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闷骚(1v1 H)
番外四
    番外四

    徐缓躺在床上,喟叹一声,舒服地伸了个懒腰。

    男人跟着爬上来,拱着她的颈窝,手自觉摸进衣服里揉。

    “宝宝,想要你。”他拖着尾音撒娇。

    “……”刚吃饱饭就做剧烈运动她害怕胃疼。

    “你自己不是有手吗?自给自足不行吗?”

    “不要嘛,我要把我的精液都献给你,我的女神。”

    “……”她并不是很想要呢。

    徐缓默默地翻身背对着他,想追求几分钟的宁静。

    可精虫上脑的男人可不这么想:“侧入吗?这个姿势我也很厉害,保证让你爽死。”

    他边说边急不可耐地脱裤子,扒她的衣服。

    “哎呀!”徐缓无语地轻轻挣扎了几下,可裤子都被他扒了。

    江决拨开她的内裤,食指和中指插进去,触到了一片濡湿,他啧啧两声:“宝宝,出水了哦。”

    “哼~”徐缓身子轻轻地颤了颤。

    男人拉着她的手握上滚烫的肉棒:“老婆,自己放进去。”

    徐缓臀向后翘了翘,一时没对准,戳到了小菊花。

    “插这里我也行。”他一嘴的憧憬。

    “…不你不行。”

    说话间肉棒已经到了入口沾上了晶亮的淫液。

    “说谁不行呢?嗯?”他向里猛地一捣,爽得声音发颤:“哦!好紧。”

    “屁股再翘点!”他急喘着,颇有力道地打了下身前浑圆的小屁股。

    徐缓屁股麻了一瞬,又往后送了送,侧过脸看他:“还要怎么翘嘛~”

    “草,你他妈不要这么看我。”他一下挺进了最深。

    男人头皮发麻,一只手按住她小腹,快速地往死里干她。

    “哦…爽死了!”

    “嗯…慢点~”徐缓扶着男人的手臂,奶子被撞的乱颤,晃得人眼晕。

    江决低头咬住奶头往上吸,另一只手穿过她腋下去摸另一边。

    他魂都飞了。

    “哼…”一声声轻飘飘的呻吟从他喉间溢出,男人眼神迷离,咬着牙根狠狠顶她,眼底越发的红,额角大滴的汗珠攀附着青筋滑落。

    “啊…啊…啊…”她眉间深蹙,眼颧透粉,叫声极尽娇媚,几乎每寸皮肤腠理都隐隐泛着热气。

    她想让他轻点,可是被他猛烈的冲撞震得说不出话。

    江决越发凶猛,憋得太久,这力道比以往都来的粗暴,囊袋啪啪地撞着她的小屁股,清脆响亮,很快便撞出了一片红。

    他松开了嘴里含着的奶头,把人按趴下,从后面骑着她又插了进去。

    “哦…夹死我了,小骚逼,腿张开点。”江决被小穴里紧窒滚烫的包裹感刺激地满头大汗,他两拇指扒开阴唇,“干了那么多次还那么粉。”

    江决试着往里面插根手指,奈何实在找不着缝隙可以钻进去,窄小的穴口费力地吞咽着他。

    “小骚逼,爽不爽?”他伏在她背上,一寸寸吻她。

    “嗯…嗯…嗯…”徐缓半边脸都埋进了枕头里,嘴间呻吟破碎。

    “啊…快点…快点…啊…”她紧紧抓着床单,体内一波又一波的浪潮迭起,男人竟然恶劣地对着她的G点又捣又磨。

    徐缓都快被折磨死了,这不上不下的快感让她心泛起蚀骨痒意。

    “求求你,不要…给我…老公,求你…”她语无伦次,细细的带着点抽泣。

    “待会把老公的精液都吃干净了,嗯?”他在女人耳边轻轻诱哄。

    “嗯…快点啊~求求你~”她无助地扭着臀胡乱套弄着,脸上布满细汗。

    “真骚。”

    江决把她翻过来,折起她双腿,快速地挺动操干。

    “啪……啪……啪……”在这响亮的撞击声中,俩人的喘息交叠,杂乱无章。

    男人上半身紧紧与她相贴,灼热的气息喷洒在她颈窝里。他喉间溢着低吟,一下一下地吸吻她。

    徐缓两腿勾着他的腰,神智飘忽,体内的浪潮一波高过一波,舒爽地全身都在轻颤。

    江决突然难以忍受地停了一瞬:“嗯哼……别夹,操死你!”

    他突然转动着臀,肉棒抵着那一处凶狠地磨,又发了疯地用蛮力撞她。

    “啊……啊……啊……”徐缓尖叫着,突然间失了声,一波波灭顶的快感瞬间淹没了她,她的穴肉剧烈抽搐着,啃咬着那根异常肿胀的肉棒。

    江决紧咬牙根,“啵”的一声拔出。他跪在女人脸上方,撸动着鸡巴往她嘴里塞。

    “宝宝,张嘴。”

    她凭本能张开嘴,含着龟头无意识地快速吸吮,舌头一下一下地舔舐着马眼。

    男人眼底一片猩红,受不住地低吼一声,鸡巴抖了抖,浓稠的精液尽数喷射在她嘴里。

    她皱眉,味道太腥。

    “乖宝宝,吞下去。”江决轻轻在她嘴里抽插,温柔地哄。

    肉棒稍疲软了点,男人抽出来,亲亲她的唇。然后往下趴伏在她腿间,吸着穴口,舔弄着阴唇。

    好一会儿,他才从她的销魂谷爬起来。  

    徐缓迷迷糊糊地都快睡着了。

    江决盯着她看了又看,亲了又亲,随后抱起她去浴室泡澡。

    这次澡泡的时间尤其长。

    他把女人抱坐在腿上轻柔地擦沐浴乳,皮肤湿湿滑滑。摸着她丰满软滑的奶子,他实在没忍住,“噗嗤”一声,肉棒又钻了进去。害怕弄醒她,江决只能忍着力道向上顶,进得慢却深,虽然没了回应,但是他想操多久操多久,舒服地直哼哼。

    浴缸里的水不断溢出,加满又溢出。

    不知做了多久,男人射了两次,终于餍足。他把熟睡着的人擦干放在床上,看小穴肿的厉害,心虚地拿来药膏仔仔细细里里外外地抹了个遍,直觉第二天起来会被揍。

    清晨,闹钟响。

    徐缓艰难地睁开眼,稍微动了动,身体便酸疼的不像话。她看着仍在熟睡的混蛋男人,一巴掌打醒了他。

    男人果真不能惯,一惯就得寸进尺。

    江决捂着脸懵圈,还不怎么清醒。

    “宝宝你打我干什么鸭~”他嗓音慵懒又沙哑,还挺委屈。

    徐缓咬着牙坐起来穿好衣服,瞪了他一眼,忍着酸痛下床去洗漱。

    理智瞬间回笼,江决一个鲤鱼打挺,快速从床上窜起来。

    他顶着个鸟儿,也不穿衣服,光溜溜地跑去卫生间认罪。

    “老婆我做错了,我有罪。”

    他站在她身后,老实地垂着头。

    徐缓压根不想理他,收拾好自己,把脖子上的草莓遮好,走到玄关看着跟出来的裸男,指着他的鸡儿,恶狠狠地说道:“看我下班怎么治你。”

    江决下体一紧,惊慌地捂住了它。