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猫惑【校园1v1】
Chapter 139 约定(大结局)
    Chapter 139 约定(大结局)

    时光匆匆,升上大四,结束了所有的专业课考试,孟甯在导师指引下,开始选题,拟大纲,做实验,她将一大半心思都扑在毕设上,忙到脚不沾地。

    做完解剖、数据采集与精密分析,就开始忙论文,忙找工作。

    尽管系里有教授对她的学术能力表示欣赏,希望她能考虑继续深造,孟甯思虑再三,觉得自己还未定性,偏于幼稚,便不打算读研,想毕业后先进社会工作几年,如果有需要再往上读。

    毕竟学历对她而言,是前行成长的证据,而非用来装点门面的工具,与其两眼一抹黑,跟风考研,不如到现实世界里摸爬滚打,确定她真正想做什么,再下决定。

    而宋澈和她的选择一致,在导师推荐下,入职清城一间有名望的律所,打算一毕业就回清城。

    写简历、找工作,将自己所有能称道的经历与荣耀浓缩、筛选,呈现在薄薄一张纸上,再推销出去,过程煎熬,实属不易。

    经过一轮又一轮面试,孟甯头晕眼花,终于在最后关头,拿下几份offer,经过比对,她确认入职其中一家,以此结束学生时代。

    答辩完的这天,动物医学系上的所有人约定,到学校后门一家火锅店庆祝。

    小馆子内,灯光昏沉,香料味浓,杯盏交接,与之而来的,还有淡淡离愁。

    毕业典在即,从此以后,很多人的这一生,恐怕是再见不到一次了,连平日不怎么爱喝酒的几个女生,也频频朝众人举杯。

    连往日说话结巴的辅导员也活络不少,拿麦克风连唱好几首送别类的歌曲。

    孟甯坐在孙晴身旁,小口吃肉,听着这大学四年的点点滴滴,不禁感慨,时间过得真快。

    法学院的聚会也在同一家店,她抬头,远远见到宋澈坐在人堆中,神态平和,不时与他人交谈、碰杯,有别于刚入学的冷漠疏离,多了几分烟火气。

    像是感觉到她的视线,对方朝她的所在处直直看来,孟甯暗叫不好,猛一低头,像被抓包似的躲开。

    孙晴眼尖,捕捉到二人的互动,笑道:“喂,害羞什么,你和他不都已经是老夫老妻了?”

    见孟甯不认,她打开手机相册,翻到某一组图,朝她一撅嘴。

    “喏——有图有真相,你俩撒狗粮的时候都被我逮到了。”

    撒狗粮?

    孟甯好奇,仔细一看,不由愣住,只见图中是一男一女,正是她和宋澈。

    女孩穿着校服裙,扎马尾辫,背靠树干,少年单膝跪地,托起她一只脚,为她脱去高跟鞋,轻揉红肿的小脚。

    午后阳光横斜,透过树荫,细碎洒落,照亮他的侧脸,高鼻薄唇,眼窝深邃,一双眸如蕴星辰,好看得紧。

    后面的几张图则是女孩赤足,被对方背到背上,如小树袋熊,少年手提高跟鞋和包,带她走着山路、逛校园湖,步态轻盈,毫无疲态。

    “你是什么时候拍的,我怎么不知道?”孟甯颇为惊讶。

    那天的她为了拍照好看,一直穿高跟鞋走路,脚趾头很快磨出水泡,疼得她想哭,连走路也一瘸一拐,别提多难看,宋澈看不下去了,干脆让她脱了鞋,背她到各个拍照地点。

    “怎么样,我拍的不错吧?”孙晴得意洋洋,欣赏自己的杰作。

    若把下跪这一张,宋澈手中的高跟鞋换成首饰盒,也毫无违和感,反正这姿势也和求婚没两样了。

    “你们打算啥时候去领证?告诉我一声,我可以再帮你们拍——”

    孟甯哭笑不得,将手机送还,只得勉强同意。

    酒过三巡,瓶子满地,来回滚动着,众人吃饱喝足,熄了锅下火,满锅红油逐渐凝固。

    “来来来,祝我们大伙儿都心想事成,身体健康,前程似锦——”

    借着酒劲和煽情的曲调,一人举杯站起,大喊祝酒辞,同桌的其他人也起身,红了双眼,跟随辅导员,胡乱哼歌。

    四周的灯光悬浮,明明晃晃,宛如火焰,伴随喧嚣闹腾、致敬青春的年轻人们,直至深夜。

    散席之后,回宿舍的途中,孟甯喝高了,头晕想吐,便牵着男友,到校园湖遛弯。

    为了看景,又让宋澈带她跳到亭子顶上。

    “要毕业了……你快乐吗?”

