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别来无恙
番外:你生气了
    番外:你生气了

    别来无恙番外——《你生气了》

    一年一届的运动会在六月举办,此时正是A市最热的时候,班主任在台上激情动员,要每个同学积极报名,为班级争光。

    徐瑶班上女生不多,女子项目报的人少,体育委员是个高大帅气的阳光男孩儿,牺牲色相才说服了三个女孩儿报名。

    语文课下课,徐瑶正趴下补眠,桌子被人敲了一下,她抬起头,看到体育委员坐在俞晓萌的位置。

    “干嘛?”她撑着头,虚弱地问。

    “瑶妹,报个名儿呗,跑步铅球跳远都行。”

    “没兴趣。”

    “你就当帮帮我,女子400米接力还差一人。”两人玩得挺好,体委搭上她的肩,笑嘻嘻地求她。

    “你找别人,别吵我睡觉。”

    “这样,你报个名儿,这个学期的值日我给你包了。”

    “真的?”她眼睛亮了一下。

    他重重点头。

    “行吧。”

    校运会这天,徐瑶和俞晓萌林净一起,三人跑到主席台下面乘凉。

    主席台上,林淮生和隔壁班的班长作为本次运动会的主持人,正念着各个班级的投稿。

    徐瑶看过去,只能看到他的侧脸。

    “这天气也太热了,我脖子上全是汗,哎你看什么呢?”林净跟着她的视线望过去:“那不是林师兄吗?”

    “连声音都这么好听。”俞晓萌笑道。

    “那女生谁啊?好嗲啊。”

    “你说魏蕊啊?听说她要参加艺考了。”

    一篇稿件读完,魏蕊从桌下拿了瓶矿泉水递给林淮生,他笑着接过。

    徐瑶收回目光,抿紧唇。

    男子800米结束就到女子400米接力,这个时候已经接近午饭时间,操场上人不多,徐瑶到签到处写上名儿,撑着伞站在一旁发呆。

    体委远远见着她,别人都在拉筋热身,就她还披头散发的,双目盯着地面,也不知道神游到哪里去。

    他跑过来,接过她的伞:“我来我来。”

    徐瑶白他一眼。

    “您倒是动一动呀,拉拉筋,要不然容易受伤。”

    她懒洋洋地甩了甩手臂。

    体委手上拿着几张A4纸,一边给她撑伞,一边扇风。

    林淮生坐在主席台上,视野最好,一眼就看到她。

    徐瑶在第二棒,体委对她不抱希望,连说:“不要有压力,就跟平时体育课跑步一样。”

    徐瑶拍了他一下,笑道:“这么小看我!”

    两人笑着打闹,因长相惹眼,吸引了不少目光。

    “准备了。”一名志愿者过来说。

    徐瑶把头发扎起,朝体委挥了挥手。

    林淮生收回目光,看着手上的稿件,四五张,全是来自她那个班的同学,其中一张洋洋洒洒一百来字表达了对她的爱慕之情,也不知道是谁这么大胆,竟然当着全校师生的面向她表白。趁魏蕊不注意,他将那张稿件放进校服口袋。

    徐瑶生平最讨厌的就是短跑,拼了老命还是落在最后,把棒交出去后几乎站不稳,俞晓萌和林净已经站在第二棒的终点等她,两人一左一右扶着她。

    “来,喝点儿。”体委拧开一瓶脉动,递给她。

    “不行,喝不了。”她喘着气,对两位闺蜜说:“扶我去饭堂。”

    体委一路跟过去,给她打了份饭,又给她买了杯鲜榨西瓜汁。俞晓萌和林净看在眼里,打趣道:“怎么?想追我们瑶妹啊?”

    徐瑶也笑吟吟地看着他:“是不是啊?”

    四个人打闹成一团,她笑得往后仰,眼睛一瞄,正好看到不远处的林淮生。

    他也看过来,四目相对,徐瑶朝他挥了挥手:“林师兄,一起呀。”

    林淮生本不想过来,莫震推了他一把,先他一步坐下了:“聊什么呢?这么开心。”

    “体委正跟徐瑶表白呢。”林净搭腔。

    体委一个一米八几的汉子,竟然红了脸。

    徐瑶去看林淮生,却见他正低头吃饭。

    “你怎么有鸡腿?”她没话找话,盯着他盘子里的鸡腿。

    林淮生抬眼,见她似笑非笑地盯着自己,他皱起眉,淡淡地说道:“第四个窗口刚上的。”

    “你想吃?”体委忙起身:“我去给你买。”

    “不用,我饱了。”

    他们一行人离开,林淮生匆匆扒了几口饭,也走了。

    校运会结束后马上是第三次月考,这天放学,林淮生刚收拾完东西,就收到徐瑶的短信:“今天有没有空呀?”

    他一边下楼,一边给她回短信:“?”

    “补习。”

    刚好走到她那层楼,林淮生没继续往下,而是往她教室的方向走。

    教室外,他听到俞晓萌说:“你去哪儿?今天到我们搞卫生。”

    “我去补习,体委答应帮我值日,你找他。”

    “你怎么那么好命呢?!老实说,你们是不是”

    徐瑶正要回答,余光瞥到门口站着的男孩儿,给了俞晓萌一个似是而非的笑。

    她拿上包,走近他:“我还以为你走了呢。”

    “我正要跟你说,我今天没空。”

    “啊?”她愣了一下。

    他转身就走,徐瑶跟在他身后,第六感告诉她,林淮生生气了。

    她嘴角不自觉上扬。

    跟着他到校门口的公交车站,两人各自沉默了一路,最终还是他先开了口:“你跟着我做什么?”

    “我回家也是这条路。”她笑道。

    他闭上嘴,不搭理她。

    “你生气了。”她低声道,这是肯定句。

    他依旧抿紧嘴,不说话。

    “喂。”她拉了拉他双肩包的袋子。

    林淮生觉得此时此刻心里燥得很,一股莫名的火在燃烧,偏偏她不识趣,硬要往枪口上撞。

    碰巧这时候他的车来了,他正想走,又听到她说:“你走一步试试。”

    他转过身去,见她瞪大双眼,委委屈屈地盯着他。

    两人气场实在太暧昧,周围的人还以为是情侣吵架,纷纷离他们远了些。

    “你敢走,我以后都不理你。”她又说。

    林淮生喉结滚动,捏着书包肩带的手收紧,琢磨着她这句话。

    公交车开走,徐瑶笑得眉眼弯弯:“走。”

    他叹了口气,还是跟上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