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从今天起,她试着做一个快乐的聪明人吧!(二更,全文完)
    88.从今天起,她试着做一个快乐的聪明人吧!(二更,全文完)

    小茶有时候也在想,自己和周瑾轩的缘分到底是哪种?

    十六岁就和他在一起,她爱过他,也恨过他,兜兜转转,最后两人还是结婚走在了一起。

    他没有变,英俊帅气的脸上总带着漫不经心的微笑,走到哪儿都会吸引一众女孩的目光。

    可又好像变了,看她的眼神比以前更专注,也更缠人,去哪儿都想带着她一块儿。

    当然从九月份她开学后,就不能如他的意了。

    不知道当年周瑾轩怎么操作的,A大竟然给她保留着研究生入学资格,拿着当年上交给学校的入学通知书,心里百感交集,那几年最后悔的事就是为了逃避放弃学业,真傻,只有不断学习才能提升自己。

    “怎么还不来?”

    小茶站在南门口,看了看手表,真是的,说好来接自己,都快六点了还不到,晚上她还要去听Jacky的演唱会呢。

    对了,说起来这个男人还有一点没有变,爱吃醋和以前一模一样,孙强哥哥调到A市,好不容易等他空下来自己尽尽地主之谊一起吃了个饭,他就满脸不高兴,晚上做完爱,趴在她身上闷闷地说:“我后悔了!那么多地方,不该让他来A市,看着碍眼。”

    不知道想什么呢?孙强哥哥虽然离婚了,可自己也结婚了啊,再说了,有个女医生对他很有意思,两人现在正试着交往呢。

    还有还有,她想去看Jacky的演唱会买不到票找他帮忙,却被吼一顿,“看他看嘛?那男人有我帅?长得有我好看?”

    要不看到第二天他乖乖把VIP的门票送到自己手里的份上,真不愿意搭理他了。

    小茶又看了看表,掏出手机准备给男人打电话,没有注意到停在路边的一款黑色小轿车突然加速朝她冲来,等发现开车的女人是秦晴的时候脚发软,想跑却挪不开步。

    她捂着嘴尖叫着,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预想的疼痛并没有来,“砰”地一声巨响,周瑾轩开车狠狠拦腰撞过去,黑车瞬间被掀翻,很快燃起熊熊火焰。

    小茶头脑一片空白,身子微微发抖,强撑着走到周瑾轩受损严重的车旁。

    “你快走,这里危险。”男人腿被卡住,动弹不得大声喊道。

    “我不走。”女孩流着泪拉开车门,想把他拖出来。

    周瑾轩咬着牙骂她:“我叫你走听到没有?你怎么这么不听话,是不是想都死在这儿?”

    小茶哽咽着,去掰方向盘,怎么也掰不动,周瑾轩看着黑车火越来越大,想着很可能会爆炸,心里急得不行,握着她的手流泪道:“宝贝儿,我求你好不好?太危险了,你想想爸爸妈妈,快走……”

    “我说了我不走。”女孩大声吼道,周瑾轩是为了救她才会被困,她绝不会在这种情况下抛下他。

    路人早报了警,交警和消防很快赶到,灭火救人,救护车载着两人去了市医院。

    一路上女孩拉着他的手哭得抽气,断断续续问他疼不疼?哪里难受?

    周瑾轩腿是有点疼,还是强扯出笑哄她,“别哭了,我要是死了也是被你眼泪淹死的。”

    “你还说你还说!”小茶听不得“死”字,扑在他怀里大哭起来。

    男人抚着她的头发,低声安慰着,检查后确实没大事,皮外伤,派出所来调查了情况,医院住了几天又去上班了,每年年底是公司最忙的时候,现在老爸早退居二线,和老妈享受着异国风光,公司的担子都落在他身上。

    小茶晚上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不让他碰,害怕影响伤口愈合,男人天天看得见摸不着,又被她各种补汤灌着,全身燥得不行。

    “你们这儿又招了新人啊?那个女孩挺漂亮,叫什么名字?”

