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行世界play【调教大屌妹妹:撒尿+大象袜子+双头龙】
    平行世界play【调教大屌妹妹:撒尿+大象袜子+双头龙】

    卧室里。      

    许舜雅身着全黑,黑色绑绳吊带、黑色皮短裙、黑色丝袜、黑色高跟鞋。头发被一丝不苟地绑高在脑后,显得干练而性感。而她的妹妹许奕却浑身赤裸跪在地上,显得十分可怜,但腿间那根硕大的肉棒却与她的气质不符,丑陋而狰狞。      

    “四肢落地,我们来遛狗。”许舜雅将狗项圈扣在许奕的脖子上,握紧手中的项圈,望着自己赤裸的妹妹。

    “姐姐……”许奕羞得红成了虾子,但仍是乖乖地用膝盖与双手手掌着地,急促地呼吸着。她胸口的微乳微微垂坠着,脖子上挂着的铃铛金色闪亮亮。但最显眼的是她小腹处支棱着的20公分大肉棒,紫红狰狞、粗壮恐怖,斜斜地指着地面,显得十分情色淫乱。“我……我装不出。”

    “是吗?那我帮你一把。”许舜雅扬起坏笑,果断地甩出手中的皮鞭。‘啪’地一下打在许奕的背部上,留下细细的红痕。“快出发啊,小公狗~”

    “啊!呜呜……姐姐……”许奕背上挨上一鞭眼睛都红了,一阵无力瑟缩。许奕对装狗这种羞耻举动深感耻辱,但不想让姐姐不开心,艰难地移动手掌和膝盖,向前爬去。

    ‘叮叮当当’的铃铛奏鸣下,许奕慢慢向前爬行着。她的微乳和那肉棒同时晃荡着,打在她自己的小腹上、腿根上,啪啪作响。许舜雅看得心中激动,妹妹臣服与她,做她的狗就让她几乎达到颅内高潮。      

    “爬到客厅里去,狗狗要撒尿了吧。”许舜雅一鞭子抽在瓷砖上,发出一声劈空的‘噼啪’炸裂声响,振聋发聩。

    “不、我不要尿尿。求你了姐姐……”姐姐的这句话让许奕心跳一滞,她侧头恳求着姐姐希望对方放过自己。

    许奕的手掌和膝盖都在瓷砖上磨出了红印淤青,每走一步都疼得皱眉。她的肉棒因为太重没有内裤兜住,也晃得生疼。                          

    “那可不行。”许舜雅手里的皮鞭对折,弯下身用皮鞭摩擦许奕的左右乱弹着的肉棒。拧着的皮鞭从结实的肉柱根一寸寸向下,来到青筋凸起的柱身,让皮鞭左右刮擦那爆出的青筋;皮鞭围着妹妹的冠状沟绕了一圈,蹭着龟头上的光滑皮肤在妹妹的马眼出轻轻扫动。“主人让你尿你就尿。”  

    许奕的那根紫红肉棒被血液充得更红,微微颤抖着。

    “唔啊啊……”许奕的背上瞬间起了一层鸡皮疙瘩,那粗糙的皮鞭摩擦着肉棒敏感的肌肤,让许奕的肉棒抖抖索索却更加膨胀。这种要命的刺激反而让她心中火热,她嘴上回答道。“好……我尿、我尿……”        

    两人来到敞口的猫厕所旁,一只大白猫卧在两人不远处,睁着一对蓝色的大眼睛看着‘遛狗’的两人。

    “想尿吗?尿在猫砂盆里好了。”许舜雅抬脚踢了踢猫厕所的边沿,示意妹妹来尿尿。

    “呜……”许奕看了眼猫砂盆,背脊发麻冷汗渗出。大庭广众地撒尿,还是尿在猫厕所里。这么耻辱的事情,她怎么可能做得出……可不妙的是,她竟突然感受到一阵磅礴的尿意,将她的肉棒都装满充血。许奕不安地扭头看了眼大白猫团子,觉得团子的眼神都变得凶狠狰狞,似乎在骂她贱货。

    “喵喵……”大白猫团子起身走到猫砂盆旁,一脸困惑。

    “姐姐……”许奕羞耻地颤抖,抬着腿将那根巨大的肉根龟头对准了猫砂盆。

    许舜雅手里的皮鞭一甩,抽在了许奕的臀部之上。

    “唔啊啊……”许奕屁股一痛,带着她的肉棒一同震颤。一道微黄的尿水冲出她的马眼,‘哗哗哗’的水声里,腥臊的尿液砸在猫砂上被膨润土吸收殆尽。她一边撒尿一边哭出来,因这感觉太过羞耻也太过舒爽!她的肉棒也随着她的抽泣微微晃动,使得尿液的线路也变得弯弯曲曲。尿完后,许奕感到一阵凉意,热乎乎的尿全都奉献给了猫厕所。      

