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忠犬
蜜月3
    蜜月3

    天上星星不说话,地上一双人依偎在躺椅里,说……悄悄话。

    遮阳伞被收起来,甲板上支了一把躺椅,拉斯和迦默躺在上面,看星空。

    密密麻麻的星星像宝石一样洒在深蓝的天幕上,有大有小,一闪一闪,认真盯着看几秒,仿佛整个人都被吸进去,和星空融为一体。

    迦默眼睛里印着璀璨的星空,嘴里喃喃:“好漂亮。”

    在城市里,少有时间抬头仰望,偶然抬头,看到星空也没有这么广阔,就像无际的大海,迦默第一次领会到“银河”这个词。

    躺椅稍显拥挤,拉斯一手枕着后脑勺,一手给迦默枕着,也在认真看星空,它们遥不可及,就像芸芸众生一样渺小。

    “你看,那几颗连起来像不像一只狗狗。”迦默伸手在空中比划,她想象力丰富,又是学画画的,没几秒就发现了藏在星空里的各种图案,一一指给拉斯看。

    “听过星星的传说吗,默默?”

    “什么传说!”迦默转过脑袋。

    拉斯轻笑,“小时候没听过吗?”

    迦默都不愿意去搜索记忆,拱着拉斯,“你给我讲!”

    夜风里,拉斯声音低沉,讲着他童年听过的那些传说,“关于星星的形成,有很多种说法,科学的暂且不提,我们说点浪漫的。”

    “第一种,天上的星星是集天地之气形成的石头,它们有灵气,在天河里修行,如果天上的孩子不听话,就会被罚去擦星星。”

    “那么多星星,擦得过来吗?”迦默疑惑。

    她把传说当成了现实,天真烂漫,拉斯也不唤醒她,顺着她的疑问答:“擦不过来,所以说擦星星是枯燥费力的工作,它是一种漫长的惩罚。”

    “啊……”迦默失落,突然就感觉擦星星不浪漫了。

    拉斯摩挲着迦默裸露的肩头,继续叙述,“不过擦星星途中,如果碰上一颗有趣的星星,你可以和它谈心。”

    “星星会说话呀!”迦默的声音又转向惊喜,她顺着拉斯的叙事习惯,给予恰到好处的回应。

    “嗯,它们是有灵性的。”

    “那它们会说什么呢?”

    拉斯沉默了几秒,望着星空,不确定地说:“你帮我擦得干净一点?”

    迦默一下子从故事里跳脱出来,哈哈笑着,她确定拉斯这一句是编的,星星怎么会说出这么肤浅的话呢?

    拉斯也笑,反问迦默,“那你觉得星星会说什么?”

    “嗯……”迦默加入编故事的行列,“它在天上挂了那么久,肯定很孤独,它会问小朋友‘你犯了什么错’?听听小朋友的故事。”

    “看来这是一颗成熟的星星,可是天上有那么多星星,它们的性格肯定不一样。”拉斯的话恢复深沉。

    “也对。”迦默搂着拉斯的脖子,把脸凑上去,“可能真的有一颗星星爱漂亮,说‘你帮我擦得干净一点’,这样它就可以在天上发出最耀眼的光芒了。”

    此刻光芒在迦默眼中,不如星空璀璨,但是盛满温柔,拉斯情不自禁吻住近在咫尺的红唇。

    迦默一边回吻,一边深深凝视拉斯,他会在她害怕的时候抱着她,会带她看星星,给她讲故事。

    他对她那么好,她也想对他好。

    迦默爬上拉斯的身体。

    黑暗中,四只手在柔韧的肌肤上游走,刚与柔的贴合让呼吸不觉深重,他们脱去彼此的衣物,丢到甲板上,身体赤裸相贴,然后相互取悦,深深结合。

    女人的吟哦回荡在夜空中,夹杂着那些黏稠又激烈的声音,晚上的性事比白天的放纵,黑暗解放了人的欲望与冲动,依旧是早上那个女上男下的姿势,两人的力道与频率都不同。

    “老公舒服吗?”迦默按着拉斯放在自己胸口的手,倾斜着身体,一下一下把男人粗硬的分身纳入体内。

    “舒服,默默做得越来越好了。”拉斯感觉迦默比白天妖娆,她的起伏很有频率,柔软的臀瓣刚刚触到他的大腿,就马上弹开,花穴吸得又紧,他抑制不住,提早使上了力。

    有力的大手顺着腰线摸上浑圆的臀部,股沟被十指轻轻掰开,狭小的穴口不见松动,紧紧咬着肉龙,但当迦默往下套弄的时候,拉斯的手用力一按,那截迟迟吞不进去肉柱就会被强硬地送入濡湿的小口中,不留一丝缝隙。

    “嗯……好深……好深……老公!”这是刚刚开始,迦默还不适应这个深度,半是撒娇、半是呜咽。

    拉斯在下方挺动,声音性感低沉,“默默不喜欢吗?”

