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猫惑【校园1v1】
Chapter 138 猫饼
    Chapter 138 猫饼

    为了照顾晏绾,孟甯开始鼓捣厨艺,变着法子炖汤水,再送到医院,和送饭的晏母无缝衔接,把好友往猪里养。

    除此以外,她还兼任了心理咨询师一职,经过半个月不间断的劝慰开导,灌各种心理鸡汤,才终于小有成效,让对方平复心情,重拾笑颜。

    根据山下的村民和救援队所言,发现晏绾时,她正躺在标杆旁,孤零零一人,已完全失去意识,并非如她回忆的,浸泡在泥水里。

    此言论一出,让当事人的心底重燃起一丝希望,这是否能证明,那夜不是她的幻觉,真有一个未露面的男人,从泥石流中将她救起?

    对此,孟甯持保留意见,且不说肖阎还在牢中未能释放。

    当人处于危难时刻,大脑出于自我保护机制,会臆想和幻造出惦念之物,既然是他出手相救了,那为何不现身,偏要将勋章拱手让人?

    有缘总能重逢,与其胡乱猜测,不如踏实过好每一天,不多做纠结。

    待好友出院,孟甯赋闲在家,成日抱着电脑,追着看网络课程,从家畜常见病的药理配方、到爬行动物的体征结构,一帧帧地学,顺带追星看剧。

    这天,学了整整十二小时,脑袋里信息量爆炸,孟甯疲惫不堪,丢下电脑,扭脖甩手,练习一字马,忽然接到一条语音信息,是原磊发来的。

    他和宋澈已在她家楼下,想带她出去玩一趟。

    她一惊,跑到阳台,探头向下望,果然看见两道熟悉的身影,从树荫中若隐若现,这两人还真是任性……来去自如,想一出是一出。

    原磊如今拿了驾照,大手笔购入一辆银白跑车,闪亮登场。

    在国外漂泊几年,他剃了平头,成熟不少。

    皮肤被晒成性感的深麦色,手臂肌肉鼓鼓,连带到腰部,是花纹繁复的狼形图腾,仅穿一身简单白背心配牛仔裤,就别具一格,透出男人味,唯独那双眼,依旧清冽深黑、野兽一般,丝毫未变。

    见孟甯目不转睛打量自己,他倚靠车门,两指并拢,贴近额头,朝前一挥,骚包地挤眉弄眼:“如何,是不是觉得我剃头以后变帅了很多?”

    孟甯端详半晌,老实点头:“嗯,是很好看。”

    被小姑娘夸赞,原磊乐了,朝宋澈一扬下巴,神情得意。

    面对赤裸裸的挑衅,原本盘腿坐车顶的少年蓦然起身,凌空跳跃,落在孟甯身旁。

    他一把勾住女孩的腰,低头,咬住她的唇,动作顺畅,以此宣誓主权。

    被突如其来的吻侵袭,孟甯仰头,倒在他怀中,轻轻张嘴,本能地承受,很快便双眸湿润,被弄得喘不过气。

    “啧……”注视浓情蜜意的二人,原磊咬碎牙根,暗骂一句禽兽。

    看来在他出国的日子里,蠢猫没少折腾女孩,瞧这吻接的、这情发的,就差当场生娃了……

    担心被陌生人围观,孟甯气喘吁吁,一把推开男友,整理衣裙,故作镇定地看向二人。

    “去哪里吃饭呢?”

    原磊收起打火机,歪头注视她,唇角轻勾。“想不想……回学校一趟?”

    许久未见,三人商量一阵,决定回学校附近逛逛。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时光荏苒,小吃街和当年一样,没太大变化,还是熟悉的味道,章鱼烧、咖喱鱼蛋、关东煮、煎生蚝和炒牛河……

    一路逛下来,孟甯吃得满嘴流油,钱包也空了。

    “这个可好吃了,你尝尝呗~”她挥舞小手,将焦香的羊肉串喂给宋澈。

    见他听话,乖乖张嘴吃下,少女笑眯了眼,喂他吃半块,自己吃半块。

    正投喂着,感觉肩膀一沉,怀中多了个脑袋,原磊不知从何处掏出一根吸管,插入她怀中的奶茶杯里,狠吸一口——

    “好喝……”他侧头看她,咀嚼着芦荟,口齿不清地夸道。

    这劣质孩童般的争宠行为,令孟甯无奈,抓起一颗章鱼小丸子,封住他的嘴。

    待到吃饱喝足,她坐在树下的长凳上,望向紧闭的校门,若有所思,原磊从不远处跑来,兴致勃勃提议。

    “想不想夜探学校,回去看看?”

