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惩罚(4300字)
    【番外】惩罚(4300字)

    卧室的门被推开,一袭红裙的女人踩着高跟鞋款款走入,长腿丰乳,纤腰翘臀,行走间身姿摇曳,秋波微转,在暧昧的灯光下,更添万种风情。

    目光落在女人未穿内衣的丰乳上,秋逸墨不由得瞳孔微缩,抬头扫了眼会议室,见没人靠近自己,这才又继续欣赏着视频里的旖旎画面。

    他开了静音,视频也没配字幕,但在女人姿态慵懒地坐到床上时,他能轻易从她的口型中看出她在说什么:喜欢吗?

    她是对着镜头说的,巧笑嫣然,媚眼如丝,与她视线相撞那一刻,秋逸墨清楚地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同时撞进了自己心里,勾得他痒痒的,浑身都开始燥热。

    这女人果然最懂得如何勾引人了,尤其视频里这副明显被人特意调教过的模样。

    深V的红裙肩带“不小心”从女人肩上滑落,完整地展示出右边的锁骨,白花花的乳肉在镜头下越露越多,但就在诱人的乳晕也从裙内探出少许时,女人突然惊觉春光外泄,紧张地将肩带拉了回去,看着镜头轻轻地咬了咬唇,脸颊浮上一层红晕。

    明明就如女妖一般在故意诱惑人,这会儿又装出一副含羞带怯的模样,真是让人恨不得立刻钻进视频里,压着她狠狠教训一番。

    秋逸墨咬了咬牙,跟身边的人简单交待几句便起身匆匆离开会议室。

    堂堂秋远集团董事长可不想在大庭广众之下丢人——他已经开始硬了,哪怕视频里的左宁什么关键部位也没露。

    往办公室的椅子上一坐,他这才伸手松了松领带,将视频声音开到最大,按下播放键。

    但其实这段很有电影质感的视频并没有配乐,就算开了声音,他还是什么都听不到。

    画面里,姿态妖娆的女人自然地翻了个身趴在大床上,曲起两条纤细的小腿随意晃荡着,动作间丰腴挺翘的臀部也在微微颤动,隔着丝质长裙撑起姣好的形状。

    她没穿内裤。这一刻,秋逸墨终于对刚才一直怀疑的事下了肯定的结论。

    像是知道他所想似的,女人羞涩地看了眼镜头,小声道:“我忘穿了。”

    顿了顿,她又不好意思地补充:“内裤和内衣。”

    是的,不仅内裤,还有内衣。秋逸墨的目光重新落到她胸前,刚才她双手趴在床上挡住了,什么也没露出来,而如今她一手托腮,不动声色地往上撑起了身子,刚好又把胸前那一大片春光暴露在镜头之下。

    白嫩的乳肉,幽深的沟壑,若隐若现的红色蓓蕾,一切都像是带着巨大的魔力,诱得人移不开眼。

    视线落在她颈间那个水晶吊坠上,秋逸墨不自觉地舔了舔干涩的唇。此刻他真的很希望自己的手就如那个在她胸前不断摆动的吊坠一般,能一下一下地触摸着她丰润的乳房,能缓缓落到她的乳沟里,再继续往下……

    视频里,和他的想象如出一辙,几根骨节分明的手指落在柔软的乳上,轻轻抚了几下又沿着诱人的沟壑一点点深入进去,在红裙的半遮半掩中,指尖小幅地弹了弹顶端那颗挺立的蓓蕾。

    一道低低的呻吟从视频里传出,又娇又媚,仿佛带着无数钩子挠在他心间,让他的心跳也急促了几分。

    也直到这时秋逸墨才恍然回神,那不是他的幻想和错觉,而是真的有一只手在镜头里极其克制地挑逗着她。

    女人咬着唇,身子微微颤栗,低垂的眸子里尽是情欲,一声又一声压抑着的嘤咛更显魅惑。

    男人的指尖绕着她若隐若现的乳首转了几圈,便又从她胸前撤了出来,沿着锁骨缓缓摩挲到纤细的肩,再是曲线优美的背,然后是蜂腰,翘臀。

    在臀上有节奏地揉了几下后,又沿着小腿摸到裙摆,一点点探入,上移,最后在臀上撑起个明显的弧度。

    隔着一层布料,秋逸墨完全看不到裙下的春光,可从那只手的动作,又能清晰地猜到他在做什么,这种感觉,比直接的视觉刺激还要让人心痒难耐。

    “嗯……”女人的呻吟又扬高了些,虽然看不到,但秋逸墨完全能肯定,那只大手已经覆上了她腿心最私密的地方。

    是在揉她的阴蒂,还是拨弄两片花唇?或者指尖已经从穴口入了进去,在那娇嫩的肉壁上抠挖刮蹭?

