年书,把字认得七七八八,然后自学的。

    青山城这个小地方没出过什么官,像是酸秀才,参加乡试之后,也是回家种地的。

    裴大娘觉得读书没有出路,再加上家里攒的钱都是要给裴翊娶媳妇的,也没有多余的钱给他进京赶考。

    若是考不上,那些钱就白费了,所以裴大娘不敢冒险。

    现在裴翊执意要考科举,她拗不过他,不忍心看着儿子在半路上饿死,还是把之前攒的六十两银子都给裴翊当盘缠了。

    “爹、娘,我要走了,你们要好好照顾自己。”裴翊朝两位老人鞠躬一拜,背上行囊,转身离开。

    裴大娘跟着追了出去,她看着裴翊的背影,不舍的哽咽道:“翊儿,尽力就好,钱花光了就花光了,考不上娘也不怪你,你一定要平安回来啊,不娶媳妇就不娶,只要你回来,娘不逼你了。”

    裴翊回头,朝裴大娘道:“娘,不用送了,我一定会回来的,等我回家。”

    会试定在次年的春季,二月初九、初十左右。

    裴翊赶到京城时,才十二月,他寻了处环境清幽,价格又便宜的房子,花了两个月的时间去温习功课。

    考完会试,一个月后才放榜。

    裴翊心情焦灼的等了三十天,终于放榜了,他再次拨得头筹,中了会元。

    还有十五天便是殿试,这次考官由皇上参与。

    殿试那天,见到的都是有见识的大官,裴翊不敢掉以轻心,继续沉下心来温习。

    三月十五,考完殿试。

    裴翊焦灼的等着结果,所幸,殿试批卷很快,三天后便开始放榜。

    裴翊在三甲的前列,看到了自己的名字。

    状元两个大字下,赫然写着裴翊两个字。

    这一届的科举考试,裴翊从乡试开始,过五关斩六将,三次夺魁,名动京城。

    圣上对其颇为赏识,连夜赏赐官爵、黄金。

    裴翊受封之后,带着官印和银两,衣锦还乡。

    同年五月,新科状元裴翊娶青山城首富之女——沈鸢为妻。

    洞房花烛夜。

    烛火摇曳,红罗帐暖。

    裴翊掀开大红盖头,看着沈鸢美艳娇俏的脸庞,心脏无法自抑的扑通扑通跳。

    他的媳妇长得可真漂亮,从小便美到大。

    约莫是烧了八辈子的高香,他这个穷小子,才能娶到这么美的媳妇。

    裴翊端起酒杯,递给沈鸢,两人喝了合卺酒。

    他红着耳根,去吻沈鸢,含着她柔软红润的唇瓣,轻轻的舔,慢慢的吮。

    看着脸颊绯红的沈鸢,裴翊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些模糊的画面,眼前的场景像是似曾相识般。

    “鸢鸢,我们以前成过亲吗?”裴翊困惑的问道。

    “夫君,为何会这样问呢?我们是第一次成亲啊。”

    按理说,投胎转世后的裴翊,是不会有前世的记忆的。

    裴翊摸了摸后脑勺,搜索着脑海里的记忆:“可能是我以前做春梦时,梦到的场景。许是今晚酒喝多了,脑子昏沉沉的,记错了。”

    他有些窘迫的道:“我梦到我们成亲了好几回,有时你穿的是粉色的喜服,有时是大红色的,可无论你穿什么颜色的衣裳,你总会被我欺负得泪流满面,哭的惨兮兮的。”

    裴翊低头啄了下沈鸢的红唇,安抚她:“你放心,这次我一定会轻轻的,不会弄疼你,再也不会让你哭了。”

    裴翊口中说的那些画面,都是两人前世成亲时发生过的事情。

    沈鸢以为裴翊再也不会记得以前的事情了,可是他却知道自己以前弄疼过她,这次要轻轻的。

    沈鸢心里感动,鼻尖泛酸,竟是有些忍不住湿了眼眶。

    她埋在裴翊怀里,抱紧他,低泣道:“夫君对鸢鸢真好。”

    迦叶曾经方丈说过,两人相遇后,缘分不够深,裴翊不记得前世的过往,他不爱她,两人多半是做不成夫妻的。

    可是现在,他们结为夫妻了。

    即使轮回转世,他没有前世的记忆,也一样爱上了她。

    想必,接下来的生生世世,他们亦会如此。

    春宵苦短,一刻千金。

    裴翊把少女的衣裳一件件剥掉,他分开她白嫩匀称的双腿,扶着自己坚硬粗硕的阳物对准那窄小的肉孔,劲腰缓缓下沉,温柔的进入她体内。

    这一次,他真的没有让她哭。

    红烛垂泪,床榻摇曳,吱呀作响,床上的两人身影重叠,赤裸交缠,沉沉喘息,至三更天才罢休。

    这次的洞房体验很好。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