    借助月光,孟甯看到,他手中提着一大袋冰啤酒,她思虑片刻,点头同意。

    三人顺着大门,来到熟悉的矮树墙角,旧日的回忆被唤醒,他们轻车熟路,翻墙跃入,登上主教学楼,直奔天台。

    一入天台,原磊就丢下袋子,用牙轻松咬开啤酒瓶盖,递给二人。

    夏天的夜晚,旖旎炽热,拂面的清风搭配冰凉啤酒泡沫,别有一番滋味。

    见两个男生悬坐在高楼边缘,跷脚喝酒,神态轻松,丝毫不惧,吃多了咸味重的食物,口舌燥烫,孟甯也有样学样,撩起裙子,往二人中间一坐,仰起头灌酒。

    过往的一幕幕浮现在脑海,她一口气干掉了大半瓶啤酒,面色发红,生出醉意,吆喝道:“干瓶干瓶,为我们的重逢——”

    这极具感染力的软嗓,诱得二人不看美景,就只看她了。

    边缘半空中,少女黑发如瀑,裙摆翩飞,如一只半褪的蝶,姿态柔美,宋澈与原磊相视,默默一笑,隔空碰杯。

    月光银白,星辰漫耀,与远处的霓虹灯火融溶一体,三人悠闲自在,侃天侃地聊理想。

    有酒有月,身边更有重要的人,孟甯吹着凉风,手扶栏杆,双腿悬空,凝视繁华的钢筋森林,顿觉豪情万丈,仿佛整片天地都尽收脚下,她深吸一口气,朝着远方,吆喝了一声。

    “I   am   the   king   of   the   world!!!”

    晚来风急,忽然想到一个新话题,她歪着头,逗弄原磊,“这些年你过得怎么样?有没有在赌场遇到几个金发洋妞,来一场异国热恋?”

    听了这话,少年晃动酒瓶,摇头苦笑,脸挤成一团:“饶了我吧,还异国美女,我没挂科被学校开除就谢天谢地了——”

    “噗。”见他表情滑稽,孟甯毫不客气,笑出声来。

    过了一会,她收起笑容,认真道:“我觉得你做得对,不要学那些富二代,年纪轻轻的吸毒酗酒约炮,老不干人事,光做掏空身体的勾当……”

    “嗯。”看着面前的少女,轻嗅风中她的香气,原磊神情平静,目光却幽沉,伏起汹涌暗潮。

    异域之国,毒品枪支药剂不受控,兽人族群大不相同,也更排外,为了站稳脚跟,博取一席之地,尽管泡吧嗑药飙车与荒野公路十分有趣,他还是收起纨绔气,拒绝掉所有诱惑,洗心革面,独自面对疾风。

    这么做的原因,除了为自己,更重要的是……为了她,宋澈能做到的,他也能。

    适时,一个声音插入,打断了他。

    “还要喝吗?”宋澈眸色幽暗,递来两瓶啤酒。

    原磊微微一怔,点头,低哼一声。“多谢。”

    啤酒清甜适口,聊天侃地必备,孟甯一个不留神,喝了许多,她脑袋一软,倒入男友怀中,醉醺醺的,软绵绵挥手,开始说胡话。

    “嗝——我不能喝了、再喝…再喝就要,吐了……”

    朝男友脸上打了个酒嗝,少女心满意足,踹开脚边的酒瓶子,笑嘻嘻地撒酒疯。

    “今晚、今晚……不回去了……我要睡在这里——”

    “好。”宋澈唇锋上扬,目光温柔,圈住小姑娘,为她调整了个姿势,脱下外套,轻轻盖上。

    一道阴影降临在头顶,他抬头,就见原磊站在跟前,居高临下看他,眸泛挑衅。

    “这么久不见,不打一场吗?”