    她那么敏感,肯定流了很多水,没有穿内裤,那些水是不是已经沿着她的花缝流到性感的红裙上了?然后再渗透到床单,留下一小片淫乱的痕迹?

    越想越觉口干舌燥,胯间也胀得厉害,秋逸墨赶紧关了视频,不敢再看。

    他早听说秋逸白给左宁拍了部限制级片子,一直想看却看不到,结果他那个好弟弟就是等这么个左宁怀着孕不能进行性生活,他又刚好开着会的时机如此折磨他。

    办公室的门被推开,秋逸墨猛然抬起头来,冷冷地看着门口的人。

    秘书被吓得不敢说话,倒是推门那个气场十足的美艳女人摊了摊手:“敲了好几次门你都没反应,我还以为你出什么事了,所以就进来了。”

    毕竟是自己多年的合作伙伴,秋逸墨终是把怒火压了下去,淡淡地道:“下不为例。”

    他的嗓音有些哑,带着种很奇怪的感觉,姜安娜关上门往里走的同时,眼中多了几分揶揄:“秋董事长刚才在里面做什么?”

    秋逸墨正襟危坐,看向她手里的文件:“谈好了?”

    “谈好了。”把合同递给他,姜安娜在他对面坐下,若有所思地瞧着他认真看文件的样子,“都说男人结了婚变化会很大,从秋董身上看,确实很明显啊。”

    秋逸墨没理会无关的话题,只继续专注于公事,但没过几秒,办公桌上的电话就响了起来,他接通,里面传来秘书的声音:“董事长,您太太来了,说在会客室等您。”

    秋逸墨有些意外,赶紧道:“让她进来,不用等。”说罢起身就要迎出去。

    左宁很少会来公司找他,也向来分得开公私,从不会在他谈公事的时候擅闯他的办公室,但如今她怀着孕还跑来这里,他既是怕她有急事,又担心她有什么闪失。

    然而出于本能起身后,他才忽然意识到一点,他方才的欲火根本还没消下去。

    对面的姜安娜同样眼尖地看到了,却不吃惊,反而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秋董事长雄风难挡啊。”

    正常的生理反应,秋逸墨倒也没觉得难堪,只是这模样就出去确实有损形象,于是又只能坐了回去。

    姜安娜挑挑眉,脸上露出些坏笑,几步绕过办公桌站到秋逸墨面前,在他诧异的目光中蹲了下去。

    同一时间,办公室的门被推开,小腹微凸的左宁拎着个保温盒走了进来,得意地笑道:“给你送汤,惊不惊喜?”

    下一瞬,她脸上的笑容却又彻底凝滞,因为有个头发凌乱的女人慌慌张张地从秋逸墨面前站了起来,烈焰红唇,妩媚性感。

    见到左宁表情变化那一刻,秋逸墨就知道他这个合作伙伴今天玩过火了,谁知等他冷冷的目光看过去时,姜安娜却回过头来朝他得意地扬眉,那眼神明显就是在说“让你平时在我面前神气,给你个教训”。

    紧接着,他又见到了比公司旗下那些女演员都要精湛的演技——姜安娜紧张地对着左宁解释道:“秋太太您别误会,我只是……只是笔掉了,我下去捡笔,我们什么都没做。”

    此地无银三百两。

    左宁笑笑,一步步走向办公桌:“什么都没做?”

    把保温盒放到桌上,她的视线很快落到秋逸墨胯间,那里明显还是勃起状态。

    演完了戏,姜安娜转身就溜,秋逸墨恨不得用眼神直接在她背上捅个窟窿,但当下更重要的是安抚左宁:“你听我解释……”

    “不用解释。”左宁温柔地朝他笑笑,“我相信你。”

    紧绷的神色才稍微放松些,秋逸墨却又听她道:“所以离婚吧。”

    唰一下站起身,他的眼神也瞬间冷了下去:“你说什么?”

    “我说离婚。”左宁面无表情地看着他,“反正孩子不一定是你的,就算是,他也还有五个爸爸,不差你这一个。”

    “你敢……”

    “我怎么不敢?”看着他还是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左宁眼中先是闪过几分愠怒,到最后又全是泪光,“难道错的是我吗?”

    见她这模样,秋逸墨顿时就慌了,伸了手想帮她擦眼泪,却又被她一把拍开。

    “宁宁,你听我说,姜安娜跟别的女人不一样……”

    “她当然跟别的女人不一样,有颜有身材,年轻又性感,还是女强人,在事业上也能帮你,哪像我……”

    “我是说她喜欢女人,她不喜欢男人,我跟她之间什么都不可能发生。”

    “那你还硬了?”

