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婚前婚后
番外:方氏夫妇育儿记
    番外:方氏夫妇育儿记

    番外:方氏夫妇育儿记(1)

    时光飞逝,眨眼间,方瑞小朋友要上一年级了。方唯文看中了两家省一级,经过多维度比较,最终还是选了老牌重点——实验小学。

    最近叶沁卓忙着给学区房过户,就在今天,终于把所有手续办完。车子刚上路,就接到方唯文的电话。

    “办完了,现在回家,我得补一觉,困死了。”

    方唯文出差在外,听到她的话,柔声道:“辛苦你了。”

    可不就是辛苦吗?从前叶沁卓从没想过养个孩子会这么累,自从方瑞上幼儿园,她就让文敏回苏城了,公婆两地分居始终不好。于是照顾儿子的重任就落在了他们夫妻二人身上。

    最初以为半夜频频起身喂奶是苦,因哺乳奶头被咬破皮是苦,等孩子渐渐长大,麻烦事儿越来越多,她才发现,原来小小一团躺在襁褓里的小娃娃简直是天使。男孩子太调皮,尤其像她儿子这样被惯得无法无天的,每天都让她心力交瘁。

    因此幼儿园刚放假,她就给报了个旅行团,让父母公婆带上儿子一起出去玩半个月。

    方唯文到家时,客厅一片漆黑,他开了灯,进入主卧一看,他妻子正躺在床上,睡得正熟。

    “嗯?”叶沁卓听到门被打开,慢慢转醒,一睁开眼就见到他:“你怎么提前回来了?”

    他在床上坐下,捏了捏她的脸:“事情办完就先回了。”

    她揉了揉眼,哑声问:“几点了?”

    “快8点了。”

    “睡了这么久。”她侧着身子,看向他,这次他离开了快一个星期,自从儿子出生后,他还没试过离开这么久。

    都说小别胜新婚,四目相对,眼底都有火苗在窜,方唯文猛地俯下身,含住她的唇。叶沁卓张开嘴,将舌头伸入他口中。

    他一只手揉着她的奶子,一只手按压着她的背,力气之大,仿佛想把她揉进身体里。

    睡衣很快被他脱去,她光溜溜在她身下,他分开她双腿,头凑近,还没舔上去,已经一股淫液喷了出来。

    “直接进来……嗯……”她迫切地说道。

    连前戏也免了,方唯文拉开拉链,握着直跳的肉棒,捞起她的屁股,让她双腿缠在腰上,将龟头抵在湿漉漉的穴口,一个挺身,整根没入。

    孩子不在家,叶沁卓可以放心地叫,又因为多日没做,两人都有些激动,两个小时过去,换了好几个姿势,她泄了几次身,他才把精液尽数射入她体内。

    方唯文抱着她进浴室洗澡,叶沁卓奄奄一息,靠着他,任由他的手在身上游弋。

    浴缸内,方唯文含住她的耳垂,哑声道:“后悔了,还是应该把儿子送去寄宿学校。”

    此前方唯文就提议把孩子送去国际学校寄宿,叶沁卓不忍心,虽然方瑞小朋友确实很调皮,但是小学就要离开父母,每周就见个两天,她真舍不得,也不觉得这对孩子的成长有益。

    “你别说了。”她哼笑:“没见过你这样的爸爸。”

    “从小锻炼他自立自强不好吗?”他握住一颗奶子时轻时重地揉,指腹摩挲着奶头。

    叶沁卓眯着眼,舔了舔干涸的唇:“我看你是想方便你自己。”

    他抬起她的屁股:“你现在每天的心思都放在他身上。”说着,将她的身体往下一按,微张的穴口把他的鸡巴全吃了进去。

    叶沁卓长舒一口气,手搂住他的脖子,头往后仰,亲了亲他的唇,又笑道:“你怎么连儿子的醋都吃?”

    他咬住她的舌尖,掐住她的腰上上下下地抽送。

    叶沁卓不知其他夫妇的性生活频率如何,是否会像他们这样,一周至少做个五六次。她以为随着年龄增长,性欲会下降,可方唯文真真配得上“老当益壮”四个字,他的精力仿佛永远用不完,全发泄在她身上了。

    重欲的后果是,好几次都被儿子撞破。有一次他们也是在浴缸里,她正跪着,他掐着她的屁股疯狂耸动,儿子碰巧开门进来看到这一幕。读大班的小家伙睁着纯洁的大眼睛,看了看爸爸又看了看妈妈,方唯文连忙放开她,抱着儿子回房,顺便上了堂“性教育”课。

    之后某天,叶沁卓到幼儿园接孩子放学,看到方瑞和其他小朋友过家家,他嘟起嘴要去亲那小女孩,叶沁卓吓了一跳,连忙上前拉开他,后来一问,他才说:“我是爸爸,绵绵是妈妈,爸爸亲妈妈不对吗?”

    回家后,叶沁卓严肃地把这件事儿跟方唯文说了,讨论的结果是,孩子懂事了,往后一些过于亲密的画面,还是别让孩子看到。

    “我还记得我四五岁的时候,看到我爸妈在沙发上做爱,你知道我那时候心理阴影多大么?”她对方唯文道。

    “那么小就偷窥,真是个小变态。”

    “这怎么能算偷窥?他们以为我睡着了。”

    “那我们以后还能做么?”他不满。

    “能是能,就是得注意点儿。”

    难得儿子不在家,今晚方唯文算是爽了,积压了一周的精华全给了她。

    叶沁卓坐在梳妆台前抹身体乳,从镜子内看到他把旧床单卸下来。

    “全是你的水。”他看过来,指着那一大片颜色变深的布料,笑道。

    “您的功劳。”她笑笑,继续将乳液涂抹在脖子上。

    二人世界总有结束的那天,半个月很快过去,方瑞小朋友出去玩了一圈,晒黑了不少,一上车便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妈咪,我好想你。”最后说累了,方瑞小朋友窝在叶沁卓怀里,奶声奶气地说道。

    叶沁卓抱着儿子,看了开车的丈夫一眼,笑道:“就想妈咪呀,想不想爸爸呀?”

    “也想。”

    不知怎的,叶沁卓总觉得方唯文对儿子太严肃,也许是受他父亲影响,方雄一向不苟言笑,他的满腔柔情似乎都给了妻子,对着儿子,从小到大,少有温情的时刻。

    两父子的脾性还真是一模一样。

    “我记得你对安安很耐心很温柔的,怎么对瑞瑞就那么酷呢?”晚上,叶沁卓躺在他怀里,忍不住又把这个话题拿出来说。

    “对待女儿和儿子肯定是不一样。”

    “你怎么还区别对待呢?”

    “女儿要娇养,像你这样的。”顿了顿他又说:“儿子还是严厉一些好。”

    他翻了个身,将她压在身下:“老婆,要不,再要个女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