    她坐稳身子,凝望远处,握紧他的手,小声发问。

    “有没有什么遗憾的事,还没做完的?”

    宋澈沉默一阵,摇头,“没有。”

    孟甯看向他,有些不信,转念一想,又觉得正常。

    这人自律到堪称魔鬼,该做的不该做的都能圆满完成,能有什么遗憾?

    “你呢?跟我在一起,你后悔过吗?”宋澈抱起她,拨开额前碎发,在眉心落下一吻,忽然开口。

    月光温柔,星辰碎裂,清凉晚风中,传来窸窸窣窣的虫鸣,夜色静静流淌,旖旎又低缓。

    孟甯掐他的脸,故意叹一口气,歪起脑袋,轻车熟路开起玩笑:“后悔呀,这年头富二代那么多,我一个大好年华的美少女,偏偏被你这个穷光蛋骗光了积蓄,我肠子都悔青了,所谓苦海无涯,回头是岸,宋先生,你什么时候愿意放了我,让我去尝尝其他男人的味道?”

    瞧见对方眼露凶光,她笑了笑,伸手缠住他的脖颈,与之鼻尖相触,“毕业典礼后,我就多去招聘市场逛逛,看有没有看对眼的男人,认识一下……”

    然而话还没说完,她就被封住了嘴,撬开双唇,翻搅吸弄,被吻得七荤八素。

    许久后,宋澈松开少女,将满面红晕的她嵌入怀中,嗓音低沉:“欠你的,我会连本带利偿还……”

    末了,他再添一句,“但你是我的,这一生,都不会有找其他男人的机会。”

    毕业季,宿舍内通宵供电,另外三人还在卡拉ok厅,打算和班上其他人唱到天明,除了孟甯一人,再无其他。

    洗完澡后,她头晕脑胀,缓慢爬上床,少年猫起身,走至床沿,尾巴尖透过蚊帐,向下一挑,关掉顶灯,随后回到原处,躺下翻身,露出柔软肚皮,任由小姑娘蹂躏。

    孟甯搂紧黑猫,将脸埋入他毛绒绒的身子,十指不停地摩擦、揉弄,模糊不清嘟囔着什么。

    他凑近她的脸,闻到她口鼻溢出的酒味,见沾染酒液的唇红艳微张,颇为诱人,便用舌舔她,尝到一股清甜滋味。

    “谢谢你,谢谢你吃了那么多苦,也没放弃生命,坚强地活到现在,真是……太好了……”孟甯侧耳贴在黑猫的胸腔处,听着他强有力的心跳,露出满足的笑。

    “以后……以后我们开一间两层楼的宠物医院好不好?一层做猫咖啡厅,另一层楼做医院,你给我打下手,帮他们洗澡……剪毛,牵出去遛……”她迷迷瞪瞪,说着胡话。

    阳台外,传来烟花升空爆炸、女生们嬉笑与大合唱的声音。

    摸了半天,一手猫毛,孟甯嫌弃地一甩,在薄毯上擦干净,最终歪着脑袋,彻底睡去。

    “宋澈……以后每一个十年,我们都一起过,你不准消失,说好了——”

    黑猫颔首,目光深沉,喉头滚动,发出低低的呼噜声,又贴近她的嘴,轻轻舔舐。

    这夜,孟甯做了一个无比漫长的梦,场景不停转换,如走马灯一般,不曾停留。  

    一会回到那个阴雨连绵的傍晚,毛块斑驳、浑身是伤的黑猫躺在纸箱子里,眼眸半阖,瑟瑟发抖,缩成虾子模样,几近狼狈,似下一秒就要死去。

    一会回到了学校教室,她趴在桌上午睡,身旁少年沐浴在午后的暖阳下,白衣清透,眉眼清冷,左手借她枕着,右手执笔,沙沙写着笔记,动作静止定格,宛如一幅画……

    不知不觉,她已和这只猫认识了十多年,命运相互交错,最终纠葛缠绵,再也分不开,欢乐的,悲伤的,愤怒的,愉悦的,所有情感与平凡日常,一切的一切,如点滴星辰,细腻交叠,暗淌流泻,最终汇聚喷发,形成宇宙江河……  

    寂静间,她依稀感觉有人抱着她,叫她的名,在耳旁说,“毕业快乐,我爱你。”

    这样就很好,这样就够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