    “好。”面对邀战,宋澈轻眯起眼,应了。

    晚风肃穆,星光游移,两名少年脱去上衣,露出精壮身躯,缠斗起来,动作映于石灰泥地,几乎成了幻影。

    许久未交手,再次过招,他们谁都没讲客气,拳拳到肉,架势十足,似要致对方于死地。

    不多时,双方的身躯已凝出汗水,格外火热。

    在国外混迹不少地下拳赛、生死摔跤,和不同兽人过招,原磊信心满满,能赢宋澈一局,然而没多久,他惊诧发现,除了力气,对方不管是速度还是招式,都隐压自己一头,这小子自律成这样……

    几年来,他到底是怎么过的?

    睡得迷迷糊糊,孟甯被风一吹,冻得不行,她蜷缩身子,姿势可怜,如一只小虾米。

    风继续呼啸,冷飕飕的,在醉意熏染下,少女艰难睁眼,浑身发凉,尤其是双腿,便带着哭音,可怜兮兮开口:“宋澈、原磊,你们去哪里了?我好冷啊……”

    她音量很轻,淹没在风里,却没躲过另外两人的敏锐听觉。

    原磊一个恍神,露出破绽,被少年猫抓过手臂,高高举起,一个腾空,以背着地,像只大乌龟。  

    “行、行,算你厉害,我输了——”他气喘吁吁,一个鲤鱼打挺跳起,脸上的笑容却止不住。

    这一架,打得酣畅淋漓,实在是爽。

    “老子还没输,给爷等着,过几天再来!”

    “随时恭候。”宋澈勾唇,笑意浅浅。

    刚用衣服擦净汗水,原磊捡起地上的酒瓶,打算继续喝,一转身,就见少年变为猫形,朝孟甯走去。

    黑猫脚步轻巧,伏到少女肚上,紧紧依偎着她,四肢打开的模样,活像一摊猫饼。

    望着白色衣裙上的黑色毛团,原磊大笑出声。

    就这?就这?依他这小身板,睡一晚上,怕是会让小姑娘染上风寒。

    打架或许宋澈略胜一筹,但说到取暖,十个他也斗不过自己。

    原磊洋洋得意,也迅速变为兽形,他咧开嘴,毛尾一甩,踏着肉垫,往孟甯背后挤去,身躯向前一盘。

    毛绒壮硕的灰黑身躯,如一件厚重暖裘,将娇软的少女裹到严严实实,一丝风也吹不进。

    感觉周身暖洋洋的,孟甯梦呓一声,翻身侧躺,抓住黑猫,连亲两口,又将脸埋入灰狼的毛发,蹭弄两下,她嘴角含笑,心满意足睡去……

    见少年猫满眼平静地推开女孩,用爪蹭去脸上的口水,又回舔她一下,灰狼羡慕得很,呼呼吐舌,也要舔她。

    一只银亮的爪袭向他,以此为警示。

    黑猫神态冷峻,双眸在黑暗中,透出幽幽绿光。

    不想把她熏醒,就收起你流哈喇子的舌。

    两只年轻雄兽,一只趴在孟甯的腹部,一只卧于身后,尽职尽责,守护神一般,护着他们的小姑娘。

    晚安,好梦。

    日暮东升,第一缕晨光照亮了天台,鼻腔充斥一股淡淡地兽腥,还有些热,孟甯缓缓睁眼,就对上两双异色瞳眸。

    “早、早上好……”额头的血管突突直跳,少女顿时头疼。

    两头雄兽都环在她身旁,当了一整晚的皮草被。

    草草收拾过天台上的垃圾,孟甯咬唇,迟疑开口:“抱歉,我昨晚喝醉了,没做什么奇怪的事吧?”

    宋澈侧眸,盯了她半晌,“没有。”

    ————————————————————————————————————————————

    ps.偶尔看到我家猫睡得摊成一piang,就是今天这章里宋同学得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