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道具在肉文中的作用3
    论道具在肉文中的作用3

    当肖黎把仿制的阳具缓缓推进于漫漫的肉穴中的时候,于漫漫一瞬间都有点分不清楚那到底是肖黎的东西还是镇店之宝了。

    因为这根假阳具的感觉和她想象中有点儿不一样,它是有温度的,而且肖黎这坏家伙还特地给它套上了一层避孕套,模糊了那种触感,在视觉也受限的同时真给人一种真假难辨的感觉。

    “肖黎……呜……这是你吗……是你还是按摩棒……”

    于漫漫一瞬间有点儿分不清彼此,情急之下在危险的边缘又试探了一下。

    肖黎一皱眉,差点儿被气笑了:“你分不清到底是不是我?”

    “……不、不是!”于漫漫总算嗅到危险的味道,生存本能立刻上线,“我、我的意思是……”

    “于漫漫你现在挺厉害的。”

    肖黎慢条斯理地打断于漫漫的话,不知为何看着那一根肉色的阴茎堵在于漫漫的穴中,被她那水汪汪的殷红粉肉裹着吸着,莫名地就感觉一阵心气不顺。

    就这,比得上他?

    “那要不然我们来玩个游戏怎么样?”

    于漫漫听肖黎那语气就知道这厮一肚子坏水儿又想着法来折腾她,一点儿也不想了解这游戏内容,可又不敢直接拒绝,只能哼哼唧唧地求饶:“不要嘛,我不想玩了……我后悔了,我知错了肖老师……”

    肖黎还没有打开这根按摩棒的开关,他直接重新俯身压上床,手开始捏着按摩棒的底座缓缓推拉起来。

    他平日里操弄于漫漫的节奏频率和小习惯自己最清楚,用手摆弄着这根假阳具在于漫漫的身体里轻插慢捣,像极了平日里肖黎刚插进去时的速度。

    “漫漫,现在是谁?”

    于漫漫已经完全懵了,感觉整个脑袋烫得可以摊鸡蛋,更别提被贴在她乳头上的两颗跳蛋依旧在兢兢业业的工作,震得她完全晕晕乎乎的。

    “肖黎……是肖黎……”

    然后下一秒,顶进深处的硬物被抽离,于漫漫还来不及因为突如其来的空虚感而哀声撒娇,另一根滚烫的物件儿就重新顶了进来。

    粗粝的快感如同席卷而来的浪潮,于漫漫就像是在海边被冲得起不来的小螃蟹一样,只能软着手脚哀叫:“呀啊……呜……这个……这个才是肖黎……”

    这么坚硬滚烫又无比硕大,将她的穴从头到尾严丝合缝顶得几乎要开出花儿来,不是刚才那根没有生气的物件儿所可以比拟的。

    “现在认出来了?”肖黎本想直接让这根死物退场,可看着那一层橡胶套上还沾着于漫漫的淫水又变了主意,“张嘴。”

    肖黎说话的同时下半身还在不断挺动,于漫漫爽得根本不知道哪儿跟哪儿了,听了话就下意识地张开了嘴,直到那根带着点温度的硬物直愣愣地插了进来,才知道肖黎想干嘛。

    “呜……”

    带着点不自然温度的性器顶进了喉咙深处,人造的棱角抵着于漫漫的舌根,避孕套外一层湿滑的淫水不用问也知道其主人是谁。

    “肖黎你简直是邪恶的化身……呜呜呜我今晚就要去告状,我要让正义制裁你!”

    于漫漫嘴里被堵着还能含糊不清地骂人也算厉害,肖黎一点儿也不惧,反正她之前每次说要告状最后还是被他硬生生在床上给操服了,每次都没告成。

    “好啊,那让我再享受片刻正义来临之前的自由吧。”

    “……”

    上下两张嘴同时被堵得死死的的同时,又因为眼罩阻碍了视线让于漫漫有一种更为奇妙的感觉,就好像在同时被两个男人侵犯一样。

    这种罪恶的想法在黑暗中迅速化作一种无形的刺激,让她的舌头每每顶上口中那根温热的阳具的瞬间连带着下半身被顶撞操弄的穴儿都跟着一块儿颤抖哆嗦。

    最后结束的时候,于漫漫整个人好像都从水里捞出来似的,泡在浴缸里都还有气无力的。

    而狠狠操了她一顿的肖黎则是吃饱喝足格外有耐心,洗完澡不光给她做了一顿好吃的,还主动把床上那些狼藉收拾干净。

    吃完饭,肖黎和于漫漫两个人依偎在沙发上享受这难得的二人世界,于漫漫正在想着要找一部什么样的电影来看,就听肖黎开口:“今晚正好有空,你谈谈你下一本的想法。”

    于漫漫回头瞥了这工作狂一眼,收回了摁遥控器的手。

    “我说实话,我已经不想写这本道具的了,我现在更想写另一本。”

    “嗯?”

    肖黎愣了一下,“你还有别的想法?”

    “有啊!”于漫漫一听就来劲了,“我跟你说,艺术来源于生活,我刚才洗澡的时候就在想,我的性生活这么丰富多彩有滋有味,我为什么还要写别人的故事!”

    “……”

    肖黎听到这里莫名有种不太好的预感,然后于漫漫就一句话坐实了他的预感:

    “我干脆把我和你的故事写成小说算了,你说对不对!”

    不太对。肖黎抿了抿唇,轻扶了一下鼻梁上的眼镜:“那你还不把我写成个妖魔鬼怪?”

    于漫漫立刻一拍大腿:“怎么会呢,那我肯定要进行艺术加工啊,把你美化美化,把你的臭毛病掩盖一下,然后把你的优点发扬光大!”

    “……”

    话说得倒是没错,但怎么听着让人那么不高兴呢。

    “那你说说我有什么优点?”

    于漫漫想了想,回答得斩钉截铁:“做饭好吃。”

    “……”肖黎等了两秒没等到下文,太阳穴都跟着一跳:“缺点呢?”

    “工作狂,小心眼,对我特别的严格,毒舌,还傲娇,天天好话没一句也不喜欢鼓励我,但是每次出了问题总是训我……”

    “可以了。”

    肖黎淡淡地打断,深吸了一口气生怕自己就此高血压。

    “那你这个艺术加工的程度最好还是三思一下,要不然我可能会把你这本腰斩。”肖黎假公济私的话说得也无比光明正大:“书名定了吗?”

    于漫漫瘪瘪嘴,气势一下萎缩了三分之二:

    “你看,咱们从重逢开始你就一直教我写肉文对吧……”

    “嗯。”

    “你教了我很多,我也受益匪浅……”

    “嗯。”

    “那要不然这本新的……”

    “嗯。”

    “就叫《肉文实践教程》怎么样?”

    *

    好了,正式完结。

    这个梗我从第一次看到有人说我这本是自传开始我就想写,到现在终于写出来了。

    为了这么一个恶趣味我也真的是很拼了(。

    然后这几天微博可能会出下一本的试读,感兴趣的可以关注一下我的微博:一位偷姓友人。

    最后澄清一下:不是自传,真的只是玩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