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忠犬
蜜月2
    蜜月2

    午后小憩一会,拉斯收了遮阳伞下的桌子,迦默立上画板,站着画画。

    她先观察了一阵,海风太大,颜料干得快,她画画的速度要更快,否则颜料抹不匀。

    想清楚怎么画了,她也不调色,颜料一层一层覆盖上去,很快大海的层次就通过颜色深浅表现出来了,她又去画天空。

    拉斯在二楼看迦默,她时而抬头远眺,时而弯腰作画,身上的黑白条纹长裙贴合身体,腰线和臀线被勾勒出来,简单又有韵味。

    半小时她就画完了,抱着画架上楼找拉斯,拉斯看到画的全貌,白色的船头破浪前行,大海平静中透着幽深,一直延伸到海天交接处,天空她没用多少笔墨,是淡淡的蓝。

    拉斯问:“要不要画日出和黄昏?”

    迦默想都不用想,“要”字脱口而出,可是海上的天气说变就变,傍晚忽然一道闷雷炸响,橙红的天空迅速被黑云吞噬,颇有种来势汹汹的感觉,迦默马上收了晾晒的衣服和画板,从甲板跑回二楼。

    “要下雨了。”她挨着拉斯,不安地看外面,五分钟不到,天空像染了墨,晕满整个画卷。

    拉斯“嗯”了一声,看着窗外壮阔的景象,他以为迦默喜欢画画,也会喜欢观察天空的剧烈变幻,没想到闪电划破天际,她夸张地捂住耳朵,闭上眼睛,看都不敢看,拉斯赶紧起身抱住她。

    闪电越亮,雷声越大,等那声雷过去,迦默担心地问拉斯:“会不会影响航行?”“出事”二字她不敢说,怕祸从口出。

    拉斯出海的经验算不上丰富,但基本的判断力还在,他说:“只是一般的雷雨,不会有事的。”

    闪电在天空画下折痕,豆大的雨点砸下来,船身被打得噼啪作响,迦默坐立不安,双手捏着耳垂,眼睛不敢看外面。

    雨帘阻挡了视线,船上的表盘还在正常运转,指示着方向。

    “我们回房间。”拉斯牵起迦默就走,楼梯上满是积水,脚踩上去,积水高高溅起,被风吹斜的雨滴砸在两人身上,说不上痛,但能感觉到那种自然的力量,不是人力可以匹敌。

    花了几秒跑进房间,拉斯松开迦默,直接把窗帘拉上,因为他发觉迦默怕闪电。

    大灯打开,是昏黄的,房间不大,只有一张床和简单的桌、柜,固定得比较牢,不怕晃动。

    “湿衣服换下来。”拉斯打开柜子找毛巾,顺手拿了一件迦默的裙子让她换,这一趟出行她带的全是裙子。

    两人擦头发、换衣服,然后躺到床上,船身在暴雨中摇晃,迦默躲进拉斯怀里,紧紧抱着他。在海上,她有一种无力感,对于熟悉的现象也因为地点变化,产生了未知的恐惧。

    “这么怕吗?”拉斯回想起迦默入学那天,放学同样下雷雨,她依然打着伞往外走,怎么那时不见她怕?

    拉斯问出口,迦默闷闷地说:“海上的雷比较厉害,我没见过这么大的雷。”

    说罢又一声雷炸响,迦默瑟缩一下,不敢说了,把脸埋进拉斯胸口。

    拉斯失笑,“夏天容易发生强对流,程度不一样而已。”

    看迦默实在怕得厉害,恨不得缩进他怀里,拉斯提议:“要不要变回原形?我抱你。”

    迦默犹豫了一瞬,真的变回去了,拉斯把她整只抱在怀里,尾巴都没遗漏,他的怀抱温暖又安稳,迦默这才感觉好点。

    她把脸架在拉斯肩上,黑溜溜的眼睛四处打量,可能因为房间太小,为了空间的延伸感,衣柜的柜面有点像镜子,能印出人影,她看到自己尖尖的耳朵,还有拉斯的侧影。

    墙壁上贴了墙纸,但是灯光太暗,照上去有些陈旧,包括身下的这张弹簧床,迦默只在小时候见过。

    拉斯的手在迦默身上轻抚,迦默的心跳趋向平稳,她又和拉斯说话,“这样你听得懂我说话吗?”她用狐语。

    拉斯说:“能听懂一些。”

    这样答就是听懂了啊,迦默抬起脑袋看拉斯,“你从哪里学的狐语?”

    这件事年代有点久远了,拉斯慢慢回忆,“家里有几卷狐语的带子,小时候没什么可以玩的,我就听带子,爷爷和我解释过意思,我反复听了几十遍,把每个音对应上意思,再用电台找到狐语的歌曲,试了试我能不能听懂,听多了就懂了。”

    自学?迦默惊了,“你那时几岁啊?”

