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糖醋鱼肉
就当作者诈尸了!【2】
    就当作者诈尸了!【2】

    一个月后,俞陵告诉糖糖他的宿舍申请下来了,周末会搬过去,糖糖自然帮忙把俞陵的行李运到研究院,东西不多,两个箱子而已,俞陵一个人拖着走,糖糖跟在后面。

    “好小啊。”这是糖糖走进宿舍的第一感觉,和俞陵的房间差不多大,囊括了卫生间和一个小小的流理台。

    俞陵放下行李箱,“已经很好了。”是单间,外面带了小阳台,小虽然小,但该有的都有。

    糖糖四处转,俞陵拧了毛巾擦柜子,等他擦完,开着窗户通风,两人上街买必需品。

    糖糖不干预俞陵挑东西,但看俞陵拿东西只拿一人份就不高兴了,他就没想过她要住进去吗?她挑了自己的东西扔进推车,俞陵也没说什么,通通拎回宿舍。

    晚上东西是俞陵自己收拾的,糖糖有事先走了,等她再次走进俞陵的宿舍,里面焕然一新,多了人居住的气息,又干干净净的。

    俞陵给糖糖拿拖鞋,摆好放在她面前,这是他那天唯一记得拿两人份的。糖糖脱了鞋直接穿上,大小刚好。

    她站在门口,先往里面扫了一眼,淡蓝色的单人床,上面只有一个枕头,流理台上有一个小锅和刀具,书柜上东西不多,因此某个东西就凸显出来了。

    糖糖来的书桌前,盯着格格不入的粉色兔子装饰品,怎么看怎么奇怪。一个直男房间里怎么会有这种粉粉的东西?肯定不是俞陵买的,那是谁送的?糖糖拧起眉头。

    一旁的俞陵宛如自己被盯了一般不自在,他没料到糖糖的眼睛会这么尖,一眼就看到这个了。

    “送给你。”他拿过兔子放到糖糖怀里,趁糖糖开口之前。

    清脆的撞击声刺激到糖糖的神经,里面是钱!她眼睛一亮(✪ω✪),原来是储蓄罐。

    沉甸甸的钱她喜欢,但又有所怀疑,俞陵为什么那么紧张?

    糖糖瞥了不自在的俞陵一眼,开始拷问。

    “储蓄罐哪里来的?”

    “买的。”

    “为什么想买这个?”

    “……存钱。”

    俞陵有问有答,糖糖还是觉得奇怪,小时候用储蓄罐存钱,长大了不都是用银行卡?她脑中突然冒出三个字:“私房钱?”俞陵的银行卡在她那儿,手上的副卡她也是她给的,完全受她监视,所以存现金是不想让她发现?

    “不是。”俞陵快速否认。

    糖糖懒得猜了,丢下一句“老实点”,证明她的耐心已经用完了。

    俞陵沉默了一会儿,握住糖糖的手,语气偏弱地说:“本来就是送给你的。”

    “送我的?一开始就是送我的?”糖糖反问,俞陵点头。

    这才是实话,糖糖相信。

    “你存了多久的钱?”

    俞陵想了想,答:“大概半年。”

    糖糖推算日期,他们分手那会儿。难道他是想用这个破罐子挽回她?怪不得他不想说。哼,以为她那么好打发,这里面都是零零碎碎的钱!

    她忽然想到小时候送俞陵储蓄罐被拒绝,有点气,嘴巴也抿起来了。

    “不喜欢吗?”俞陵看她难辨的神色,小心翼翼起来。

    糖糖怎么会不喜欢叮当响的钱,她抱住储蓄罐就没撒手,可是她又不想承认,谁让俞陵小时候气她!

    纠结中,糖糖被抱住了,她不懂俞陵突如其来的拥抱是怎么回事,这不像他的作风。

    脑袋被下巴抵住,糖糖听到俞陵说“对不起”,还没反应过来,俞陵就说清楚了,“上次,就是你公司年会那次,对不起。”

    糖糖诧异地看着俞陵,现在来为半年前的事道歉,俞陵的反射弧是不是太长了一点?不对啊,他比赛抢答的时候明明那么快的。糖糖突然想通了,这其实是道歉礼物!

    “你喜欢什么?”俞陵还在问,糖糖答非所问,“为什么现在才把它给我?你那么早就买了。”

    “本来是要给你的,”俞陵如实说,“可是你那天和我提……分手,就忘了。”

    其实俞陵不想提这一段,怕糖糖想起来不高兴,但事实上糖糖挺高兴的,记忆超群的人也会忘记事,看来是真被她提分手打击了。

    “为什么挑了这个?”糖糖好奇,他不是不喜欢储蓄罐吗?

