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催孕(民国高H)
番外:司令(旧)
    番外:司令(旧)

    “呜呜呜呜姆妈快开门,呜呜呜~~”

    房门被孩子稚嫩的小手拍打着,接连不断的哭喊声传了进来。

    被男人狠狠的压着的云鹤枝急慌慌的恳求道:“先,先停下,易迁安!小宝在外面哭。”

    可男人铁了心不放过她,冷漠地说道:“不许管!”

    直到一场心满意足的性事结束,男人才高抬贵手,放了门外的小崽子进来。

    小宝在外面哭的声嘶力竭,嗓子都哑了,一看到自己的姆妈,立刻又振奋起来,手脚并用,使劲往云鹤枝的身上扒拉。

    “小宝,我们肚子饿了是不是?”

    云鹤枝心疼的把小宝搂在怀里,手指熟练的将刚扣好的衣服解开,丰满的乳头被饿极了的“小狼”一口叼住,身下立刻传来“咕咚咕咚”大口吞咽的声音。

    站在一旁的易迁安忍不住皱眉:“早该给他戒了。"

    听他这样子讲话,云鹤枝狠狠的朝男人胳膊上掐了一下,道“小声点!孩子困了!”

    小孩子大哭了一场,又吃了奶,很快就窝在姆妈的怀里睡着了。

    易迁安这厮便不安分起来,大手轻松探入云鹤枝的裙底,小穴湿淋淋的沾满花露,粘稠的精液缓缓涌出,濡湿了好大一片的床被。

    云鹤枝小心翼翼地放下孩子,试图将黏在身边的男人推搡开。

    奈何死推不动,反而被男人抓起来,一把扛在肩上。

    他恶趣味的在云鹤枝不着寸缕的屁股中间猛地打了一巴掌,又轻轻的揉了揉,宽大粗砺的手掌将娇嫩的媚肉刺激了一番。

    瞬时间,酥麻爽烈的震感从穴口袭至全身,云鹤枝忍不住嘤咛出声,一想到小宝在床上睡觉,立刻紧紧的捂住自己的嘴巴,小脸涨的通红,小声喊道:“快放我下来。”

    易迁安阔步迈进隔壁的房间,脚下一踢,便将房门带上,这才放下她,转身释放出自己的肉棒,气势昂扬的戳在女人的软肉上。

    “反正孩子已经哄好了,我们继续!”

    说着,便将云鹤枝逼近角落里,两眼冒起了绿光。

    “你怎么要个没够!"

    云鹤枝死死的抓紧衣服扣子,像个贞洁烈女,生怕被男人得逞。

    其实喂奶的时候,男人就按耐不住了,急匆匆地撕扯开她的旗袍,就要动手。

    “你真是个大老粗,能不能温柔点。”

    “那,你乖乖自己脱”

    她不情愿的解开旗袍上的盘扣,任由男人如同饿虎扑食一般撞进来。

    “嗯~啊!轻点~”

    身下又酸又疼,男人顶的凶猛,云鹤枝没出息的哭了。

    “又不是没做过~还这么娇气。”

    虽然嘴上这么说着,易迁安粗暴的动作还是轻缓了下来。

    他的肉棒埋在深处,受到花穴的紧紧痴缠,精壮的身子抵着绵软的香躯,竟有些动弹不得。

    “唔~,才刚肏过,又这么紧了。”

    男人小声逗弄她。

    她被哄得羞耻,便尽量在身下使使劲,颤栗着使自己放轻松。

    小穴含着易迁安的大肉棒,又是吸砸,又是绞弄,男人被刺激得头皮发麻,差点就要交代了。

    于是,大手一挥,重重的落在女人的屁股上。

    “唔”

    云鹤枝吐出一声娇媚的轻声呻吟,娇嫩雪白的肌肤上蒙上一层密密的香汗,这个臭男人竟然又打她!

    都已经是司令了,还这么恶趣味!

    不过这招果然很有用,云鹤枝下身一阵酥麻荡漾而开,克制不住的流出很多水来。,润滑了肉棒的抽动。

    生了孩子的女人,仍旧是肩细腰软,唯一的变化就是小穴里的媚肉更会吸了。

    “咕叽咕叽”的粘腻交合声,在二人的连接处发出声响。

    云鹤枝被他压着,圆润的屁股随着男人的肏干晃动起来,大股大股的淫液滴落在地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