    “喵喵……?”团子震惊了,明明自己没上厕所呀?怎么回事?团子赶紧伸爪子去埋那腥臊的尿液,发出‘刺啦刺啦’的响声。

    “你看看你,自己上厕所还需要团子来埋。不乖哦~”许舜雅一把扯住妹妹的项圈,向自己的方向一拉,把许奕的后颈直接拉到自己面前,也让许奕的被勒得喉咙一痛。

    “啊……”许奕可怜地抓住喉咙处的项圈,眼角潮红得可怜巴巴。“求姐姐原谅我……”

    “爬到地下室里任我调教,我就原谅你。”许舜雅轻抚着妹妹的侧脸,感受着妹妹皮肤下的震颤,S心让她兴奋地小穴疯狂收缩。

    “好……”许奕揉了揉眼角的泪水有些耳鸣,她的m心暴起,让她期待着接下来的调教。                    

    ……

    两人来到了昏暗的地下室里。

    只见两侧的上下墙角各吊着一条铁链,许舜雅将铁链纷纷绑在许奕的双手手臂与脚踝上。让许奕呈‘大’字型打开身体,当然,加上身下垂坠着的巨大肉棒,就变成了‘太’字型。            

    “呜……”冰冷的手环脚环让许奕轻吟出声,身下的肉棒都抬了抬头。

    “给小小奕穿个衣服吧、”许舜雅一个坏笑,掏出一条大象装饰的长袜甩了甩。袜子是棉质的,侧面有两个大大的扇形的耳朵,一条耷拉着的灰色长鼻子。许舜雅穿着高跟鞋‘咔哒’两步上前,双手撑开袜子将妹妹的肉棒套了进去。她蹲在地上,看着妹妹可爱的大象肉棒,握着它上下搓了搓。

    “唔啊啊……姐姐……”许奕的肉棒被姐姐一撸动,激动地一个翘起。巨大的肉棒将袜子上的大象鼻子耳朵一个顶起,让那大象栩栩如生活灵活现,仿佛真象发出‘哞’地一阵长鸣。

    “呀……小奕的大象真可爱啊!”许舜雅一边装作懵懂无知,一边行着苟且之事。她一手握住妹妹的肉柱慢速撸动,另一手则握住妹妹的龟头位置,指腹扣住妹妹的冠状沟左右快速晃动。            

    “啊啊啊……姐姐……”许奕紧紧闭着眼睛,被身下的撸动刺激地额角青筋暴起,眼泪都飚了出来。她不自觉地挺着胯部将更多肉棒塞进姐姐手里,这动作使得她四肢上绑着的沉重铁链‘咔哒咔哒’作响。

    “叫我干什么呀,小奕……”许舜雅身下的肉屄不停淌水,将她的丝袜打得湿淋淋。但她却兴奋地不停颤抖,看着妹妹难耐的眼泪,只觉得自己的肾上腺素飙升,窒息的快感让她头昏脑涨,很是开心。于是许舜雅加大了手上的撸动幅度,看着妹妹无处释放。      

    “啊!!!姐姐我、想射……”许奕浑身僵直,胯部狠狠挺出将大象肉棒塞入姐姐手里。许奕喘着粗气说话断断续续,肉棒根部已经汇聚了无数精液想要窜出肉棒,赶紧射在这大象袜子里。

    “不许射!”许舜雅伸手解下发绳,散下披肩长发。她快速用头绳将许奕的肉棒绑住,皮筋绑在冠状沟之后,快速绑了两圈,将妹妹的精液完全堵在了肉棒后部。

    “啊啊啊……姐姐……”许奕疯狂地摆弄头颅,被戛然而止的欲望憋地要死。她哭得泪眼婆娑,全身震颤。整根肉棒被绑得红肿疼痛,血液流不过去。她绝望地挣扎着,却因铁链而不能动弹。许奕泪眼婆娑地乞求着姐姐。“……让我射啊。”  

    “小奕……爱不爱我?”许舜雅用食指弹着妹妹的大象肉棒,抬头看着妹妹皱成一团的痛苦小脸。

    “唔唔唔……爱……”许奕陷入了耳鸣头晕的状态,只能下意识地回答姐姐的问题。她的肉棒在‘呜呜呜’悲鸣,她的身体瑟瑟发抖,她却不能射精、救不了自己。

    “那就放过小奕喽。”许舜雅解下皮筋,侧开身子,望着妹妹的杰作。                                            

    “啊啊啊!!!”许奕身子弓成了虾子,尖叫着抖索着肉棒喷出一股股浓精,射程达到两三米外。精液像抛物线一般将身前的地面射得白茫茫一片,空气中充满着石棉花的味道。

    ……      

    许奕委委屈屈地哭了。

    “小奕别哭嘛……”许舜雅怜惜地擦去妹妹的眼泪,她掀起自己的裙子,露出自己那处泛滥的春穴沼泽,问道。“小奕要插我的骚逼嘛?”                        