    俞陵低下头,看着储蓄罐,慢慢地说:“一看到它,我就想到你,你叼着储蓄罐的样子……”他捏着她的手,轻轻地捏来捏去,“很可爱。”

    糖糖瞬间笑了,俞陵这是在害羞吗?真可爱!

    她凑上去亲了他一下,“道歉我接受了,礼物我也喜欢,不过先把它放在你这儿。”

    糖糖不打算带回家,因为她觉得自己迟早要住进来的,搬来搬去麻烦,但是她等了一个月,俞陵都没开口邀请她住进去,连留宿都没有!吃完饭就送她回家!

    衍初觉得熟悉的糖糖又回来了是在他测试完的后一个月,她那天回来又摔门了。了了上去问糖糖怎么了,回房间和衍初说:“她想和俞陵住宿舍,但是俞陵没提这事。”

    衍初问了了:“你舍得她搬吗?”

    了了迟疑地说:“她又不是不回来。”

    “那你怎么和她说的?”

    “我让她和俞陵直说,这是最简单的方法了。”

    第二天糖糖风风火火地提着行李杀到研究院,那气势把门口的保安吓了一跳,赶紧叫俞陵出来,偏偏俞陵有事走不开,就请保安放她进来。

    于是保安第一次妥协,糖糖直接跑到俞陵宿舍。她没钥匙,但窗户开了一条缝,她推开窗户,手一撑,翻了进去,坐在床上等俞陵。

    俞陵匆匆赶回来开门,没见到人,打电话给糖糖,才发现她在宿舍里面。

    “我要住这里。”糖糖昂着脑袋,绝不是商量的语气。

    俞陵以为她和家里闹了什么不愉快,还问她出什么事了。糖糖不回答,打开行李箱摆放东西,俞陵后知后觉,糖糖好像在生他的气。

    他仔细回想昨天,没有拌嘴。他上前拉住糖糖,“我哪里做得不对?”

    “哼!”糖糖不给他好脸色,不说。

    一直到晚上,两人挤在小床上,俞陵抱着翻来翻去的糖糖,问她是不是床太小,睡不习惯?

    糖糖是想换一张双人床,可这个破宿舍这么小,双人床摆进来,都不要走路了!

    俞陵抚着糖糖的背,像在给她顺毛,“和我说说为什么生气好不好?我不知道。”

    他、不、知、道!

    糖糖揪住俞陵的耳朵,“你根本就不想和我住!”

    “不是,糖糖,这里太小了,我怕你住不习惯。”俞陵从家里搬出来就有考虑过这个因素,但糖糖进宿舍的第一天就嫌弃这里太小,他想想她家的情况,便不想委屈她。

    “你都没让我住,怎么知道我会住不习惯?”糖糖正在气头上,俞陵的话她听不进去,但事实她就是住不习惯。

    她喜欢每天换不一样的衣服,俞陵的衣柜可装不下她那么多东西,她三天两头跑回家换衣服。晚上做爱更惨,这里隔音效果不好,俞陵好几次都想舔舔她就过去,她不肯,两人只能开着空调闷在被子里做,动作还轻轻的。

    “讨厌!你重点啊!”糖糖忍不住拧俞陵,不爽极了,她明明就要到了,他还这么慢。

    隔壁的人还在放音乐,俞陵怎么敢重?糖糖水多,他一重拍打声就出来了。

    他含住糖糖的嘴,顶到最深用力磨她,同时上手揉阴蒂,糖糖自己挺腰套弄阴茎这才达到高潮。

    不想做了,糖糖让俞陵拔出去,掀开被子透气。俞陵坐在一旁想了几分钟,又挨到糖糖身边,“我们去卫生间好不好?开着水做。”

    滴滴答答的水声稍稍掩盖了肉体拍打的声音,糖糖撅着屁股让俞陵插,这回够重了,糖糖忍不住哼哼,俞陵吓得用手捂住糖糖的嘴,糖糖干脆含住了俞陵的手指。

    总算配合着搞到结束,糖糖真的认真考虑起一件事来,她不想在这里住了,她要买房子!