    “进军校前的某个暑假,六七岁吧。”

    迦默想了想自己六七岁在干什么,好像每天都在玩,连去宴会都是和小朋友玩,唯一能拿的出手的就是她那时用爪子画画,拿过奖。

    突然觉得自己配不上拉斯……

    “怎么不说话了?”拉斯揉着迦默的脑袋,原形没表情,他只能透过她的眼睛猜测她的状态。

    迦默扒住拉斯的脖子,用鼻尖蹭了蹭他的脸,“你好厉害!”她眼里满是崇拜,“我也想学犬语。”

    她要努力!

    “不用急,等怀孕的时候我教你,宝宝生出来,你要和他沟通,肯定要学犬语,边学边练进步更快。”

    话题的重点突然就偏移了,迦默听到“怀孕”就害羞,她觉得快了,这段时间正好把身体调养好,差不多她就毕业了,毕业可以要孩子。

    窗外的雷声在聊天中慢慢被迦默忽略,她脑中展开了一幅美好的卷轴,上面有拉斯,有她,还有他们的孩子。

    男人怀里的狐狸突然笑得很开心,她真的在笑,嘴角都咧开了。

    雷雨来得快,去得也快,半个小时后雨停了,拉斯去清理船上的积水,迦默开始准备晚饭。

    中午她就想好要吃什么了,早上登船前,路过海鲜市场,他们买了新鲜的贝类和活虾,可以做海鲜烩饭。

    大米已经提早泡上,四个小时过去,大米吸了水涨起来,一粒粒圆鼓鼓的,分外可爱。

    两个番茄划十字用开水浸泡,趁这个时间处理海鲜和蔬菜,炖上高汤,然后取出泡好的番茄,去皮切蒂,再切丁。

    一切准备就绪,她开始煮饭。

    蒜粒和洋葱先下锅,炒到洋葱发白,加入番茄丁,撒点盐翻炒均匀,炖出鲜红的茄汁,倒入大米,加高汤,锅里咕嘟咕嘟滚了五分钟,海鲜入锅,摆成漂亮的图案,没两分钟,贝类张开了壳,曲卷的大虾也呈现出漂亮的红色,转成小火慢慢炖煮。

    浓浓的香味飘出来,迦默偷偷尝了两口高汤,又用另一口锅煎了几片火腿和五花肉,然后榨果汁。

    东西多她前后端了三次,拉斯在甲板上看到她走出来,总感觉哪里不对,多看了几眼才发现,她的黑裙子是单边开叉的,走路的时候整条腿会露出来,若隐若现,风情万种。

    海风吹拂着黑发,迦默抬手拢了拢,她平时不会这么穿出去,这次旅行只有她和拉斯,她才穿得偏性感。

    一坐下就感觉到拉斯炽热的目光,迦默低头理了理裙子,把露出的腿盖好,总要先吃饭吧。

    下过雨海上凉爽,他们没开风扇,桌子中央摆了一盏小夜灯,散发着柔和的光,两人在海风的吹拂中共进晚餐,迦默用手机放音乐,很有情调。

    两人各自用小碗盛了饭,海鲜烩饭带着番茄淡淡的酸,又渗进了海鲜的鲜甜,很开胃。火腿带着独特的香气,微脆的五花肉一口咬下去,汁水在嘴里炸开,最后配上一口解腻的果汁,冰凉凉的。

    “如果雷雨早下一点,是不是可以看彩虹?”迦默此时早就忘了自己对雷电的害怕,她的想法总是很美好。

    拉斯覆着迦默的一只手,告诉她:“有可能——晚上应该可以看星星。”

    看星星!迦默的眼睛亮起来。

    海上没有高大的建筑,没有炫目的灯光,星空会更纯粹,更漂亮!

    迦默隐隐兴奋起来,忽然手机屏幕一亮,艾凌的短信冒出来:怎么样,海上好玩吗?会不会晕船?

    短信有些延迟,迦默单手回艾凌短信,说海上很漂亮,好一会儿艾凌问她拍照没有,迦默看向拉斯。

    为了避免被打扰,他们两个手机都是静音,今天没怎么拿出来,更不用说拍照。

    “怎么了?”拉斯问。

    迦默有点犯愁,“嫂子问我要照片,我没拍照,现在好黑,也拍不到什么。”

    艾凌喜欢拍照,她没出过海,自然心生向往。迦默这趟旅游带不了什么礼物给艾凌,如果这点要求都满足不了,她会愧疚,艾凌对她那么好。

    拉斯快速想出解决对策,“你先把你的画发给她,明天我们早起看日出,就可以拍了。”

    迦默听拉斯的,上楼拍了自己的画,发给艾凌,然后诚实地说自己忘了拍风景照,明天补给她。

    艾凌调侃她:和拉斯在海上是不是把什么都忘了?有没有沐浴在阳光下[坏笑][坏笑],带劲吗?

    迦默不回了,怎么嫂子一猜就准,她哪有脸回!

    想到那晕眩的感觉和如浪一般的快感,迦默脸红了,好在四周昏暗,拉斯看不清。

    ##

    好想写一个女主每天做美食的文,写饿了我就自己做了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