    “唔……嗯!”许奕破涕而笑,火速在原地恢复了精气神。看着姐姐的那处美穴,肉棒又再次站了起来。“那姐姐解开我的铁链。”

    “不了。我们就这样来。今天我来插小奕吧。”许舜雅从桌上拿了一根有弹性的双头阳具。阳具是硅胶质地,一头稍粗一头偏细。许舜雅持着阳具在妹妹的面前晃了晃。而后蹲下身去,将稍细的那端对准许奕的迷你小穴磨蹭着,观赏着妹妹那处溪水横流的小穴。

    “啊?不要……姐……求你……”许奕吓得小穴紧缩,从未使用过的小穴紧致惊人。许舜雅用那两指半粗的龟头磨了半天才陷入许奕的肉穴中。‘噗呲’一声异物入穴,将许奕的处女穴塞得满满,其中的凸出嫩肉被硅胶阳具压得平平。她的肌肉紧绷不敢动弹,疼得呻吟出声。“啊啊啊……”

    “小奕放松哦~”许舜雅一手握住许奕的肉棒轻轻撸动,另一手握住双头阳具缓慢旋转抽拔,以让妹妹适应这种充实感。      

    “唔唔唔……”肉棒传来的快感让许奕的肉屄褶皱开始冒淫水,也让双头阳具有了移动的机会。她逐渐从阳具的辗轧摩擦里获得了快感,她闭着眼接受着内外两重天的折磨。痛呼声也转变为娇淫声。“啊……嗯呐……”      

    “小奕真骚,叫得真好听……”许舜雅见机站起身来,将另头粗大的假阳具对准自己那开着大口的花屄。她持着肉棒在自己的洞穴口蘸了蜜汁后,左右摇晃着将假阳具挤入自己的肉穴。刹那间,屄水乱炸,许舜雅惊叫出声。“唔啊……”            

    “啊啊……”许舜雅的左右摇晃动作让连着另一头的许奕被阳具折磨,左右摩擦着她的内里。许奕身下的肉棒直直冲天精神抖擞,而身下的那肉穴也沿着肉缝褶皱溢出穴水。将两人的私处完全打湿,她的泉水甚至顺着阳具流到了姐姐的肉穴那头。            

    “唔啊……啊……”而更惊人的是,许舜雅吞入阳具龟头之后,双手抓住许奕的腰肢,继续向前向下吞吃着假阳具。马不停蹄地前后晃荡着身体,做出肏人的气势,同时肏着许奕和自己。她的这头阳具本就粗大,和小奕的肉棒差不多,将她的嫩肉挤得无处可去只能被带出肉穴,溪水淋漓。“啊啊啊……”

    “呼呼……啊……”许舜雅因活塞运动累到吐着浊气,也因阳具在肉屄里的摩擦而娇喘着。她向前肏着妹妹时,许奕的肉棒就被两人狠狠挤压;许舜雅向后退去肏着自己时,那肉棒又弹了出来。      

    “呜啊啊……姐姐……”而许奕也偷偷地摇摆着自己的身子,在晃荡的‘铛铛’铁链声中,将两人的快乐推向极致。她从未想过,原来被肏也有如此快感。      

    “啊啊啊……小奕……”许舜雅加快自己挺动胯部的节奏,将自己和妹妹肏得屄肉脱出、淫水飞溅,将地面上溅满晶莹剔透的骚水。她双手捏住小奕挺翘的臀部,每次撞上小奕的肉棒时,都用腹部狠狠摩擦,有时甚至用奶子狠狠甩上妹妹的肉棒,增强妹妹的快感。

    “啊啊……姐姐……”许奕也随着姐姐的律动前后挺动胯部,将自己的肉棒狠狠撞到姐姐的腹部上,带来一种耻辱的痛感与灭顶的快感。也将体内的双头阳具狠狠插向姐姐,让姐姐与自己共登极乐。      

    果然,皇天不负有心人。      

    “啊啊啊啊……”许奕脖子狠狠后仰,发出此生最大的叫床声。

    “啊啊啊!!!”许舜雅狠狠抱住自己的妹妹,将尿水完全喷到妹妹的肉棒之上。            

    两声石破天惊的淫叫声溢出唇舌后,许奕和许舜雅紧紧相拥。彼此的尿水环抱着、缠绕着从两人的腿上流下,终于在地面上汇聚成一小滩水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