    小茶给他送汤到公司,去茶水间的时候看见个新面孔,长得和苏欣还有几分像。

    “谁?”周瑾轩刚开了一上午会,也不知道小傻子说的是谁,松松领带,对老婆的爱心汤实在不感兴趣,不知道里面放了什么药材,一股子怪味,又不得不喝。

    看着坐在沙发上生气的女孩,他放下碗挨着她坐下,笑道:“你要不放心就来给我当秘书,天天看着我。”

    他又摇摇头,自己否定掉,“不行,那我就没法工作了。”

    小茶拉着他的领带在他的喉结上咬了一口,“为什么没法工作啊?”

    明知故问挑衅的后果就是:

    半小时后男人慢条斯理得将衬衣扎进腰带里,女孩还躺在休息间的床上,身上像被碾压过一番,全是男人密密麻麻留下的痕迹。

    纵欲无度白日宣淫!

    心里骂了两句,想着下午还有课,也不和他说话,自己走了出去。

    周瑾轩看着女孩离去的背影,想着刚才的话,叫助理把十六层新进人员的资料拿进来,很快锁定了目标。

    姚盼听见总经理叫她去办公室心里一阵窃喜,她国外名牌大学毕业,来公司做个秘书其实有点屈才,可她见了周瑾轩第一眼,就被男人深深吸引,只要能和他在一起,做什么都愿意,听说他结婚了,可这有什么关系?

    优秀的男人不都是家里放着一个,外面睡着一堆吗?何况他那张脸那么好看,白给他睡也不亏啊!

    再说自己长得漂亮,床上也放得开,以前追求她的人数不胜数,果然来公司没多久周总就注意到自己了。

    姚盼走进总经理办公室,转身关上门,她裙子很短,蜜桃臀包裹得特别诱人,嗓音轻柔:“周总您叫我?”

    周瑾轩笑了笑,打量了她一眼,和颜悦色问道,“公司暖气怎么样?”

    “挺好的。”不知道为什么问这个话题。

    “热吗?”

    热,是要她脱吗?在办公室做?

    女人忐忑又有点欣喜,谁说周总平时冷着一张脸不近女色?

    “热。”

    她咬着唇,一双杏眼直勾勾看着男人。

    “我给行政部打过电话了,你去结算工资走人。”

    妈的,难得和她废话,刚过了几天好日子,又莫名其妙钻出个不知所谓的女人,就见不得他好是吧。

    赶走姚盼,周瑾轩得意地想,回去可得好好找老婆邀功,今天才干她一次,不过瘾,晚上得把这几天的都补回来。

    回到家,女孩正眼也不瞧他,把一张折叠好的纸递给他。

    “什么东西?”男人皱眉道,又整哪一出?敢给他搞什么分居或者离婚协议他可是气得要杀人的。

    “你自己看。”

    小茶明显有点生气,跑到客房,想着把窗帘换下来洗洗,刚端了个凳子站上去,一阵猛烈的脚步声响起,又突然戈然而止。

    她转过头,看见男人手伸在半空,一脸紧张,小心翼翼的样子仿佛说话大声点都会惊到她一样:“宝贝儿,你别动,千万别动。”

    他似乎受了不小的惊吓,微微喘息,但还是稳稳把她抱了下来,小茶能感觉到男人突突的心跳和微微发颤的身体。

    他在她额头上重重亲了一下,眼角湿润,“顾小茶,你就知道一天折腾我是不是?等孩子生出来,看我不……”

    “你要怎样?女孩偏着头笑着,笑得春暖花开,那万千的熠熠风采似乎又全部回来了。

    男人凝望着她,眼里的温柔越加深沉,轻声说道:“以后别吓我了,多被你吓几次,心脏病都出来了,你想我们的孩子一出生就没有爸爸吗?”

    “哎呀,你又胡说八道什么啊?”女孩狠狠拧了他一把,脑子里想起了那段话。

    The   stupid   neither   forgive   nor   forget;   the   naive   forgive   and   forget;   the   wise   forgive   but   do   not   forget.

    既不原谅也不遗忘的是傻瓜,既原谅又遗忘的是孩子,原谅但不会遗忘的才是聪明人。  

    她嫁给了这个拼命也要保护她的男人,现在肚子里还有了他的孩子,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人总归会和生活握手言和,慢慢学着风轻云淡。

    小茶想:周瑾轩叫了自己那么多年小傻子,从今天起,她试着做一个快乐的聪明人吧!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