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还有399天!(H 完结撒花)
    114.还有399天!(H 完结撒花)

    于是,曲逸之再一次刷新了海婉婉的底线。

    每次她以为这已经是最羞耻,最不堪,最难以再想起的场景和画面,给她十个脑袋她恐怕也想不出来还会有什么创新来,但是每一次,他总能创造出让她更羞耻的来。

    这次,他把她的潮吹全部吞下了。

    等曲逸之的嘴唇终于离开海婉婉下体的时候,她腿已经软的再也站不住了,连抓在镜子边上的手都完全没有力气,偏偏曲逸之又换了鸡巴插进来。

    “还说你不会潮吹?”曲逸之捞着她的腰从后面肏干,刚刚潮吹过的身体敏感无比,小逼里面又湿又滑,连他那样粗大的鸡巴也能噗嗤噗嗤的进出毫无障碍。

    每一下都带着发狠的力道,像要把她贯穿一样,每次抽出都带出细碎飞沫,然后又猛地尽根没入,把她撞的连连往前跌,于是又被他搂着腰拉回来,再来一个回合。

    海婉婉想起来两人第一次时,她自己弄,怎么都潮吹不了。可是换成他上阵的时候,她次次都能潮吹。

    只不过她现在哭喊的连声音都快要发不出来,只能拼命收缩着甬道,把曲逸之夹得直嘶气。

    他看着海婉婉被自己肏得屁股直摇,白腻腻的激的他眼热,耳畔还能听到她抽抽噎噎被自己肏的娇软哭喊,心里的暴戾因子又被激发了。

    “这么骚,屁股摇成这样,夹得我要射了!”曲逸之又嘶一声,空着的手直接拍在她肥嫩的屁股瓣上。一掌下去,软肉弹得直晃,白软的皮肤瞬间泛起一片红,又滑又弹,穴里又夹的极紧,用尤物形容都不够。

    “不要了,曲逸之,不要了!”屁股上的疼痛只是一瞬间,被他接二连三的拍上去,热辣辣的又酥又痒,心理紧张和曲逸之猛烈抽插的双重刺激下,她竟然又哆嗦着高潮了。

    “你叫我什么?”他声音喑哑着,带着欢爱时的潮热感,光是这把嗓音就让海婉婉小逼又缩了下。

    “曲逸之……”海婉婉呜呜咽咽的,说话也不成调。

    曲逸之显然对这个称号不满意,掌根贴着她已经泛红的屁股瓣,微微离开,又啪的一声按上去:“叫什么?”

    “逸之……之……”

    啪的一声又落下,他还不满意:“叫什么?”

    “哥哥……”海婉婉被他搞得泣不成声,又羞耻又刺激,她总算想起来之前每次他诱哄她说骚话,就爱让她叫哥哥。

    偏偏他还不满足,虽然暂时放过了她的屁股,整个人却压着她的背,把胸腹和她紧紧贴在一起,一只手握上她扶着镜子的手和她十指交叉紧握,另一只手放到她身下,去掬起她双乳,拇指在翘的硬挺的奶尖上揉搓:“不够!”

    这还不够,海婉婉实在想不出来要说什么了,她咬唇忍耐着他动作越来越慢,折磨她一样在体内的厮磨,手上还揉着她的大奶都弄她,在性爱上她不是他的对手,不管她怎么忍耐,他都有能力撬开她的唇。

    他把手移到她小逼,在阴蒂那里慢慢揉弄下,沾染的满手黏腻,手指滑着绕过他插在她白直双腿中间硕大鸡巴,一路抚弄到她后庭,摸上菊穴的褶皱,用她自己的淫水把那里打湿。

    海婉婉头脑瞬间一片清明,尖叫着去拉他的手:“老公……老公……”

    曲逸之指尖还佯装浅浅戳弄,海婉婉吓坏了:“老公……唔……不要那里。”

    情急之下更是什么话都说得出口了:“小逼还没吃够大鸡巴,还想要,嗯……”

    曲逸之轻笑一声,终于又把手移到她小逼前,抠弄阴蒂,鸡巴抽送也愈加狠厉起来。

    海婉婉如释重负,一下子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痒意全都集中在下体,从小腹到阴蒂再到阴道里面,每一处都收缩的像要把鸡巴全吸进去。夹得曲逸之不想再忍耐,次次都耸动着直捅到底,抽插了百来下终于配合她的收缩射了。

    等曲逸之终于撤出去那一刻,海婉婉是再也撑不住了,整个人虚弱的往下瘫,她丝毫不担心会摔地上,她知道不管曲逸之给她带来多羞耻的体验,他给她带来的更多都是安全感。

    这次也不例外,她只是瘫软一下,曲逸之已经从后面接住了她,身体一曲就把她抱了起来,一如之前每次,牢牢把她抱在怀里。

    他低头看海婉婉,眼底还带着情欲未曾褪去的红,海婉婉却是怎么也不愿意给他看了,用手去挡他的眼,柔柔的说:“别看了。”

    “吃够了吗?”

    “曲逸之!”海婉婉嘟囔一声:“你好讨厌!”

    “叫什么?”

    曲逸之不依不挠:“叫我什么?”

    海婉婉把脸转到他胸前,想起刚才情急之下说的话,自己都觉得可笑。

    她一直觉得没有结婚就叫老公老婆幼稚的很,没想到自己会在那种情况下那么叫他,真的是可笑。

    她忍不住,真的笑出声来。

    甚至笑的止不住,她本就光裸着,又在曲逸之怀里扭来扭去,这下更是滑的他几乎要抱不住她。

    “你笑什么?”连曲逸之都来了好奇心:“有那么可笑吗?”

    海婉婉看曲逸之满脸严肃又带着茫然,更想笑了,不过看他不像是开玩笑,这才慢慢压抑着止住了笑意,可一看到他那张脸,就还是忍不住想笑,只好捂了嘴一抽一抽的去控制。

    曲逸之木着脸等她平静。

    终于等她不再抽抽,她才笑着对曲逸之说:“想让我叫老公,就直说嘛,还想这么多幺蛾子,而且叫老公好幼稚哦。”

    没有说出的一句话是:“还想插她菊穴,吓死她了。”

    曲逸之实在是不能理解海婉婉的脑回路,也不太能明白到底是哪里触碰到她笑感神经,她愿意开心,他就随她去了。

    “我喜欢你叫我老公。”曲逸之把她抱到桌子上,拿了抽纸帮她清理。

    “你不知道。”海婉婉心安理得享受他的服务,他一个糙汉子,每次给她清理的时候都细心无比,她放心的很:“我一直觉得没结婚叫老公老婆俗气。”

    本来盯着她下体给她擦拭的曲逸之猛地抬起头:“是要我求婚吗?”

    他站直了,俯身吻上她的唇:“嫁给我。”

    海婉婉咋舌:“这也太敷衍了,想的美!”

    “我才18岁诶”,海婉婉笑着躲他的吻:“连法定婚龄都不到,我还要游戏人生。”

    曲逸之把海婉婉嬉笑的脸扳正,重重吻了上去:“还有399天。”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