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爷的直肠可真暖和!】(完结)
    【裴爷的直肠可真暖和!】(完结)

    “裴爷忍耐力可真强,不如一起沉沦?”林夜那根巨粗的肉棒插在裴叶的双乳间,她紫黑的龟头、肉棒根部的阴毛、顶端溢出的白浊和裴叶白皙的双乳对比极其鲜明。林夜左右摇晃着肉棒,让自己的肉棒与裴叶的乳房好好亲密接触。

    “嗯……”裴叶眉心皱出了小山头,双唇轻抿。纵使身体任人鱼肉得前后摇摆,躯体反射性地随着林夜的抽插颤抖,裴叶坚定的意志还在陪着她。

    “让给你吧~相信你肯定能把裴叶插到尿失禁~”秦语安愉悦地冲着林纾挑了挑眉,拔出玩耍了半天的听诊器,把位置让给了林纾。

    “嗯……”林纾取而代之,手扶着肉棒以龟头压在裴叶微张的穴口,用自己的肉棒按压摩擦着裴叶的穴肉。

    秦语安看了眼听诊器上挂着的粘腻银丝,兴冲冲地展示到裴叶眼前,嘴上则啧啧称奇。“你看看、你看看、裴爷您一个肏穴能手,被个听诊器插兜能湿成这样?”

    裴叶没有吭声,但眼底的羞愤与怒火几乎凝结成雾,要把秦语安闷死在其中。突然,裴叶面上紧绷的神情突然失控,她惊叫出声。“嗯……啊!”

    只听【噗唧】一声,原来是林纾的肉棒猛地挺入,拓开了裴叶那处从未进过性器的肉根,把那内部鲜嫩生涩的软肉猛地碾压,榨出鲜嫩春水无数。

    “噗呲……”秦语安忍俊不禁,看到裴叶失态就是她最大的快乐。为了加强自己的心理快感,秦语安走向吞吃着裴叶肉棒的黎软玉。

    此时的黎软玉早已吃得【咕啾咕啾】,她双手抱着裴叶的肉棒根部,肉棒上被口水覆盖得水淋淋,也把她脸蛋上蹭满了水色。

    “裴爷的肉棒借我用下。”秦语安推起黎软玉的脑袋,从对方嘴中抽出那根水光粼粼的阴茎。

    “唔……?”吃得上头的黎软玉突然懵逼,被人夺食让她差点发疯。她紧紧盯着秦语安的动作,以防对方抢走她心爱的肉棒。

    秦语安快速地解下脚踝上的红绳,毫不客气地绑在了裴叶的龟头之下,不给对方射精的机会。她绑好后火速让开,对着馋嘴的黎软玉说道。“还给你了,用你的骚穴吃肉棒吧。”

    “秦语安!!”裴叶的肉棒被绑上,瞬间血液和精液都流通不到龟头,却诡异地加重了肉棒的快感,海绵体胀到爆炸、一番水深火热让她想死。

    黎软玉如饥渴了多日的旅人,瞬间脱下裤子,直接对着裴叶朝天的肉棒坐了下去。绑着红绳的肉棒毫无阻碍地撞入黎软玉开着大口的花穴之内,害得两人同时闷哼淫叫出声。

    “唔啊啊啊……裴爷的肉棒啊啊啊……真大真好吃。”黎软玉身体被塞得满满,亢奋地直接上下吞吃肉棒,也不管那偶尔摩擦到自己嫩肉的红绳了,扭着臀部吃肉棒吃得很是尽兴。

    “唔啊啊……”裴叶那敏感的肉棒被吞入骚穴中,肉棒传来的割裂煎熬差点让她昏厥。肉棒根部享受到骚穴的湿软吸力,肉棒顶部却堵塞着不让她正常呼吸,她被这刺激得浑身发抖,呼吸都不顺畅了。而肉穴里又被林纾前后贯穿着,刺激的裴叶整个下身都不停打颤。

    秦语安笑得开心,不再去管被三个人奸辱着的裴叶。她走到杨肃身旁,看着杨肃戴上一次性塑胶手套,她连忙递上圆球形状的灌肠器,里面装的是满满一瓶润滑液。“我来挤可以吗?”