    “我……”秋逸墨立时语塞,冷静了几秒才拿起手机打开视频递给她,“我是看这个看硬的。”

    左宁当然知道视频里是她,但不接受他的解释:“你以为我会信你的话?”

    秋逸墨又怒又急。怒的是姜安娜居然给他来这么一出,更气左宁竟然不相信他,急的是她居然能如此决绝地提离婚,而且一看到她微凸的小腹他更是担心这样生气会伤到她的身体。

    一时之间,向来在工作上运筹帷幄的他也突然陷入了混乱与恐慌,完全不知该说什么做什么。

    瞧着他铁青的脸,左宁自嘲地笑笑:“谁说的给我权利尽情吃醋的?谁说要把我宠坏的?这还没怎么呢,受不了了?”

    想到自己从前放出的豪言壮语,秋逸墨更是一个头两个大:“我要怎么做你才肯相信我?”

    “永远不可能。”说完这句,左宁转身就往外走。

    “左宁。”秋逸墨一把拉住她手腕,“我有多爱你你感觉不到?我都已经荒唐到和别的男人分享同一个女人了,我把整颗心掏给你,你给我的也只有六分之一,我都已经接受这么……这么……”

    气急的状态下,他完全没法像平时那般镇定,而且一提到和其他男人共享这件事,心里难免窝火委屈,所以到最后,话未说完,他反而先红了眼。

    左宁本已忍不住偷偷扬起了嘴角,但一转身看到他这副模样,她就又吓得愣了一下:“你……”

    秋逸墨一把将她拉进怀里:“是我错了,我做得不够好,才让你没有安全感不信任我,但我发誓,自从和你在一起后,我对你一心一意,真的没有再碰过任何女人,不要离婚,别提离婚。”

    本来是想狠狠嘲笑他一番的,可这会儿听到他难得的真情流露,左宁却又笑不出来了,只能伸手回搂住他,柔声道:“跟你开玩笑的,没有不相信你。”

    胸口堵着的那口气终于顺了些,秋逸墨松开她,紧紧盯着她的眼睛:“真的相信我?”

    她点头,但还是带着点幽怨:“第一眼看到她从你面前起来是真的生气,后来才反应过来的。”

    他无奈地叹息一声:“我也没想到她会突然来这么一出。”

    话刚说完,他的手机就响起,低头一看,可不正是姜安娜打来的。

    冷着脸接通电话,秋逸墨顺势开了免提,揽着左宁坐到沙发上。

    “秋董事长,问题解决了吗?要不要我帮忙跟秋太太解释?”

    秋逸墨冷哼一声:“你有病?”

    “对啊,我得了一种看到你那张高高在上的臭脸就不爽的病,早就想找机会给你点苦头吃了,怎么样?没被罚跪搓衣板吧?”

    秋逸墨还没出声,左宁就已笑了起来:“跪搓衣板啊,这主意不错,多谢姜小姐提醒,晚上回去就执行。”

    “秋太太也在啊,那就更好啦,我跟你说啊秋太太,我真的喜欢女人的,所以你也别冤枉他了,那家伙早在我进去之前就一柱擎天了,鬼知道一个人躲在里面看了什么不健康的东西。不过秋太太,你真的好漂亮,身材也好好哦,我就喜欢你这样的女孩子,要不哪天约着一起……”

    见秋逸墨已经不悦地挂断电话,左宁意味深长地“哦”了一声:“原来不是我的情敌,是你的情敌呀,你说她是不是看上我了?要不哪天我真的去跟她约个会体验一下?”

    回答她的,是秋逸墨一个又一个的深吻,不能和她真做,他也就只能这样勉强发泄一下了。

    可惜吻完之后,左宁的气还是没消干净:“跪搓衣板太没难度了,我想换种方法罚你。”

    “什么方法?”

    左宁拿过他的手机打开视频:“秋逸白拍了好长一段的,后面的你看了没有?不管看没看,反正你必须当着我的面从头到尾重新看一遍,然后,不准自慰,这三天每天看一遍视频,都不准自慰。”

    秋逸墨低头看了看因为刚才的湿吻已经再次挺起来的某个地方:“……”

    =============================

    答应某个小伙伴要写左宁使劲作、秋逸墨追妻的番外的,不过因为人设不能崩,所以就只能“作”到这种程度啦。

    写完这章,好像我答应大家的番外就不差什么了,所以这本的番外就到此为止啦,感谢大家一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