    之所以想到这个是因为糖糖早上接到了一个售房电话,糖糖很有兴趣,和人约了第二天看房。

    糖糖没什么耐心买毛坯房,还要装修,装修完再晾几个月,她要精装修的,直接能搬进去的那种。房子面积不用大,最好是开放式的,这样俞陵无论在哪个角落她都能看到。

    推销员依着要求带糖糖看房,本来以为她不会买,毕竟这么年轻,谁知道糖糖一个早上就拍板了,还刷卡付了定金,推销员就没见过这么迅速的人,乐坏了。

    她不动声色买了一套单身公寓,先带父母来看,搬了一些东西进去,周末才带俞陵过来。

    她有几天没在俞陵那里住了,俞陵以为她住腻了,周末两人约会,俞陵跟着糖糖走进一栋住宅楼,还想问她去哪里。

    糖糖掏出钥匙开门,俞陵愣住了。

    “进去啊,我的房子。”糖糖的下巴朝房子昂起,心情很好。

    俞陵迅速皱起眉头,糖糖没和他商量过,虽然这房子和他没什么关系,但她要他住进去。

    “怎么?不想住?我也不想住你的宿舍。”糖糖坐进沙发,板起脸。

    俞陵站在房子中央,没说话。

    糖糖还是沉不住气的那个,她站起身说:“这样,我们公平一点,你的宿舍住三天,我家住三天,剩一天我们各回各家!行了吧?!”

    她都想好了,但她真的忽视了俞陵的尊严。那天两人不欢而散,随着而来的是冷战。

    糖糖觉得自己没错,可她问妈妈,妈妈说如果她是俞陵,她也会不高兴,这么大的事。她又去问小舅舅,西辞听完“啧”了一声,糖糖心里咯噔一下。

    “很不对吗?”

    西辞说:“糖糖,虽然你的掠夺性很强,但你别忘了俞陵是个男人,换我我也气死!”

    “可是房子我已经买了啊,能怎么办?”糖糖有点慌。

    “先放一边,认错。”西辞给出建议。

    糖糖想了又想,憋出火来了。

    那天俞陵下班回到宿舍,看到糖糖躺在床上,被子包得紧紧的。他坐到床头,轻轻摸糖糖的脑袋,叹了一口气,他都不知道该拿她怎么办。

    “俞陵……”糖糖感受到头顶的力量,睁开眼睛,握住俞陵的手,可怜兮兮地说:“我难受。”

    她手心的温度高得不正常,俞陵去摸她的额头,滚烫滚烫的,瞬间紧张起来,“我们去医院。”

    糖糖浑身发软,不想走路,俞陵蹲身背她,走到大门口,保安看到还帮忙开了车门。

    医生也很少见大热天发烧的,查了病因,是扁桃体发炎了。

    糖糖坐在椅子上挂消炎水,俞陵用一次性纸杯倒了温水给糖糖喝,她娇气地说:“不想喝,喉咙痛。”

    “多喝水才好得快,喝一口。”俞陵哄着她喝了一半,然后她就靠在他身上睡着了。

    俞陵向护士借了一条薄毯,盖在糖糖身上,一手托着她扎针的手,以防她乱动。

    消炎水一滴滴往下流,俞陵静静看着糖糖,她眼睛底下有淡淡的青影,俞陵知道她这几天肯定没睡好。

    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和她气什么,气她不和自己商量就买房?可她又没花他的钱,那完全是她的个人财产,她有权任意支配。

    一袋水挂完,护士拔针的时候弄醒了糖糖,她迷迷糊糊就对俞陵说:“你别生气,我错了……”

    护士默默用眼睛打量他们俩,俞陵捂着糖糖手上的棉花,告诉她:“我不生气了,新房子的钥匙带了吗?我们晚上住那里。”

    这是一个错误的决定,新房子里有衣服,有电器,但是冰箱是空的。

    俞陵把糖糖放到床上,进了厨房又出门买东西,好在楼下就有超市,他很快回来,给糖糖煮粥。

    糖糖一觉醒来,透过水晶帘看到在小厨房忙碌的俞陵,觉得这场病值了。

    “俞陵,我口渴。”她懒懒地赖在床上,一根手指也不想动,等俞陵过来喂她水。

    几秒后俞陵撩开水晶帘,坐到床上,扶起她,靠在自己身上。

    “张嘴。”

    温度刚刚好的水流到喉咙,糖糖吞咽发疼的同时感觉这水的味道很甜很甜。

    ##

    请不要任意揣测我的想法,我绝对比你们要在乎这个故事。

    它总共23万字,我藏文回来又写了5万才完结,无论我心情怎样,我都没有亏待糖糖的想法。你们之所以觉得结局仓促,无非是少了番外,我补上。

    谢谢Nichipi,我很久没有这样强烈的写作欲望了,你激起了它,两天憋了快一万。

    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