    “请。”杨肃点头答应。

    秦语安把灌肠器的导管口对准裴叶的褶皱,对着裴叶合着的小菊花吹了口气,顺着林纾操弄的节奏,将冰凉的软导管插入裴叶的甬道之中。秦语安没有停歇,手上几下抓捏球体,把大量润滑液灌入裴叶的菊穴中。

    “啊啊啊……”冰凉的润滑液让浑身灼烧的裴叶一个抽搐,整个人像是陷入高烧状态,双穴一棍双乳都被人肆意玩弄,让她的理智都随之消失。

    透明的润滑液被林纾的肉棒在花穴里捣弄之后一番晃荡,而后又流了出来。

    杨肃兴奋不已,把裴叶的下半身侧了过来,方便自己能从另一边入菊穴。菊穴口的褶皱一瞬间被她破开,她龟头尺寸惊人的肉棒猛地破开裴叶的处子菊花,温热的直肠被她撞得疯狂颤抖夹紧。“唔……裴爷的直肠可真暖和……”

    “啊啊啊啊……”几近昏厥的裴叶只会惊叫了,整个人苍白无力,只有眼角和嘴唇是潮红色,一副任人采撷的样子。

    裴叶这身子一侧,让黎软玉的身子也跟着扭转在餐桌上,她干脆上身趴在餐桌上,双手按在桌面上,像是在匍匐前进一般、前后吞吃着裴叶的肉棒。“唔啊啊啊……肉棒好好吃……”

    秦语安几步走远,赶紧用相机去拍现场的空前盛况。

    骄傲的裴叶此时胸口上坐着个操弄她乳房的林夜,肉棒喷出的精液射了裴叶一脸一脖子。裴叶下身奇怪地扭转着,且三人一同挤在她的下面。黎软玉趴在桌子上艰难地吞吃着肉棒,杨肃林纾两人面对着面,操弄着花穴和菊穴。

    淫靡的肉体交合声与四人的呻吟声让人性味盎然。

    “唔嗯……”

    “嗯那……好紧……”

    杨肃林纾双龙入海,情到浓时两人甚至双手相握,同时操弄着那骚穴。【啪啪啪】的肉体交合声让两人荷尔蒙暴涨,竟然身子前倾吻在了一起。这一番接吻却没让两人的操弄速度慢下来,反而更加快速地隔着花穴与菊穴的膈膜,摩擦着彼此的肉根。

    一瞬间不知两人是为了操裴叶,还是操彼此了。

    “唔啊啊……”裴叶下体被磨得直直抽搐,想要夹紧但却被两人塞的满满,根本没有机会,让她难受得几乎崩溃。再加上小腹里的精囊也憋到爆炸,根本流不到肉棒外去。黎软玉还在她肉棒上上下吞吃,用自己的骚穴夹她的肉棒,让她还有知觉的肉根几乎要爽疼到爆炸,很是不好受。

    “啊啊啊啊啊……”裴叶乳沟里被巨根磨得红肿生疼,被绑着的肉棒上还坐着个荡妇,四个人以同一节奏速度掠夺着裴叶的肉体,让她几乎被肏到昏迷。

    裴叶目光都有些失焦了,恍惚中只看见赤裸的秦语安迈着步子走向了她。

    秦语安弯下身子,在裴叶汗珠密布的额角印下一吻,舔去那细汗,品尝着胜利的滋味。

    秦语安而后捏着裴叶的下巴,嘴唇覆盖上裴叶的唇,舌头伸进去一番攻城略地,欺负无力反抗的裴叶。秦语安将自己这些日子以来的屈辱都用自己的唇、舌、齿还给了裴叶。

    “是不是还想着结束后搞死我?”秦语安站直身体,抹去嘴角的口水。

    被4人同时奸辱的裴叶根本无力回复,她此时已经进入耳鸣状态,精神肉体也濒临崩溃边缘。

    秦语安的脸贴在裴叶面上10公分处,仔细看着裴叶的微表情,嘴上说着劲爆的消息。“裴叶,你爸落马了。看来你也要成为我的狱友了。”

    裴叶,一代天之骄子,眼神终于暗淡了下去。

    与此同时,她的肉身四处喷出高潮汁水淫液,把她整个人都掏空了。

    ……

    【裴叶的女子监狱】至此变成了【女子监狱的裴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