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悖论【亲姐弟】
番外 ·《七月初七》
    番外 ·《七月初七》

    你,喜欢下雨吗?

    八月的清河下了一场很大的雨,连绵不绝地下了两天也没有停。

    今晚更是变本加厉,滂沱大雨夹杂着轰然的雷声跌落在这个南方的城市,猝不及防惊扰了一城安谧。

    雨水打落在伞面,噼噼啪啪像是鼓点,再沿着伞骨敲向地面的水洼,溅起一簇簇跳跃的水花。

    但是所有杂乱无章的节奏都不如此时此刻我的思绪。

    电脑屏幕上闪烁的光标随着噼里啪啦作响的文字不断后移,没几秒钟又狠狠回退,一连删了几行文字才消停,可是我的怨气并没有随之消散,这个点还在办公室加班,外边又下着雨,最关键的是……

    放在鼠标旁边的手机屏幕是微信的语音聊天界面,手绘的一条干瘪小鱼头像正亮着。

    我瞥了一眼,耳边细听蓝牙耳机那端安静的翻页声音,小声嘀咕:“你都五分钟没说话了。”

    [嗯?]那边传来些微的鼻音,然后笑问:[你不是在工作吗——]

    再轻悠悠地叫我,[姐姐?]

    “我就算工作也能跟你说话。”我平时倒也不是这么作的人,只是今天的时机不太一样,“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他好像真的不太懂,思忖了几秒钟才问我:“什么日子?”

    我想一指头戳醒这死直男,又觉得这样太便宜他,所以撇撇唇道:“今天是你应该给我发红包的日子。”七夕啊,今天是七月初七你这笨蛋弟弟,七夕晚上我还苦逼地加班赶通稿,你连一点好听的话都没有,居然还问我什么日子?

    还在腹诽的我听到微信提示音,切回聊天界面,这人居然真的给我转来了一个红包,等我回头一看却发现红包上的金额赫然写着三个大字——“168”。原本心里迸发的小小火苗瞬间被熄灭,我咬牙切齿地提醒:“数字不对。”发什么168,当你姐是下海土大款要讨个好彩头吗,哪有夫妻之间会给对方发168红包的啊?

    [这数字不是很吉利么?]他迟疑了一会儿,还反问我,[那发888?]

    我索性不理他,想起刚才手机朋友圈里一溜儿都是各种秀恩爱的消息,肖潇的男朋友给她买了九十九朵玫瑰,就连叶珊珊那个不开窍的未婚夫都懂得送她一顿烛光晚餐——

    @#%@%,我如果有罪,法律会制裁我,而不是你们这群柠檬供应商。

    但我只有一个远在大洋之外还在上学的弟弟。

    耳边一声提示音,他又发了168的红包过来,我咬了咬唇,想想他毕竟也才19岁,姐弟恋不就是这样的吗,女方总是要更多包容一些,男孩子成熟得晚,更不如女生细致敏感。心思还没整理完,那边再一次发动红包攻势,这次还是168——你是跟168过不去了是不是啊凌清远!

    我从一开始的怨念到此刻哭笑不得的无奈,终于打算张口回应他,可是没曾想凌清远再度发了一个红包来,这次更好,少打了一个数字,发了16元,连发红包都这么不上心,唉。

    “行啦行啦,谢谢你真情实感祝我发财。”

    可手机那端他却低低笑了,不知道是电流的作用,还是他已经渐趋成熟的缘故,那笑声似沉非沉,像是雨夜寂静又张扬的海,一层层暗涌的浪伴着细雨沙沙的磁送上滩岸,声潮悠扬,润过我耳中细小的,敏感的绒毛,拍打在我的心上。

    [姐姐。]

    这两个字,自重逢开始,我已经听了三年。

    哪怕在拉斯维加斯秘密结婚之后,他也很少改变这个称呼,除开在不明真相的外人面前。但我从未让他改口过,应该说,我自己喜欢被清远这样叫着,这时刻提醒的血缘给我更多安全感,也让我能深深体会到来自他的依赖。更别说,他叫姐姐的时候,气势上难得总是弱我几分,像是个乖巧温顺的“男孩子”。

    [你真的是……]

    “什么?”

    [笨蛋。]

    “……凌清远你还敢说我笨?!是谁连今天是——”

    [七夕快乐,宝贝。]

    “……”

    宝、宝贝你个大头鬼。“明明都忘了,给个红包还168、168的发,最后还发了个零头。”我小声咕哝。

    [呵。]我听到那边一声悠长的叹息,甚至能想象到十九岁的少年枕起胳膊仰头失笑,[所以才说我的宝贝是笨蛋啊,最简单的数学都做不好。你们女生是不是都很在意这种仪式感?]???我皱了皱眉,又重新打量了一番他发来的红包,试着用最简单的数学解析了一遍他的用意。

    168+168+168+16=?

    瞬间脸颊热起来。

    我在想什么呢,连我大姨妈的日子都能记得一清二楚的弟弟,怎么可能会忘记七夕这一天。恋爱啊,果然会让人变得幼稚,这因为加班而衍生出的,对他莫名其妙的闷气,本来就不合道理。

    可能就是因为,太想他了。

    七夕是牛郎和织女一年一遇的相会,而我却只能独守在空旷的办公室,看窗外万家灯火。

    “你又作弄我。”嘴上还是故作抱怨,我却加快了手上打字的速度,想着能快点加完班,回家和他视频,以至于那之后他说了什么我都有些心不在焉。

    时间默默地走到晚九点半,伴随着最后一个字的敲击声落下,我长舒了一口气。

    手机通话时间还在锲而不舍地流逝,那端很安静,安静得我只能听见窗外下雨的声音。

    “我忙完了。”

    没人应答。

    “元元?”

    [……嗯?恭喜。]他的声音有些困倦,也对,他那边是大早上,一大早起来陪我,大概也想去睡个回笼觉吧?

    我想了想说道:“我先打个车回去,你睡一觉再起来我们视频好不好,唔……睡两个小时够吗?”

    [好。]

    好果断。

    是真的困了吧?

    “那就等会儿再见啦?”

    [嗯。]

    “拜拜?”

    [拜拜。]

    “……”

    [怎么了?]似乎察觉到我的不满。

    “总感觉你迫不及待赶我,今天连路上小心都没说。”

    [路上会小心的。]

    “什么嘛……”

    [你听到了么?]

    我不明就里,但因为他这么问,忍不住多分了些心思侧耳倾听。于是下一秒,我听到了打在伞面的沙沙落雨,听到了水滴溅落的滴滴答答,听到了车流偶尔呼啸而过。

    “你……出门了?那里也下雨了吗?”

    心跳隐隐加快,我按捺着自己不去想。

    [我啊……]

    [比起那些虚无的告白数字,我更愿意为你跨越一条银河。]

    [也可能是……]

    低笑。

    [一座太平洋。]

    他的声音在这个寂寥的夜里温润如雨。

    [I'm   here,   for   you.]

    我意识到什么,脚步此刻停留在了巨大的玻璃幕墙边,目光顺着雨水的痕迹下望。

    四楼之遥的广场中央,一柄伶仃的大伞在雨中盛放。

    伞面倾斜,他站在雨中抬头望我,清清冷冷似这夜雨。

    昏黄的路灯勾勒他的轮廓,我眼中背景晦暗,只有他灿若星辰。

    入耳声线微沉,愉悦。  

    “我来接你回家。”

    “七夕快乐,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