    “喜欢,默默喜欢……”

    “喜欢什么?”

    “喜欢老公插到默默肚子里……”

    迦默非但不排斥拉斯的动作,还在拉斯往上顶的时候重重坐下去,阴茎越顶越深,小腹开始抽搐,第一波快感袭来。

    船在前行,浪在拍打,男人搅动的是水,又不仅仅是水,小小的女性器官柔嫩曲折,包裹着充血的地方,水液一波一波浇下来,却怎么也浇不息男人心中的火,反倒像火上浇油,刺激得男人越来越勇猛。

    密集的捣弄,发热的穴口,流淌的汗液,以及,停不下来的喘息。迦默怎么也甩不掉快感,并且还想要更多,她高潮着,却还是卖力地骑着拉斯,把那根能让自己快乐的东西送入最深处。

    天上没有月亮,只有星星,无数的星星,它们眨着眼偷听亲密的男女窃窃私语:

    “老公帮默默揉一揉,揉一揉……”女人的乳房发胀,身体发软。

    “那默默自己把整根都吃进去。”男人的手离开臀部。

    “好,嗯……”

    女人听话地坐下去,含住一整根前后扭动,男人的手却还在下半身徘徊。

    “不是!不是揉那里……啊……”女人的声音扭曲,身体却扭得越发厉害。

    “嘘,默默舒服的,不要拒绝,乳尖也要揉是不是?”

    男人的声音依然平稳,他含住一个乳尖,用力吮吸,再捏住一个,遵照女人的吩咐。

    交合处的水声越来越大,女人的声音欢愉到极致,消失了一阵,又开始小声哼哼。

    “老公,默默……默默没力气了……”

    男人用湿漉漉的手按住女人的后腰,保持尽根没入的状态,腰上用力,快速调整姿势,坐了起来,再扶着女人躺下去。

    躺椅砰砰作响,男人脚踩地面,快速往女人的身体里抽送,每一下都大刀阔斧,毫无保留。

    星星的微光下,只看得到人类的剪影,女人躺在长椅上,长长的头发垂到地上,瘦弱的身体在男人的推送下摇晃不止,她眼里倒映着天空,里面装满星星。

    “嗯……嗯……”快感让脑袋变得迟钝,迦默咬住手背,眼里的星空在旋转,周遭突然如梦似幻起来,她忘了自己身处何地。

    拉斯的喘息不知何时加入,他单手握着迦默纤细的脖子,俯身吻住陷入迷茫的迦默,身下快速冲刺。

    呻吟被撞得支离破碎,花穴收绞的频率越来越快,却怎么也夹不住阴茎,它越来越粗,凸起的经络刮得迦默瑟缩。

    太……

    太快、太大、太重、太疯狂。

    这些词在迦默脑中过了一遍,最后化为用力的拥抱,她弓起身体,紧紧搂住拉斯,承受他最后的撞击。

    “呃……”

    一阵夹杂着男女痛苦又愉悦的呻吟之后,甲板归于平静,只有海浪轻柔的翻滚声,将小船包裹。

    汗涔涔的身体一起落在躺椅上,维持贴合的姿势,久久没有动静。

    厮磨的嘴唇还在蠕动,他们吮吸着彼此,不知疲倦。

    拉斯的汗液低落在迦默脖子上,许久之后他撑起身体,凝视迦默,抬手拂了拂她额前的碎发。

    迦默对着拉斯微笑,他黑亮的眼睛在黑暗中摄人心魄,比星星还耀眼。

    两人额头贴额头,亲昵地亲亲摸摸,性器依旧紧密相连,无法抽动。

    许久之后,迦默打了一个哈欠,搂住拉斯说:“老公我困了。”

    “睡吧。”拉斯抽出阴茎,打横抱起迦默,“我抱你回房间。”

    ##

    收拾一下心情去上班,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