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假如(十五) 于A白O 全文完
    季舒白没包过饺子。

    同样也没揉过面,没擀过皮。

    她坐在一侧,看着于忱熟练地从面团上揪下小面团。

    另一侧是已经擀好的皮,秦絮稍歪着身子,正取过一张面皮摊在手心,而后从馅料碗里舀出馅料,在面皮中心放置好。

    季舒白看她十指微动,动作灵巧,指尖在面皮边沿划过一轮,一个漂亮的饺子就包好了。

    家长们自然没有让季舒白动手的打算,于忱这般宠她,也不会刻意让她学会这些。

    但不妨碍季舒白想坐在一旁看。

    看着饺子一个又一个包好,季舒白放置在大腿上的指尖微动,她想,她学会了。

    但她不动声色,依旧摆出好奇好学的模样看着她们的动作。

    于忱正在把面团切成小剂子,团圆了后开始擀皮。

    季舒白的目光落在那双沾了面粉的手上。

    于忱的手太过漂亮,让她口干舌燥,心房发痒。

    于忱把擀好的皮挪至一侧,抬眸间正看见自己女友眼睫微颤的模样。

    “想试试吗?”她柔声询问,以为季舒白是想试试包饺子。

    季舒白把目光收回来,闻声抬头,轻轻应了一句好。

    在秦絮的指导下,她“试探性”地捏着掌间面皮。

    最终的成品算不上好看,歪歪扭扭,磕碜得不像是饺子,倒像个小面团。

    秦絮接过这个饺子,一同放在圆盘里,又温柔地安抚女儿的恋人,同她说着没关系。

    “下次会更好。”于忱声线温和,接过母亲的话。

    季舒白脸颊一红,乖巧地点点头。

    见季舒白仍是在盯着自己瞧,于忱展颜一笑,“想试试擀皮么?”

    她是这样问,却已经把擀面杖递至季舒白眼前。

    于忱把剂子压得更圆满些,推至季舒白面前,而后起身,从身后拥住了自己的小女友。

    “我教你。”

    她太过温柔,同样的也极有耐心,只清浅的三个字,便让人忍不住沉溺。

    季舒白抿了抿唇,学着于忱方才的姿势,拿好了擀面杖。

    于忱看她腰背挺直,肩颈微耸,便显得腰更为纤细,身形更为单薄。

    同样的,也更是乖巧软糯。

    于忱心道她可爱,禁不住把她拥紧了些。

    她伸手覆上季舒白的手背,手把手地教她擀了一张皮。

    “自己试一次。”她收回手,柔声道。

    她直起身,目光从桌上收回,却在掠过季舒白脖颈时停驻,忍不住地流连。

    皮肤雪白的Omega微垂着头,柔顺的长发被拨至一侧,伴随她低头的动作,露出肩颈的肌肤。

    线条柔顺,肌肤细腻。

    灯光落在上头,泛着一圈柔光。

    于忱贪看几眼,又自持地收回目光,看着季舒白擀皮的动作。

    同她之前包的饺子一样,自然算不上成功,只堪堪能用的水准。

    不熟练,又加之力气不够,擀出来的皮小了一圈,形状也并不规整。

    “你得两只手一起动,宝贝。”于忱俯身上去,重新搂住了少女,“不要心急,先慢慢来。”

