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广播站】:色情广播
    6.【广播站】:色情广播

    “表哥……”吴韵音的声音酥得掉渣,娇媚动人,任谁听了小腹都要抖三抖。“表哥,吃掉小音好不好……”

    林纾体内的欲火都被吴韵音的娇媚点燃,腿间那根20公分的肉棒更是抖抖索索地甩出精水。林纾看着再次变身的吴韵音,不得不感慨这人的演技之好。只可惜当时发行量太小,没能让她一炮而红。“小音是想表哥大口大口吃呢,还是慢慢吃呢?”

    吴韵音站起身来,赤裸着身子靠在墙壁上,四肢慵懒地展开,毫不吝啬地展示自己的诱人胴体。“表哥想怎么吃就怎么吃~~”

    “听说表妹是学校里的播音员。那表妹打开广播,读下今天的通知,表哥来肏你。”林纾将吴韵音拉进怀中,一手握住那波涛澎湃的雪白奶子揉捏。“但这可不能发出奇怪的叫床声哦,被人家听去多不好。”

    “唔……好的,表哥。”胸口被捏得胀痛,吴韵音面上飘过一丝抗拒迟疑,毕竟是在整个社区播放,上万人都能听见。但她仍是同意了,她以前也有试过被插的时候给朋友打电话,广播出去的话……这样才刺激嘛!

    吴韵音上前开始调着社区的频道。林纾站在吴韵音身后,胯间的那根粗长肉棒结实地压在了吴韵音翘起的臀部上,她右手绕到吴韵音乌黑毛上,手指下滑探寻着那颗红艳艳的蓓蕾。

    吴韵音被按到敏感处,双腿反射性地颤抖,肉穴里抖落出浑浊的液体,但是她却没忘记她的职责,仍是沉着地对着桌上的稿子,字正腔圆地念道。“这里是江陵社区广播站……”

    林纾的手指按住那颗勃起的红豆绕圈摇晃,肉棒也压在吴韵音的尾椎上左右滑动,沉甸甸的冠状沟刮擦着吴韵音光滑的裸背,绵密的刺激传入冠状沟处的神经末梢里,让林纾都忍不住轻哼。

    林纾的手指和肉棒都烫得惊人,阴蒂那处被林纾用力碾压、拨弄,让吴韵音双腿发软、膝盖一弯,差点摔倒在地上。她左手抓着A4纸,此时已经在微微颤抖,另一只手捏住自己的腿肉不让自己发出奇怪的声音。她咬着牙克制着自己的发音。“疫情期间,无特殊情……况请勿外出。居家之际,要、勤开窗,勤通风……”

    林纾的手指仍是按住那阴蒂不松开,快慢结合地揉弄那处嫩到不行的阴蒂,另一只手也扶着肉棒滑向吴韵音的菊穴处。她硕大的蘑菇头在那菊穴口磨来蹭去,与那枚可爱的小褶皱激情地打着招呼。随着林纾的蹭弄,肉棒顶部的精液被涂抹在那菊穴口,龟头与穴口进行着黏腻的湿吻,时不时还向那褶皱内轻撞,龟头把吴韵音的菊穴口挤压得褶皱展开。

    “使用……浓度为75%的医用酒精时,使用……时不要靠近明火……”吴韵音感受到林纾试探的动作,背部一僵,菊穴紧张地缩紧,臀缝夹住了林纾胡乱作祟的肉棒。这人怎么回事!要插她的菊花吗?吴韵音又怕又喜,心中既想对方插进她温暖的直肠,又怕对方过头,让她叫出声响,毕竟想进菊穴还是需要润滑的。

    林纾从吴韵音的臀缝里抽出肉棒,握住吴韵音的阴部将她的臀部拉向自己,双手同时掰开她的臀缝,小小的菊花也被强硬地掰开了些许,形成了个小小圆洞。林纾坚硬狰狞的肉棒死死地压在那枚不停收缩的菊穴口。她就着自己溢出的精液,屏住呼吸,缓缓地向直肠里推进去。

    龟头刚一进入,洞口的精液就被吴韵音猛地夹了出去。!!!

    “外出时…………”吴韵音心中满是感叹号。菊穴里进入了个如此庞大的性器,把她痛得呲牙咧嘴,但又不能发出声音,只能无声地尖叫,手里的A4纸已经被她捏得皱巴巴。她赶紧装作网络不好,中断了两秒广播,好在林纾也被她的菊穴夹得死死的,不怕林纾突然抽插干她菊花。吴韵音轻轻呼气,放松自己的菊穴,继续播报。“请时刻佩戴口罩,勤洗手,与他人保持1.5米的安全距离……”

    林纾却不给吴韵音活路,握住对方的腰肢将自己卡在半途的肉棒挺入了温暖的直肠。

    “!!!。”吴韵音措手不及,痛得嘴巴张成O字型,却没发出任何声音,她那狭窄的甬道紧紧包裹着火热巨棒,直肠被撑得凸凸乱跳。吴韵音额角的青筋都凸了出来,赶紧开口二倍速说道,并伸手推了一下关机键。“此次播报结束。”

    “啊啊啊……好疼,你怎么突然爆我菊啊!”吴韵音趴在机器上,扭头抱怨道。

    “爆你菊不是很正常吗?吴主播不是很喜欢吗?”林纾抱着吴韵音的臀部,再不留情面,狠命插弄着对方温暖的直肠。

    “啊啊啊……疼,你慢点呀……”吴韵音被插得在机器上前后摆动,浪叫声颤颤巍巍,变成了享受的哼唧声。

    两人都没注意到广播的开关仍然开着,干了个淫液乱喷。

    “啊啊啊……你快点,再快点呀!”吴韵音身子被肏弯成了虾子,菊穴里的肠液四溢,将林纾的整根肉棒都染得湿滑。“好爽,好爽……捏我奶子……”

    “好。”林纾也弯下身子,去捏吴韵音垂坠下的两个大奶子,拽着那乳头揪扯、揉捏、玩耍。她轻啃着吴韵音泛红的耳朵说道。“表妹喜不喜欢表哥的大肉棒?”

    “喜欢……啊啊啊……表哥干死我啊……”吴韵音伸手自己揉着阴蒂,嘴里口水四溢,肉穴里也被林纾榨出了淫液精华。

    “真想让整个江陵社区都听听你的骚样子。”林纾望着吴韵音的骚样,狠命在那紧致的直肠里冲刺,在对方的菊穴里播种着乳白色的子子孙孙。

    她没想到自己一语成谶。

    两人激烈的做爱声传到了千家万户,每个小区的喇叭里都播着吴韵音的浪叫和林纾的闷哼声,以及惊人的撞击声。

    响彻云霄。

    余晚舟正在家中喝着红酒,被这色情的广播一惊吓,高脚杯’咔嚓’落地。

    陈若仪哄姐姐家的闹腾双胞胎睡觉,双胞胎睁着大眼睛问她。“小姨,这是什么声音啊?”

    杨安然正在画着NP的色情漫画,突然被这广播声吓得画笔一歪,心中多了个广播站素材,她一手修改着漫画,一手揉上自己的阴蒂。

    冯依依和姐姐挤着一张床,偷摸静音看着色情片自慰,突如其来的广播声让她差点摔了手机,以为自己开了外放。她心情刚缓和,没想到姐姐的声音突然从耳后传来。“带我一起看啊。”

    方希禾正在挤奶,听到这声音,两个乳头像是关不住的水龙头,奶水潺潺。

    ……

    两人的做爱声在社区整整响了二十分钟,才有人赶到广播站叫停这种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