    她们贴得很近,近到能感受到于忱胸前的柔软,正挤压着自己的后背。

    季舒白呼吸一窒。

    她抬眸看一眼旁边的秦絮,见她依旧温婉娴静,只是动作优雅地包着饺子,似乎对她们的动静不感兴趣,满是不问世事的模样。

    “嗯。”她才小声地回应于忱。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似乎感觉到于忱硬了。

    于忱已经竭力地往后挪,但动作时还是不免有所接触,季舒白更是确定,于忱正硬挺着。

    那处硬得有些硌人,热乎乎地熨着自己的后腰。

    在于忱握住她的手,擀下一次时,免不了地抵上来。

    季舒白更能感受到这些,她抿紧了唇,竭力让自己显得正经一些。

    但于忱明显没有额外的想法,她似乎并不知道自己的情动已经被恋人发现,依旧温柔尽心地教导季舒白。

    原本十分正经的举动,在季舒白发现于忱已经动情之后,一切都变了味道。

    旁边便坐着于忱的母亲,季舒白愈加不自在,她羞红着脸,声音嗫嚅。

    “我还是不会,于姐姐……”她扭了扭身子,对于忱说。

    于忱瞧见Omega的耳尖已经红透,好似沁了血的红玉,全然说明了一切。

    她颊边一热,颤着指尖收回手,而后站直身子,又掩饰般地拂了拂颈侧的发。

    “不会也没关系,下次想学的时候我再教你。”

    于忱坐回自己的位置,取了擀面杖来,继续擀剩下来的皮。

    她脸上没有过多的表情,只是悄悄打开了光脑,给季舒白发了一条消息。

    【对不起呀,让你难堪了。】

    【没有……我知道于姐姐不是故意的,只是……好羞啊。】

    于忱抬眸瞧身旁的妈咪一眼,而自己母亲正在不远处的厨房里熬汤,方才她们那样的举动的确很是孟浪。

    好在季舒白没有在意。

    于忱暗恼自己的敏感,咬了咬唇,悄悄揭过这件事。

    ————————————————

    饺子做成得很快,到了煮饺子的流程,对比擀皮和包饺子,这简单的任务自然被季舒白主动揽了过去。

    对季舒白说了一些注意事项之后,于忱便放心把她留在厨房里,又哄着母亲们不要再忙活,让她们安心在客厅看电视,自己则去储藏室里抱了两瓶酒。

    于忱把酒放在前厅,想着怕打扰到季舒白,便放轻了手脚,慢慢走至厨房门口。

    未曾想……看见了她想象不到的一幕。

    季舒白正拿着小漏勺,时刻关注着煮锅里的动静。

    她背影单薄,透着与生俱来的清冷疏离感。

    旁边正放着一沓刀具,方才她们剁肉馅,有一把刀还没放回刀架上,大咧咧地搁在案板上。

    此时颤巍巍地就要倾下案板,从厨台掉落。

    季舒白似乎对这件事没有察觉。

    于忱心下一惊,就要迈步上前取过那把刀,以防伤到了人。

    还没等她迈开步子,那把刀已经坠着刃尖掉落。

    糟糕!

    险象转变得比她的反应更快。

    身形纤软的少女,只悠闲地一伸手,径直握住了半空中的刀把。

    动作快得近乎瞧不清。

    于忱睁大了眼,季舒白背对着自己,她身形未动,就连头都没有偏过,决计不可能注意到那把刀的跌落。

    此时却完美地接住了这把刀。

    季舒白仍是没有偏头,她随意地一抬手,刀又分毫不差地落进刀架中。

    “……”

    于忱被这一幕惊得有些反应不及,而季舒白在此时转身。

    似乎没料到自己的出现,她眼神慌乱了一瞬,而后羞涩地抿唇浅笑。

    “于姐姐快来看看,还要煮多久呀。”

    声线清润娇软,身形单薄纤弱,是自己的小女友没错。

    但方才那一幕,于忱瞧得万分清楚明白。

    刚才季舒白转身之时,脸上的神色还没退去,她眼神凌冽,覆满寒霜,万分清冷。

    于忱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自己的小女友,会拥有这样的眼神。

    她认为乖巧可口的恋人,似乎没有想象中的简单呢。

    于忱压下心头的思绪,伸手抚了抚季舒白肩头搭着的长发,一如既往的宠溺温柔。

    “可以盛出来了,我们一会端出去。”

    季舒白细看于忱几眼,见她神色如常,没有异样,应当是没有看见刚才那一幕,她悄悄松了一口气。

    于忱牵了季舒白的手,惊诧之余,却也没去太上心,只当是小女友的小秘密。

    她们会在一起很久,她终究会发现季舒白藏起来的那一面。

    而现下,她们需要先享受这个春节。

    于忱摩挲了一下季舒白的掌心,眉眼带笑。

    至于其他的——

    来日方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